• 第七十章 三魂七魄(3)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9本章字数:2583字

    虽然屋里有死人,但经历过这么多诡异的事,我们的承受力已经很强大了,况且,朱厚他们生前又不是坏人。

    又过一会儿,晨星竟然靠在门上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鼻翼轻轻颤动。

    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站起来脱下外套,轻轻披在了她身上。

    一阵风吹进来,上面的符纸‘哗哗’两响,我的睡意也被吹走了。

    来到院子里,只见雾气似乎比先前更加浓重了,依稀还有水珠滴落的声音,‘叭嗒’轻响…

    深吸一口气,我只觉一股凉意透胸而入,瞬间传遍百骸,头脑一片清明。

    我放轻脚步来到大门口,对面陈木升家的小店包裹在雾气之中,依稀只能看到上面的瓦楞。

    四下里望去,什么也看不清楚,隐约只见一棵棵黑黑的树影。侧耳静听,一片宁静,临江村的狗最近好像也不怎么叫了。

    师父他们不知去了哪里,我谨记师父的话,没有跨出院门。自从那天晚上以后,我变的稳重了许多,不再单独盲目行动了。

    回到屋里,只见晨星还在沉睡,衣服却已经滑到了地上。我苦笑了一下拣起来,重新给她披上。这一次,我离晨星很近,只觉一股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伴着一种淡淡的幽香。

    晨星动了一下,嘴巴微微翘起,胸前那两团隆起,高傲的一挺,差点碰到我的下巴。我心尖一颤,只觉一股热流涌上脑门,伏下身,向晨星脸上吻去…

    就在我意乱情迷,快要吻到晨星时,突然,我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我吓了一跳,猛的直起身,左右一望,根本就没有人,难道是我的错觉?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的符纸‘哗哗’的响了起来,就好像被人用手抓住,拼命的摇摆着。

    可是,上面什么也没有,四下里也没有风…

    就在我茫然朝外面看时,突然,我感觉屋里好像起了某种变化,回头一看,我看到朱厚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从**上坐了起来,空茫的看着我…

    就在此时,我听到‘忽啦’一声,抬头一看,那两道符脱落了下来,飘飘的向地上坠去。

    “阿冷,怎么了?!”晨星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茫然的看着我。

    我张着嘴巴,朝**上指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看到,朱厚竟然好端端的躺在**上!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奇怪…”

    “什么奇怪?”晨星理了理头发,左右看了看。

    我回过神,深吸一口气说:“告诉你,你别害怕…”

    我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晨星忽闪着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和晨星小心翼翼来到**边,只见朱厚三人很平静的躺在那里,没有动过的迹象。

    晨星轻轻捶了我一下,怪嗔的说:“就会吓唬人。”

    我心里只是想,难道刚才真的是我看错了?可那两道符又该怎么解释呢…

    那两道符飘到了院子的角落里,找到以后,我弹了弹灰尘,本来打算重新贴在门框上的。但贴了几次都贴不住,无奈之下,我只得揣进了口袋里。忽然,我想到了什么,掏出一张递给了晨星,“给你一张,说不定能防身。”

    经过刚才这么一闹,平静下来以后,我感觉有些尿急。忍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朱厚他们屋里的厕所堵了,没法方便,只能去外面。我很想尿在院子里,但当着晨星,不想表现的太怂,连出去撒泡尿都不敢…

    “晨星,你待在屋里,我出去一下。”

    “出去干嘛?”

    我挠了挠头皮说:“出去方便。”

    晨星朝朱厚他们看了一眼,说:“我跟你一起去。”

    “我…我出去撒尿…”

    晨星脸上一红:“我又不看你,你怕什么,我一个人待在这里有点怕。”

    来到外面,我朝四下里望了望,心里想,只出来这么一下子而已,应该没事。

    晨星背对着我站在门口。

    “我们回去吧。”匆匆尿完,我说道。

    晨星抬脚跨进了院子里,等我提好裤子来到门口时,她已经不见了踪影。

    “跑的比兔子还快…”我嘟囔着,刚要进门时,突然发现晨星竟然站在我旁边!

    我吓了一跳,退了两步:“晨星,你…你不是回去了么?”

    晨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言也不发。

    “走,我们进去吧。”我伸手去拉晨星,没想到,竟然抓了个空。

    就在我诧异的时候,晨星身形一淡,消失在了雾气里。

    “阿冷…”

    突然,院子里传来晨星的声音,我脑袋里‘嗡’的一下子,差点瘫在地上。

    僵硬的来到院子里,雾气朦胧中,晨星正站在院子正中。

    “你是谁?!”

    晨星愣了一下:“我是晨星啊!”

    “你别过来!”我朝门口指了指:“那外面那个是谁?”

    “什么外面那个?”

    我彻底懵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晨星走过来,一下牵住了我的手,温热的触感,熟悉的气息告诉我,这个是真的晨星。

    “阿冷,你怎么了?”

    “我刚才,在外面看到了另外一个你…”

    我把刚才的经过讲了一遍。

    晨星猛的一震:“这么说,我看到的那个也不是你?”

    晨星告诉我说,她回到屋里,一回头,看到我并没有跟来,而是站在原来我和师父住的那间屋子门口。

    “我看到你掏出钥匙,一下子就打开门走了进去,我追进去以后,却发现屋里根本就没有人,灯也是坏的…”

    我这才想起,那间屋子的钥匙我一直都有。这处院子被赵欣给买下来以后,除了朱厚三人留作‘通讯员’以外,其他住户都已经搬走了。我和师父换了住处,钥匙却还在身上,赵欣‘房东’没跟我们收…

    想到这里,我伸手一摸,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钥匙不见了!

    第一直觉告诉我,我和晨星好像根本就不是撞邪。

    来到我和师父原来住的那间屋子一看,门果然是开着的。黑洞洞的屋子里,充斥着某种不安的气息。我实在没有勇气走进去,万一碰到另外一个我怎么办…

    回到朱厚他们屋里,我和晨星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有点面无血色。

    我隐约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似乎特别慢。迷迷糊糊的,我和晨星靠坐在一起睡着了。天色大亮时,我率先醒了过来,雾气终于散去,晨星仍然靠在我肩头熟睡,这时候,师父和赵欣回来了。

    两个人看起来都很疲惫,身上全是露水。

    “师父,你们去哪儿了?”

    “去了山里…”师父点上一支烟,缓缓吸了一口,随意的看了我一眼,突然一愣。

    随后,师父又看了看晨星,手一抖,烟掉在了地上,“你们…你们两个脸色怎么这样?”

    赵欣也是一惊。

    我仔细一看晨星,顿时张大了嘴巴,只见晨星的脸白的吓人,就像僵尸一样。我看不到自己,估计也差不多。

    “昨晚发生了什么?”师父问。

    我把昨晚的遭遇讲了一遍,师父念过我们的生辰八字卜了一卦,然后,翻开我们的眼皮瞧了瞧,说:“你们两个的三魂都只剩下了两魂,其中一魂加上两魄,被什么东西给勾走了…”

    我和晨星终于明白了,昨晚我们见到的是彼此的魂魄,这是我有生以来经历的最诡异的事…

    “看样子,朱厚他们的遭遇跟你们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东西只勾去了你们的一条魂,不然的话,你们当时就已经死了…”

    我突然想到,难道是那道符救了我们?

    我把符从口袋里掏出一看,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黄色的符纸上,赫然有五个黑黑的指印,再看晨星的,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