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三魂七魄(5)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9本章字数:3324字

    写到这里,我给大家仔细讲解一下三魂七魄,和它们之间的关系。

    道家把人的精、气、神,称为三魂,分别是天魂、地魂和命魂。天魂主精,地魂主气,命魂主神(也就是元神)每一道魂,都有魄与之相依附,总共是七魄,它们分别是吞贼、尸狗、除秽、臭肺、雀阴、非毒、伏矢。

    这其中,除秽、雀阴两魄依附天魂;吞贼、臭肺依附地魂;尸狗、非毒、伏矢三魄依附命魂。

    我和晨星丢的是天魂,之前说的食、欲两魄,其实就是依附天魂的除秽和雀阴(上次袁静花头七时提到的那个‘灵慧魄’,是七魄里面‘尸狗’,狗,代表灵性的意思)

    所谓除秽,指的是清除人吃了东西以后留在体内的秽物,也就是新陈代谢,这一魄一旦丢失,人会吃不下东西,慢慢酸软无力,代谢缓慢,最终停滞。雀阴,指的是生殖系统,也就是道家说‘精气’。

    平常我们所说的‘吓丢了魂’里的‘魂’,指的就是天魂。当然,这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天魂是没那么容易被吓丢的。不过,在三魂之中,天魂最容易被邪物给勾出来。天魂的作用,是不断催生新的精力给人体,类似于骨髓的造血功能,依附天魂的两魄,相当于制造精力的‘工厂’。丢了天魂,就跟得了白血病差不多,只是,比白血病死的要快多了。人的精力不断消耗,却没有新的精力‘制造’出来,最终会精力耗尽而死。

    魂,是属于自身的东西,没有办法给别人的,而魄却不同,它们是依附魂而生的。师父做法,将自己的除秽和雀阴两魄分离出来给了我,也就是说,他把自己的‘精’和‘力’给了我(听起来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灌顶传功)

    现在,我除了拥有师父苦练多年的功夫以外,还具有他的灵性与悟性。这两魄一旦给了别人,就没有办法收回去了。唯一解救师父的办法,就是找到我的天魂,把那两魄分离出来给师父。师父给我的这两魄会暂时依附地魂和命魂,三天以后,如果还没有天魂,它们就会从我体内冲出来,届时,我会血管爆裂而死…至于晨星,师父用的是道家‘续血延气’的方法帮她增加气力,每续一次血,晨星那盏长明灯就会亮一阵子,等到火苗儿暗下去以后再续…

    我和晨星从木屋里出来,夜已经很深了。我忽然觉得,外面的情形和先前有点不一样。

    一抬眼,我看到夜空中悬着一只巨大的眼睛,正是用来‘监控’阴界的天眼!

    晨星也看到了,猛然止住哭泣。

    “别怕…”我握了握晨星的手,“这是天眼。”

    说是眼,其实看起来更像是一朵漩涡状的云,给晨星‘牵魂’那天晚上,我被这只眼追的好苦,现在心里都有点发怵。

    我和晨星的确如师父所说,可以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我回头看了一眼木屋,幽暗的光从门缝里透出来。我知道,为了师父,我必须要尽快找到魂魄…师父,等冷儿回来…

    “晨星,我们走。”我强忍心里的痛,扭过了头。

    天眼静静的悬在空中,似乎在为我们照明。

    去死人沟,需要走很远一段山路。我觉得自己的精力充沛的就像要爆出来一样,浑身轻飘飘的。我没有半点欣喜的感觉,只是心里一阵阵难过,我知道,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是师父的精力…

    晨星在师父的续气之下,只能恢复到平时的状态。翻过两座山头,晨星累的气喘吁吁,已经快走不动了。

    “累吗?”

    晨星点了点头,咬牙说:“没事,我能撑的住,我们要快一点,师父…师父他…”说着,晨星抽泣着捂住嘴。

    我叹了口气,仰头看了看天,把眼泪吞进了肚子里。

    “来,我背你!”我一咬牙,狠狠的说。

    “背着我爬山?!”晨星惊讶的问。

    “嗯!”

    晨星还没回过神,我一把抓起她的胳膊,搭上我肩头,一下就将她背了起来。

    晨星伏在我耳边担心的说:“阿冷,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我能走…”

    “搂紧我的脖子。”我说。

    晨星依言照做。

    “走!”我大叫一声,朝前面一座山头跑去。

    耳边‘呼呼’风响,我背着晨星,一口气跑上了山头,竟然毫不费力,只是,晨星被我颠的厉害。

    “受的住吗?”我问。

    “受的住。”

    “那我们继续。”

    凭着一股猛劲,一口气翻过几座山头,我也累的两腿发软了,只得将晨星放了下来。

    晨星帮我拭去头上的汗水,朝四处望了望:“阿冷,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我喘着粗气,辨别了一下方向,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这里距离死人沟已经不是很远了。

    又走一会儿,爬上一座土丘,晨星突然指着远处:“阿冷,快看,那里有人!”

    我搭眼一看,只见远处的山坳间,依稀有几个人影。荒山之中,深更半夜,怎么会有人?一定是鬼!

    那处山坳是去死人沟的必经之路。

    晨星有些害怕,紧紧抓着我的衣角。

    “别怕,有我呢。”

    这段时间以来,我跟着师父学了不少东西,很多道术,当时我没理解,只是记在了心里。现在,一一浮现出来,竟然变得无比的清晰。

    我从包裹里取出一道符递给晨星,持桃木剑在手,朝着那处山坳走去。

    来到近前,只见远出有几个人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在拜祭什么东西。

    晨星很害怕,我一手搂着她,一手拿着桃木剑,小心翼翼走了过去。

    “你们是干什么的?”那几个‘人’还是不动。

    我有些好奇,走到跟前,用桃木剑小心翼翼朝当先一‘人’背上戳去。

    晨星躲在了我后面,就在桃木剑快要碰到那‘人’时,他突然抬起了头…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竟然是朱厚!

    我急忙把桃木剑收了回来。

    “朱大哥?”

    朦胧中,朱厚似乎正用鼻子嗅着什么。

    我心里一痛,伸手要去扶他,就在我快要碰到他时,朱厚突然像触电一样往后退去…

    说是退,其实是在飘。我这才发现,他的‘身子’是透明的…

    我身上拥有师父的罡气,看样子惊到他了。师父曾经对我说,除了厉鬼以外,普通亡魂碰到他都会避开。

    我叹了口气,看样子,旁边趴的那两个,肯定是吴彬和阿五了。

    晨星现在没那么怕了,小声问我:“阿冷,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摇了摇头,看朱厚刚才的反应,他根本就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说话。

    “看样子,他们成了孤魂野鬼,等我回去以后,帮他们超度一下,晨星,我们走吧。”

    晨星点了点头,怔怔的看了几眼,跟着我向前走去。

    阴凉的风从远处吹过来,拂弄着我的衣角。‘沙沙’的树叶声,听起来空灵而又寂渺,有一种睡梦般的感觉。

    过了这处山坳,便是死人沟了。此时已是后半夜,越近死人沟,我的心跳的越厉害,我和晨星的魂魄究竟在不在沟里,我们又会碰到些什么呢…

    又走一会儿,我们已经看到沟口的那道坡了。晨星紧张的握着我的手,这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朝后面看了一眼,我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阿冷,怎么了?”

    “嘘…”我做了个手势,望着远处,“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晨星摇了摇头。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快走。”

    我拉起晨星,刚走没几步,忽然,一股凉凉的气流吹进了我脖子里。我打了个冷颤,猛然回过头,后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怎么了?”晨星又问。

    刚要开口,我看到一个黑黑的东西从远处冲了过来,速度特别快…

    “不好!”我抱起晨星,滚进了旁边的草窝里。

    这个时候,我听到一阵马的‘嘶鸣’声,紧接着,一辆大车呼啸而过,车轮就像没沾地一样。

    我和晨星抬头一看,只见朱厚三‘人’飘飘的跟在那辆车后面,倏地,钻进了死人沟,不见了踪影。

    “原来,朱厚他们是在等这辆车,我们跟上去!”

    晚上的死人沟,给人的感觉格外诡异,雾气飘飘荡荡。这一段时间,死人沟我们来过很多次,包括晚上,只是,那天晚上我见到的‘村落’再没有出现过了,只有一座座孤坟。

    师父说,这些雾气是死人沟里的怨气凝聚而成的。

    晨星紧紧的靠着我,心跳的厉害。

    “等一下。”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雾气在飞速的流走。

    就像被什么东西正在吸食一样,晨星也发觉到了。

    片刻间,雾气散的干干净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就在我们前面不到一百米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些模糊的建筑,就像海市蜃楼,隐约间,还有朦胧的灯光。渐渐的,灯光越来越亮,建筑也越来越清晰。

    不一会儿,一个完整的村落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和晨星都被震惊的目瞪口呆。

    村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上次见到的那些人。

    在村里转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那辆马车也不知跑到了哪里。我按捺不住,很想去那些屋子里面看看,被晨星给拦住了。

    “还是别进去了,这个村子好邪。”晨星小声说。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又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我心里暗暗有些焦急,我们的魂魄到底会在哪里呢?

    走着走着,晨星‘哎唷’一声摔在了地上。

    我吓了一跳:“怎么了?”

    晨星喘着粗气说:“不知道,我感觉…感觉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心里‘咯登’一下子,仔细一看,晨星的脸色又变成了之前的样子,惨白惨白的!

    “糟了,师父出事了!!”我大叫一声。

    “阿冷…别管我了…快回去救师父…”晨星哭着说。

    我心乱如麻,一咬牙扶起晨星:“我背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