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殡葬全书(3)(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9本章字数:2513字

    为了验证,赵欣又拔了几颗小牙下来,只见每一颗大牙的牙根都是变形的。这样,问题就出来了,我们知道,人这一生只会在孩提的时候换一次牙,绝没有成年以后还换牙的,成年人的牙一旦掉了,那就只有去镶了,在古代,镶都没法镶。

    可是,这具骸骨的大牙已经是成年人的样子了,里面竟然长出一排小牙,当真是匪夷所思。更为奇特的是,经过千年岁月,这些小牙依然光亮如新,宛如新长出来的一般…

    凭借手感,我相信赵欣的判断,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牙!那么,它们到底是什么呢?…

    我突然想到,这个洞离那个村子如此之近,村民们肯定知道它的存在。莫非,这其中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赵欣留了两颗牙在身上,准备拿回去检验它们的成分,然后,将头骨放回了棺材里。

    我们在洞里转了一圈,再没有别的发现了,便走了出来。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外面的雾依然很大。我们在坟茔和那个村子的遗址里仔细搜寻了一番,一无所获。

    我和赵欣都已经又累又困,心里的焦急越来越强烈,赵欣对自己之前的判断也有些怀疑了。

    可是,急是没有用的,茫茫天地,随便一个角落都可以藏人,毫无头绪的去找,是根本找不到师父的。我们只有冷静下来,理清头绪,寻找线索。只是,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过了明天晚上,我,师父,晨星,都会死…

    我和赵欣吃了点东西,小睡了一会儿养了养精神,便沿着死人沟一路向前走去。

    除了村子遗址那块地方以外,死人沟的其它部分十分狭窄。有些地方只有数米宽。

    前面望去不见尽头,头顶一看,云雾缭绕。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莫大的疑问,如果这山条沟真的是人工开凿出来的,那要投入多大的人力和物力!

    “对了,赵姐,你是怎么知道袁崇焕得书的事,还有纳兰云空的经历的?”我问道。

    “我不是说了么,纳兰云空告诉我的。”

    我眉头一皱:“我的好姐姐,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好吗?”

    赵欣缓缓点上一支烟,说:“冷儿,这件事,我后面会告诉你的,现在就不要问了,一时我也很难说的清。”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突然觉得赵欣离我很远,她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

    天色越来越晚,四周的景物由朦胧到模糊,渐渐被黑暗笼罩了。

    走着走着,山势突然变的十分低矮,雾也轻薄了起来。

    “赵姐,我们这是走到哪儿了?”我用手电朝两边一照,只见这里挺宽,左边的山头只有数十米高,坡也不算很陡,很容易就能攀上去。

    “不知道。”赵欣朝左边指了指,“冷儿,我们上去看看吧。”

    我拉着赵欣,很容易就爬上了山头,抬头一看,天眼正悬在空中,不过,赵欣是看不到的。凉风从远远的地方吹过来,我精神一振,闭上眼睛,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冷儿,快看那里!”

    我睁眼看过去,只见下面的半山腰似乎有一座房子,隐隐透出灯光。

    我心里一惊,想到了昨晚的经历。后面是死人沟啊,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房子?

    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犹豫了片刻,我和赵欣还是决定下去看看。

    很快就来到了近前,为了保险起见,我关掉了手电筒。这座房子很像守林人住的木屋,搭建在半山腰里。借着缝隙里透出来的光,只见屋后的两棵树之间拉着一条长长的绳子,上面搭着几件衣服,随风飘展着。

    我心头一喜,这里看起来真的有人住。

    “有人吗?”我敲了敲门,侧耳听去,里面静悄悄的。

    我伸手一推,门一下子开了。就在此时,我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儿。

    “什么东西啊,好香啊。”赵欣抽着鼻子说。

    仔细一看,只见屋子的正中支着一口炉灶,炭火烧的红红的,上面的铁锅‘咕嘟嘟’冒着白烟,锅盖被顶的一上一下的。

    脚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咯吱吱’的声音,令人心惊胆颤,我很担心会不会一脚踩空漏下去。

    来到炉灶前,赵欣深吸了一口气:“哇,好香啊,这里面煮的什么呀?”

    说着,赵欣小心翼翼拿起盖子,蒸气迅速钻出来,四处弥漫。

    还没看清锅里的东西,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和赵欣同时吓了一跳,赵欣手一松,盖子‘砰’的一声又扣在了锅上。

    回身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头。

    老头戴个帽子,手里拿着几块黑乎乎的东西,他的衣服很奇怪,是那种对襟的薄绿袄,他如果直起腰,个子肯定比我要高,只是十分瘦削,脸上的皮松松垮垮的,一对小眼睛却很有神,我和赵欣被他盯的浑身发毛。

    “你好,我们在山里迷路了,不是故意闯进你这里来的。”赵欣定了定神说。

    “迷路?呵呵…”老头皮笑肉不笑的说:“这一片地方,你们晚上竟然也敢来…”

    我和赵欣被他说的一愣,老头看也没看我们,径直走了过来,我这才看清,他手里拿的是木炭。

    老手把木炭加进锅底下,头也不抬,冷冰冰的说:“你们两个快点走吧,一路往南走,离后面那条沟越远越好。”

    这时候,我诧异的不是老头说的话,而是他的口音,离的近,仔细听竟然带一点北方味儿。

    我刚要开口,赵欣冲我一摆手。

    赵欣撩了撩头发,想了想,说:“老伯,那我就直说了吧,不瞒你说,我们就是从下面那条沟里过来的。”说着,赵欣指了指我,“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这孩子被不知明的东西所害,丢了一魂两魄,我怀疑是人为的,故意将他引来死人沟,好对付他的师父。这孩子的师父是天下一等一的好人,现在不知道被人抓去了哪里,现在,这孩子的魂魄也没有找到,我们没有办法,只有从死人沟里入手,希望可以找到些线索。听了您刚才的话,我感觉您是个好人,而且对死人沟很熟悉,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我勒个去,左一个‘这孩子’,右一个‘这孩子’,赵姐,我比你小不了多少好不好,怎么就成‘这孩子’了)

    赵欣说完,目光闪烁,定定的看着老头。

    老头愣了一会儿,呆呆的问:“这孩子的魂魄被勾走…怎么勾走的?”

    我简单把我和晨星那晚的遭遇讲了一遍,还有朱厚他们的遭遇…

    老头听完,就像被定住了一样,嘴里‘喃喃’的嘟囔着什么。

    仔细去听,我听到他在说:“它出来了…它出来了…”

    “它?它是什么?”我和赵欣异口同声的问。

    老头没有回答,往炉灶旁边的矮凳子上一坐,只是摇头。

    整个木屋里,只有那只铁锅‘咕嘟嘟’的声音。那股香味儿闻的久了,此刻已经不怎么明显了。

    “你们两个还是快点走吧。”过了一会儿,老头终于说话了,语气已不像先前那般生硬,似乎透着一种无奈。

    “我们是不会走的。”赵欣上下看了看这间屋子,“据说,死人沟一带从很多年前就没有人来了,这里除了鬼以外,是根本不会住人的,我想,老伯住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把您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