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殡葬全书(4)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9本章字数:2499字

    我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猛的一颤:“埋的是你?”

    手电光下,老头的脸上就像罩了一层霜:“没错…”

    “你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赵欣问。

    老头不答,一瞥眼,指着远处,冷冷的问:“那个洞你们是不是进去过?”

    我看过去,只见远处的雾气中隐隐有一点朦胧的昏光,正是从那个洞里透出来的。我和赵欣走的匆忙,没有把洞口掩上。

    “是的。”

    老头脸色一沉,转身朝那洞走去。

    我和赵欣犹豫了一下,硬起头皮跟了上去。

    来到洞里,老头‘扑嗵’一声跪倒在地,把我和赵欣吓了一跳。只见他‘砰砰砰’对着那口棺材磕了三个响头。

    我和赵欣面面相觑,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看这老头对棺材里的人如此崇敬,估计渊源很深,他如果知道我和赵欣把那骸骨的下巴弄掉了,为了拔那些小牙,还弄断了几颗大牙,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我心里构想着种种可能,冷汗不知不觉得从鼻尖渗了出来。正在我胡思乱想时,就听‘砰’的一声,老头掀开了棺材盖子。

    “这副骨骸你们动过?”老头指着棺材里问。

    赵欣刚要开口,我一步挡在她身前,说:“没错,我动过,当时我一个人在洞里,赵姐在外面,跟她没关系。”

    我和老头对视着,洞里异常安静,长明灯的火苗儿似乎也被这紧张的气氛震慑住了,连跳也不跳。

    老头脸上的枯皮微微有些抽搐,小眼睛里闪烁着光茫,似乎想要把我看穿。

    我调动全部的精力,迎视着他的目光,心里想,不知你会用什么手段对付我,麻利点儿吧,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

    然而,我等待的那一幕却没有出现,老头目光一黯,竟然扭过了头。

    “动过以后放好一点,这是对死人的尊重。”

    这一下,我完全搞不懂了:“你和这棺材里的人没有渊源?”

    “什么渊源?”

    “那你刚才干嘛要拜他?”赵欣反问道。

    “谁说我拜他,我拜的是这口棺材!”

    老头眼睛一瞪。

    我彻底懵了,头一次听说拜棺材,而不拜里面的死人的。

    “拜棺材?”赵欣问。

    “没错,这口棺材,是我家老爷留下来的…”

    赵欣听到这话,突然一震,盯着老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你…你难道姓佘?”

    老头眼睛一亮,道:“没错,我就是佘义,一个从大明朝活到现在的人。”

    大明朝活到现在…佘义…那是谁?!…我疑惑的看向赵欣,赵欣轻轻的点了点头,用眼神告诉了我答案。

    “难道你就是传说中帮袁崇焕袁督师收殓尸体的那个人?!”我的嗓门震的洞顶的灰尘都往下掉。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此人,竟然是从历史里走出来的,三百多年前的人,我同时想到,这个佘义,能从明朝活到现在,一定和《殡葬全书》有关!…

    佘义的脸色十分黯淡,松弛的枯皮坠的更长了。只见他缓缓的蹲下来,用手轻轻的抚摸棺盖里那几行字,摸着摸着,混浊的泪水流了下来。

    我对眼前这个老者,生出一种无限的敬仰与同情,一个如此忠义的人,绝不可能是坏人!他的心里,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痛苦…

    “佘…佘老伯,你能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赵欣掩饰不住激动,声音有些发颤:“你的后人不是在北京世代看守护袁崇焕墓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佘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赵欣,长叹一声,说:“唉,罢了…我曾经立过誓,再不和山外人接触的,我住的地方设了障的,别人就算进了死人沟也发现不了。你们两个娃能找到,这是天意,我每隔五年才会熬一次婴汤,一次熬三锅,在这三天里,每晚只有两个时辰,婴汤会影响周围的障气。二十年前的今天,一个年轻人误闯进了我住的地方…可是…唉…”说着,佘义摇了摇头,似乎勾起了什么伤心的往事。

    过了一会儿,佘义接着道:“所以今天,我看到你们时有很强的戒心,可是刚才,我从这个娃儿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东西,那就是坦荡和勇气…”佘义指了指我:“人处于生死关头的时候,只有充满正义,光明磊落的人才具有这两种东西。从那一刻起,我丢掉了所有的戒心,选择相信你们…”

    佘义说的我脸上一热,暗暗有些汗颜,我可能小时候武侠小说看多了,时时刻刻都有一种‘英雄救美’的‘侠义浪漫主义’情怀,长久以来,已经在心里形成了一种口号,那就是,头可断,血可流,‘英雄’精神不可丢…无论对方是丑,是美,是富,是贫,路见不平(比如公交**),阿冷都会一声怒吼冲出去,打完架以后,一边擦着鼻血,一边潇洒的一甩头发,用浓厚的鼻音说,妹妹别怕,他们(明明只有一个)被我打跑了。有一次,两公婆打架,我上前把男的揍了一顿,刚得意的一甩头,女的反手就是一耳光…

    刚才如果不是赵欣在旁边,面对佘义那种糁人的目光,我早就跑了,兄弟们记着,在女人面前,绝对不能做怂包!

    我一侧头,发现赵欣正用一种似笑非笑,饱含赞许的目光看着我,脸上更热了。

    佘义说完以后,赵欣道:“佘老伯,冷儿的师父比他更正义,更有勇气…”

    佘义一边点头,一边冲我招了招手:“好孩子,你过来。”

    我走过去,佘义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他的手是冰凉的,仿佛没有热度,手指又细又长,透过灰褐色的皮肤,可以看到粗大的骨节,白森森的。

    佘义给我把过脉,又翻开我的眼皮看了看,说:“确实丢了天魂…不用怕,如果天魂还在的话,我有办法帮你找到…”

    赵欣喜道:“冷儿,还不谢谢佘老伯!”

    “谢谢佘老伯。”

    佘义摆了摆手。

    赵欣说:“佘老伯,我还是有很多事不明白。”

    “说吧。”

    “你之所以长生,是不是和《殡葬全书》有关?”

    佘义猛然一震,直直的看着赵欣:“你…你怎么知道那本书?!”

    赵欣微微一笑:“我不仅知道那本书,我还知道,北京的袁崇焕墓只是一座空墓,袁崇焕所有的本领都得益于那本书。”

    “你到底是谁?”佘义浑身颤抖。

    赵欣凑上去,伏在佘义耳边说了些什么。

    佘义“啊!”的一声,“你竟然…竟然…”

    赵欣直起身,说:“是的。”

    佘义缓缓的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了。

    赵欣到底对他说了什么?我一句也没听到,心里就像有无数只老鼠在搔。

    “您肯定知道殡葬传说吧,我这次来大陆,就是为了寻找那本书的,一旦困在江里的那个东西跑了出来,不仅我的命没有,人间将会有一场浩劫。我想,佘老伯肯定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佘义愣了一会儿,长叹一声,说:“前段时间,我看到天上有很多妖气,就知道不对劲了,我想,人间肯定发生了某种变故。”

    变故?…我一愣。

    赵欣说:“没错,是一场瘟疫,死了很多人。”

    我这才明白,佘义指的是非典!

    “这是浩劫来临前的征兆啊。”佘义说。

    “所以,佘老伯,我们需要那本书。”

    “可是,那本书不在我这里。”

    “不在你这里,那在哪里?”赵欣焦急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