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殡葬全书(6)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9本章字数:2835字

    佘义的话:

    老爷说完就不见了,我一惊醒了过来,发现头上全是汗,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我百思不得解,决定去老爷弃尸的地方看看。

    当时天还没亮,我走到那里,果然看到有一队举着火把的官兵,我赶忙躲在暗处,只见其中一个领头的说:‘奇怪,脑袋怎么不见了?’然后,其他人都弯着腰到处寻找,幸好我藏的严实,没有被发现。

    找了一圈没找到,那领头的说:‘找不到就算了,不要往上报,上面会怪我们失职,说不清楚的。这件事绝不能说出去,传到皇上耳朵里,就等着脑袋搬家吧…’

    趁他们不注意,我悄悄溜走了,我终于知道,之前真的是老爷托梦给我。我按照老爷说的,把他的头挖了出来,城门刚一开,我便出城而去了。

    我也没想到,我这一走,竟然是三百多年。由于走的匆忙,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侄子遵照我的嘱托,一直在看守老爷的陵墓…

    就这样,我一路南下,昼夜不停,终于来到了那条山沟。那间房子已经塌了,山洞被也被埋住了。

    我扒开废墟,来到山洞里,发现里面竟然多了一口棺材,还有两把椅子,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直等了有十几天,山沟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在我怀疑那个梦到底是真是假的时候,这一天突然变天了,山沟里刮起了阴风,天阴的厉害。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到了黄昏,竟然下起了雪!

    要知道,岭南的南部是从来不会下雪的,从来从来就没有雪!可是,那真的是雪,一大片一大片的,我知道,这种情况绝不对,肯定有事要发生…

    那天晚上,我躺在洞里,听着外面落雪的声音,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多久,一阵风钻进来,把我吹醒了。我突然发现,旁边放老爷头颅的那只盒子开了,里面竟然是空的,老爷的头不见了!

    难道有什么东西趁我睡觉时把老爷的头给叼走了?我急忙追了出去,来到外面,我看到远处好像有几个人,正在拜什么东西。

    我悄悄的走过去,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探头去看,我看到了老爷!

    他端坐在一口棺材上,下面跪着几个人,拼命的磕头,边磕边说:‘袁将军,你饶了我们吧,我们只是些奴才,现在,我们知道你是冤枉的了…’

    老爷摆了摆手,说:‘你们走吧。”那些人连滚带爬的走了…

    什么,老爷活了?老爷真的活了吗?!

    老爷冲我招了招手:‘佘伯’,我这才回过神,扑上前,我们两个相拥而泣,痛哭了一场。

    哭完,老爷让我打开棺材,里面是他的遗骸,头也在里面,我这才知道,出现在我面前的,只是老爷的鬼魂而已。老爷说,在这种天地骤变的情况下,他才会出现,等到雪一化,他就会消失。

    老爷告诉我,他这几年间曾经偷偷的回过一次广东,殓葬了一位义士,也就是洞里的这口棺材,这两把椅子是陪葬品…

    那几天里,‘老爷’像侍奉父亲一样对我,那本书的事,他一直都没提过。只是,他一到后半夜就不见了踪影,我问他去了哪里,他只是不说。连续几天,沟里大雾迷漫,什么也看不清楚,不过,还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奇怪,那就是我一直都感觉不到饿。

    直到后来的一天,我才知道真相,我之所以不仅能看到老爷,还能够触摸到他,之所以感觉不到饿,是因为…我已经死了!我什么时候死的?就在下雪的那个晚上…

    ‘佘伯,是我害了你呀!’老爷突然跪在了我面前,把我吓了一跳。

    一问之下,老爷终于告诉了我实情,棺材里躺的那个根本就不是什么义士,而是一个死了两千多年的人。老爷那本书,就是此人所写,为了感念他,老爷当初专门回到了广东,打造了一口上等的棺材,把他的骨骸殓进来,安置在了山洞里…

    可是,老爷万万没有想到,一同被带出来的,还有另外一种‘东西’,那个‘东西’,就潜藏在这具骨骸上,只是,它在江底下被镇了两千多年,能力大减,一时出不来而已。可是,就在下雪的那个晚上,它终于出来了,在我睡梦中害死了我,就在它准备吃我的魂魄时,没想到我跑了出去,连带着,无法被害的命魂也跟着出来了,和其它两魂七魄融在了一起,因此,我当时跑出去的,是我的鬼魂…

    老爷把我带到外面的一个土沟旁,指着里面说,佘伯,你看看吧。我看过去,只见里面躺着的那个人睁着大眼,肚子上一个大窟窿,不是我又是谁…

    原来,老爷不仅吓退了那个‘东西’,保住了我的鬼魂,还偷偷的藏起了我的尸体。我趴在岩石后面观望时,那个‘东西’就在我身后数米之处…

    我大叫一声,往后便退,老爷使劲推了我一把,我飘飘的向那个坑里坠去,我听到老爷说,佘伯,你是被邪物给害死的,只有复活,才不会魂飞魄散,我每晚出去,是在施法延续你的魂魄,并且为你复活做准备,等你醒来,我们就已经阴阳两隔了,我将带着那个‘东西’一起下地府,我把一切的经过写在了纸上,放进了那口棺材里,你虽然活了,但身体里也有那种‘东西’,只有按照纸上记载的方法修习阴术,才能把它给克住…别了,佘伯,最后,请让我叫您一声,父亲…

    (佘义满脸泪水,缓缓撩开衣服,我和赵欣看到,他的肚子上有一个很大的洞,里面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我吃了一惊,赵欣往后退了一步)

    佘义放下衣服,继续说道:

    后来,我醒了,从坑里爬了出来,而老爷却已经不见了。我回到洞里,打开棺材,果然见到里面有一叠纸。那不是用来写东西的纸,而是烧给死人的。只是,上面有字,那是老爷留下来的。

    老爷把他如何得到《殡葬全书》,如何利用书里记载的东西打仗…等等告诉了我。他之所以之前不告诉我,是因为他早就预见了自己的下场,怕连累到我,同时也怕我为他担心…

    说到这里,赵欣终于忍不住了,问道:“那么,那本书呢?”

    “烧了。”

    “烧了?!”我和赵欣瞪大了眼睛。难道,我们苦苦寻找了几个月,得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结果?!

    佘义说:“老爷进城之前,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一把火将那本书给烧了…”

    我和赵欣互相看了一眼,脸色都有些发白,没有了那本书,怎么对付江里的东西,怎么解救受了诅咒的人…

    “那本书的全部内容,只有老爷一个人知道,他在纸上留给我的,只是阴术的一部分。原书记载阴术的那一部分也没有被毁去,老爷收殓骸骨的时候,放进了江底的密室里。至于那密室的位置,老爷却没有告诉我。因为,那个密室的作用,就是为了困住骸骨里面的‘东西’的,现在,我身体里也有那种‘东西’,一旦进了那个密室,我就会被困在里面…”

    “那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问道。

    佘义苦笑道:“虽然它在我身体里,可是,我一直都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见过它…”

    一时间,洞里陷入了沉默,外面的天已经有了微明的迹象。

    “佘老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儿,赵欣问道。

    “后来,我把老爷的棺材运到了洞里,从此,便守着老爷住了下来。而我,却已经成了一个活死人,断绝了出沟的念头。就这样,两百年过去了。因为这里很偏僻,并且阴森森的,所以,两百年中,很少有人到沟里来,偶尔有人路过,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守墓的老头,我跟他们也没有交流过。

    “再后来,沟里突然来了一大帮人,在离洞不远的地方扎了一个村子。村里的人问起我的来历,我谎称北方老家闹灾,逃荒来到广东,住进了这个山洞里,这两口棺材里躺的是我死去的父母…他们就没再问了。

    “我和村子里的人素无来往,不过我知道,我在这里住不了太久的,因为,我是一个不老不死的人。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害死了村里所有的人…”

    “害死了村里的人?”我惊讶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