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殡葬全书(7)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9本章字数:3109字

    佘义的脸抽搐了几下,表情十分痛苦:“唉,冤孽呀,我后来才知道,仅靠阴术根本就困不住我身体里的东西,之所以两百多年平安无事,除了阴术以外,还要仰仗沟里的阴气。可是,那个村子的阳气阻住了阴气的流动,外面的阴气进不来。终于有一天,我被那个东西控制了,咬死了村里所有的人,并且吃掉了他们的内脏…”

    我和赵欣同时‘嘶’的一声吸了一口凉气,原来,村里的人是被佘义给杀死的!

    “佘老伯,你也别太难过了,这沟里本来就不应该建村子的,而且,跟你也没有关系,是你身体里的那个东西害死了他们。”赵欣安慰道。

    佘义只是摇头。

    “当我咬死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我才清醒了过来,天呐,我到底干了什么?!那天晚上,我躺在洞里,拼命的用头在石壁上撞,希望可以减轻我的痛苦。撞着撞着,忽然一阵浓烟传了进来。我跑出去一看,那个村子竟然起火了!

    “大火过后,村子化为了焦炭。为了避免再害到人,我决定换个地方躲起来,远离尘世。临走之前,我竖了一座坟,告诉自己,这里面埋的是我,我早就已经死人,一个死人要做的,就是远离阳人…

    “我带着老爷的棺材,来到山沟深处,在背山的一个地方搭了一座木屋,把老爷葬在了木屋旁边。至于另一口棺材,因为是老爷放的,我没有动,只是用草把洞口堵住了。从此,我便住在了木屋里,潜心修习阴术,到了后来,我设了个瘴,把我住的地方隔绝了起来,外人根本就进不去。

    “再后来,我学会了养婴儿的精元,阴术有云,婴精乃至灵至阴之物,三十个婴精聚在一起,可以控住邪物。所以,我想尝试一下,能不能用婴精来封住我体内的东西。只是,婴精每五年最多只能养三个,否则会遭天遣。就这样,我开始了与世隔绝的日子,直到二十年前,一个年轻人闯进了我的住处,唉…”

    说到这里,佘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停了下来。我和赵欣也没有再问了,那个年轻人肯定伤他很深,以至于,他对外人有很强的警惕。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雾气朦胧中,微弱的光线从洞口透进来,昏昏的。

    佘义看了看外面,对我说:“今晚,把你师父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有办法知道他的下落。”

    我和赵欣大喜,连声称谢。

    佘义淡淡的摆了摆手,说:“这里没什么好待的,你们两个娃娃先去我那里歇息一下吧。”

    来到外面,佘义用草堵住了洞口。

    这个晚上,我和赵欣竟然见到了一个活了几百年的人,并且听他讲了一段匪夷所思的历史,现在想想,简直像是在做梦…

    走了一两个小时,爬上我和赵欣之前发现木屋的那座山头往下一看,我立时呆住了,下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佘义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轰的一下点着了。修阴术和修道术一样,也有符纸,只是,阴术的符纸是白色的。

    一股撩人的烟火味儿过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半山腰一座房子,就像我前晚见到的情形一样,慢慢的浮现了出来。我心里‘咯登’一下子,为什么会这么相像…

    “那个就是我家老爷的墓…”佘义指着屋后的一处隆起说。

    来到跟前,只见这座墓虽然有些简陋,却修葺的十分规整,看来,佘义打理的非常精细。

    我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取出一叠纸,在墓前烧了烧,和赵欣二人恭敬的拜了几拜。

    “走吧,到屋里坐吧,我等下去打点野味儿,炖一炖给你们吃。”佘义说。

    我一想起锅里炖的那个死孩子就一阵恶心,但又不好说什么,偏偏佘义又提起了他养的那些鬼东西:“今晚把鬼娃儿(丝罗瓶)叼来的那只死婴处理了,就凑齐三十个婴精了,如果真能克住我身体的‘东西’,我就可以出沟了…”

    然而,刚推开门,佘义就愣在了门口。

    “佘老伯,怎么了?”

    佘义突然颤抖起来:“我养的婴精呢?!”

    说着,扑进了屋里,我这才看到,床底下是空的,那些坛子不见了。

    “是他,是他来过…”

    “他?他是谁?”我问。

    “我徒弟,就是之前我提起的那个年轻人,肯定是他来过!”佘义面如死灰,嘟囔道:“刘庆啊刘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师父…”

    “啊!”赵欣一声惊呼:“你徒弟是刘庆?!”

    佘义一愣,点了点头。

    “刘庆是谁?”我疑惑的问。

    “刘庆就是老七!”

    原来,佘义口口声声提到的那个年轻人竟然是…老七?!

    我一直都很疑惑,如果说,陈树良的本领,是因为无意间发现了江底的密室,从袁崇焕留在里面的残书里得来的。那么,老七的本领是哪里来的呢?…

    现在,我找到答案了,老七之所以会阴术,是因为他的师父是佘义!

    赵欣告诉我们,老七只是他的绰号,他的本名就叫刘庆,只是很少有人叫而已。赵欣把老七的形貌特征讲了一遍,听完以后,佘义点了点头,就是他!

    “二十年前…”赵欣呆呆的道:“这么说,老七投奔我父亲的时候就已经会阴术了!他有那么高的本领,为什么要隐瞒呢…”

    赵欣脸色苍白,神情落寞,看起来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摇摇欲坠。

    “赵姐,你没事吧!”我一把扶住了她。

    赵欣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镇定下来,说:“我没事…佘老伯,有件事,我想跟你请教一下。”

    “请说。”佘义的情绪也已经平复了下来。

    “阴术里有没有一种可以使人的脑子在头颅里转一圈的东西?”

    我和佘义同时一震,我终于知道赵欣刚才为什么那么反常了!

    佘义定定的看着赵欣,好一会儿才说道:“这是阴术里的降术…阴术除了控邪物以外,还可以害人,而降术,是其中最容易被用来害人的一种。其实,降术在大明朝之前的时候就有,已经流传了很多年了,只是,那些修习者所学到的不过是一些皮毛。据老爷说,撰写《殡葬全书》的那个人,是天下道术和阴术的祖师,他并没有完全保留,而是将一部分东西传入了世间。所谓,有正必有邪,有阴必有阳,天下万物,都必须遵循阴阳平衡,相生相克之理,因此,阴术与道术,他都有流传于世,只是,他怕引起天下纷乱,所传的不过是一些皮毛而已…”

    顿了一顿,佘义说:“小姑娘,你刚才说的,是降术里最为邪恶的一种,叫作乱魂降。”

    “乱…乱魂降?”

    “不错,三魂之中,以命魂为尊,命魂依附在颅脑之内,主导人的命脉与思想,其余两魂,均与命魂相附相依,并受其掌控…”说到这里,佘义突然话题一转:“试想一下,如果这三魂不齐心会怎么样?”

    赵欣被问的一愣:“不齐心?”

    “所谓乱魂降,就是扰乱三魂,将天地二魂导入颅脑,让它们和命魂缠斗…这就是脑子会转圈的原因。这种降太过阴毒,只有《殡葬全书》里才有记载…”

    “啊!”赵欣听完,大叫一声,往后便倒,幸好有我在后面接住,赵欣倒在我怀里晕了过去。

    “不用怕,她只是受了刺激。”

    佘义翻开赵欣的眼皮看了看,用枯瘦的手指在她太阳穴上揉了几下,片刻,赵欣苏醒了过来。

    “佘老伯,这么说,你徒弟刘庆他…他会这种东西?”

    佘义浑身一抖,

    黯然的点了点头。

    “看样子,我父亲就是被他给害死的,张师父应该也是被他给抓去的,他一直在暗中注视着我们…”赵欣咬了咬牙说:“冷儿,扶我起来!”

    起身后,赵欣推开我的胳膊,撩了撩头发,说:“佘老伯,我想知道,刘庆到底是什么来路。”

    佘义点起旱烟,缓缓坐在凳子上,‘叭嗒嗒’的抽着,烟气缭绕中,昏昏的小屋内,一切都显得很不真实。

    “唉,已经过去整整二十年了…”

    佘义的话:

    自从我搬到这里以后,就与外界断绝了来往,我不能离开死人沟超过50丈的地方,每年,只有一天可以例外,那就是七月十五,在七月十五的子时,阴气最盛的时候,我可以出山,但不能去人住的地方。

    那一年出山,我在江边拣到一只刚刚被溺死的弃婴,估计是家里无力抚养,所以遗弃的。我将死婴带了回来,精心喂养,终于养成了鬼娃…

    (说到这里,佘义忽然想到了什么,起身来到墙角,打开那只小箱子看了看,终于长出一口气)

    “还好,鬼娃儿没被刘庆带走,我们继续说。”

    佘义回到座位上,继续说道:

    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出过山了,只有鬼娃与我为伴。并不是所有的鬼娃都是恶的,关键在于修阴术者本人,用来害人,那就是恶的,其实,鬼娃是无辜的,恶的是人心。

    每隔五年,我就会派鬼娃出去,寻找死亡三天以内的弃婴。由于婴汤具有很强的煞气,在被封入罐之前,可以驱散我设的瘴。所以,就在二十年前,刘庆闯入了我的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