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鬼童上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5本章字数:2544字

    怀揣着好奇心,我并没有回家,而是悄悄跟着爷爷去了江边。

    天色渐渐黑沉下来,爷爷很快就出船去了,消失在江面上。

    我在河滩边上坐了下来,随手捡起石块,无聊地打着水漂子,等待爷爷归来。

    不一会儿,附近的石块都被我丢光了,我拍拍屁股站起来,准备换个地方,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瞥见不远处的水面下好像有一团奇怪的黑影。我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看花了。谁知道就在我迈腿想要离开的时候,那团黑影却突然游到我的脚下,我的脚踝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一股森冷的阴气直钻进体内,我蓦地打了个哆嗦,眼前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自家卧室的床上。

    昏黄的灯光下面,出现了爷爷那张焦急的面容:“小七,你醒啦?”

    “爷……”我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哑得厉害,明明是三伏天,我却冷得牙关发颤,身体不停地打着哆嗦。更可怕的是,我看见自己的脚踝上,竟然有一个乌黑发紫的手指印。

    “哎,我都说过你天生火命,不让你去江边,你怎么不听爷爷的话呢!”爷爷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身走出卧室。

    片刻之后,爷爷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有些尘灰的红布包。

    红布一抖,竟然从红布里面取出一支黑黢黢的毛笔。

    没错!

    就是毛笔!

    那支毛笔约莫有成年人的半条手臂那么长,掌心圈握那么粗,看上去年代久远,充满古朴韵味。奇特的是,笔杆上面并不是雕刻着传统的草木山水、祥云瑞兽图案,反而是雕刻着蝌蚪状的符咒。

    令我大惑不解的是,这个时候爷爷竟然伸手指着我,怒气冲冲地破口大骂起来:“大胆孽障,竟敢上我孙儿的肉身!我数三声,你若不速速离开,我定叫你灰飞烟灭!”

    我的脑袋晕乎乎的,根本不明白爷爷在说些什么。

    “一!”爷爷的浓眉飞扬起来,面容不怒自威。

    “二!”数到二的时候,爷爷的眼神已经变得凶悍起来。

    “三!”三声数完,爷爷瞳孔蓦然放大,两道炽烈的目光就像闪电一样射出来,他高高扬起手臂,怒喝出声:“孽障!既然你冥顽不化,我也不会对你客气了!”

    爷爷的衣衫无风自鼓,那支毛笔上面的符咒陡然泛起耀眼金光,然后凌空甩了个圈,唰地划破空气,刺向我的右肩。

    在毛笔刺落的瞬间,我的右耳清楚地听见“呜哇”一声怪叫,叫声阴寒刻骨,就像银针刺入我的头皮。

    爷爷虚空连刺三下,面膛赤红,声如洪钟:“一定天命乾坤!二定地脉气运!三定人格鬼数!”

    三刺过后,爷爷手掌画了个半弧,收起毛笔,眼中怒火渐渐散去,恢复了平常那种慈祥和蔼的目光:“小七,现在还冷吗?”

    说来也怪,此时此刻我竟然不再感觉寒冷了,精气神都恢复了不少,只是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

    我跟爷爷说我已经好多了,爷爷吁了口气,面带肃容,指着床上的一片水渍说道:“你天生火命,与水相克,去有水的地方容易招惹水中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我不让你去水边。但是你却没有谨记爷爷的嘱咐,你知道刚才你为什么会觉得寒冷吗?是因为有个溺死的鬼童上了你的身!幸好我回来的及时,刚才我已经用定尸笔灭了他。若是时间太长,鬼童占据了你的魂魄,你可就小命不保了!”

    我听得一阵阵心惊肉跳,爷爷走出卧室:“小七,你先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午夜时候我再叫你,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心中疑惑,爷爷要我半夜起床做什么呢?

    当时我也确实是困了,很快就睡着了。

    午夜时分,爷爷准时进屋叫醒了我:“小七,快起床!”

    我迷迷糊糊爬起来,跟着爷爷穿过堂屋,来到自家后院:“爷,你叫我……”

    后半句话硬生生噎在喉咙里面,我木然呆立在那里,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此刻,后院里的景象非常诡异。

    一具红漆棺材静静地横置在院子中央,表面还挂着一些水珠儿。

    七七四十九根红色蜡烛围着棺材摆放一圈,蜡烛全部燃烧起来,烛泪爆裂,不断地发出噼啪声响。

    在那具鬼气森森的红漆棺材上面,竟然还粘贴着一个大大的“囍”字。

    夜风一吹,那个“囍”字就发出哗啦啦声响。

    我摸了摸脸颊,发现脸上竟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爷爷快步走到棺材边上,双臂发力,推开棺材盖,然后回身冲我招了招手:“小七,快过来!”

    我当时已经失神了,爷爷连喊三声我才回过神来,战战兢兢穿过蜡烛圈,来到棺材边上,大惑不解地看着爷爷:“爷,您这是要干嘛事?”

    爷爷的回答吓得我摔了个大跟头:“别错过了良辰吉时,快来跟棺中女子成亲!”

    吓!

    成亲?!

    爷爷要我成亲?!

    我还是幼齿,我只有十岁呀!

    问题是成亲也就算了,爷爷居然……居然还要我跟一个女尸成亲?!

    “爷爷,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使劲挖了挖耳朵,极度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谁知道爷爷把脸一沉:“你看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吗?快过来,新郎服都给你准备好了!”

    爷爷弯腰从地上拎起一个袋子,打开袋子,竟然真的从里面取出一件喜气洋洋的新郎服!

    我怔怔地看着爷爷,脑袋晕乎乎的,一片空白,我完全弄不明白爷爷的葫芦到底装着什么药。

    见我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不肯移动脚步,爷爷回身走过来,拽着我的小胳膊:“别愣着了,时间不等人!”

    爷爷的力气很大,我迷迷糊糊就被爷爷拉到红漆棺材前面。

    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年轻女子,大概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长得杏眼梨窝,倒也颇为好看,只可惜红颜薄命。虽然女子已死,但是她的尸身并没有出现腐烂的迹象,看上去像是睡着了,就是脸色白得有些吓人。

    女尸穿戴着一件大红色的凤冠霞衣,应该是爷爷为她换上的。

    “快换上新郎服,准备拜堂!”爷爷的口吻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我的五官拧巴在一起,都快要哭出来了:“爷爷,她……她是个死人呀……你怎么要我跟一个死人成亲呢?”

    爷爷抬头望了一眼黑漆漆的夜空:“你先按照爷爷的吩咐去做,明儿一早爷爷自会告诉你缘由!”

    我咬咬牙,爷爷的话就是铁令,我知道自己肯定违抗不了,算了,今儿个我真是豁出去了!

    我窸窸窣窣换上新郎服,十岁的我个子瘦瘦小小的,最小尺寸的新郎服套在我身上都显得宽大无比,我就像裹着一条窗帘子,模样非常滑稽,但是我却笑不出来。

    “一拜天地!”爷爷朗声喝道。

    我顶着发麻的头皮,双手抱拳,对着天老爷鞠了一躬。

    “二拜高堂!”爷爷的声音很洪亮。

    我转过身来,对着爷爷恭敬地弯腰鞠躬。

    “夫妻对拜——”喊完这一嗓子,爷爷衣袖一抖,手中多了两沓冥纸,然后随手抛洒在空中,那些冥纸犹如黄色的蝴蝶,在夜风中翩跹起舞,漫天飘落。

    当时的场景非常诡异,若是有人目睹这一幕,非被吓得晕死过去。

    “夫妻对拜?!”我怔了怔,眼睛一闭,迎面对着棺材里的女尸鞠了一躬。

    我原本以为事情到此就结束了,没想到爷爷最后还冒出一句几乎让我崩溃的话来:“送入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