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长江巡江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5本章字数:2568字

    凡是九流派的人,都是我们耿家的敌人?!

    爷爷的话语在我的耳畔回荡,我很少看见爷爷面露凶色的样子,心中暗自惊讶,为什么九流派的人都是我们耿家的敌人?九流派和我们耿家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恩恩怨怨呢?

    还不等我开口询问,爷爷又愤愤地补充一句:“还有,所谓的三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爷,这三教九流跟我们耿家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怨过节?”

    “血海深仇!”

    爷爷从牙缝里挤出这四个字。

    我的心猛地一颤,这么严重?血海深仇?!

    当年我们耿家究竟发生过什么变故,为何跟三教九流都结下了梁子呢?

    就在我想继续刨根问底的时候,爷爷却转移了话题:“小七,知道我们耿家是什么来头吗?”

    “什么来头?”一直以来,我只晓得爷爷是有些道行的,隐隐觉得我们耿家可能不是普通人家,但具体背景是什么我还真不清楚。

    爷爷眺望着远方波澜的江面,口吻中带着一丝自豪:“我们是长江上的巡江人!”

    “巡江人?!”我微微一怔,不解地看着爷爷:“巡江人是做什么的?”

    爷爷骄傲地笑了笑,向我解释道:“巡江,顾名思义就是在长江上巡逻,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保护长江的安危!”

    “啊?爷,你什么时候找到这样一份工作?”我惊讶地问。

    在我的记忆中,每隔两三个月爷爷就会出船一次,而且一去就是好几天,每次爷爷都说他去办事,原来他是巡江去了。

    “呵呵!”爷爷嘴角微扬:“这是家族事业,耿家的世世辈辈都在从事巡江人的工作!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们所指的巡江可不是普通的巡逻,我们的职责是专门对付长江上的邪门东西!”

    我惊讶地望着爷爷:“对付邪门的东西?!”

    “没错!”爷爷点点头,指着我说:“这是我们耿家世世代代的使命,也是你的宿命!等你长大了,也会从我的手中接过定尸笔,继承巡江人的衣钵!”

    怪不得爷爷有那么高深的道行,原来他是专门对付邪门东西的巡江人呀!

    爷爷继续跟我说道:“其实长江巡江人除了我们耿家以外,还有四大家!整条长江就是由我们五大家族守护和看管的!”

    “另外四大家都是谁呢?”我迫不及待地问。

    爷爷说:“长江流域一共分为五段,从青藏高原源头到四川一段,称为金沙江,这是由蔡家守护的;从四川宜宾到湖北宜昌这一段,名叫川江,我们耿家守护的便是川江;第三段从湖北到湖南,称为荆江,这一段是由何家守护;江西一带为第四段,名叫浔阳江,由卢家守护;江苏一带为第五段,名叫扬子江,由黄家守护!五大家族都是世世代代的传承,每一季度都会在自家负责的江面上进行巡逻,处理那些诡异离奇的事情!”

    我完全听得入了神,我万没有想到我们耿家的背景居然如此牛逼,更没想到我们居然肩负着如此伟大的历史使命。如果没有我们五大家族的镇守,妖魔邪魅齐出,都不知道长江会乱成什么样子,哪里会有今日的欣欣向荣、国泰民安呢?

    “号子么喊起来哟,哟吼嘿哟……伙计们把石抬哟,哟吼嘿哟……腰杆子往上顶哟,哟吼嘿哟……脚板子要踩稳喽,哟吼嘿哟……”

    渔船靠岸,爷爷唱起了他最爱的《川江号子》,浑厚的歌声飘荡出去,爷爷说这首歌最能表现咱们川江人的气势。

    这一天是我人生中最丰富最离奇的一天,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先是莫名其妙被水鬼上了身,而后又跟一具女尸成了亲,接着还跟女尸同棺共眠整整一宿,然后还去黄泉眼打了一波僵尸,跟打渔子一派干了一架,最后还听闻长江巡江人的故事,这庞大的信息量和接二连三的惊奇事情,都快把我的脑瓜子撑爆了。

    回到家里,我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昨晚跟女尸待在一起,哪里睡得著,早上在黄泉眼又发生那么多多事情,现在感觉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耳畔传来一阵娇柔的声音:“老公!老公!”

    嗯?

    老公?!

    我蓦地一惊,睁开眼睛。

    只见床边站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她穿着凤冠霞衣,涂抹着淡妆,只是脸色有些发白,若有若无的香味钻进我的鼻子。

    这个女人是谁?

    她为什么叫我老公呢?

    那女人仿佛能够看透我心中所想,略带娇嗔地说道:“讨厌!你这个负心汉,昨晚才跟人家成了亲,还吻了人家的小嘴,怎么天亮起来就把人家给忘记了?”

    呀!

    我猛然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女人不就是昨晚跟我成亲的棺中女尸吗?难怪她会叫我老公呢?嗯……不对!等等!她不是一具尸体吗?尸体怎么会说话?又怎么能够跑进我的卧室呢?

    想到这里,我浑身的汗毛陡然倒竖起来,极度惊恐地看着床边的女人,哆哆嗦嗦地往被子里钻:“你……你不是躺在棺材里面吗?来……来找我做什么?快……快回……快回到棺材里面去吧!”

    “一夜夫妻百日恩!棺材里面冷冰冰的,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睡在棺材里面吗?”女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来摸我的脸。

    “不!不要!”我惊恐万状,下意识挡开女人的手。确切地说,应该是女尸的手,她的手指冰冷刺骨,我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不曾想到我的这个举动竟然激怒了女人,女人的面容瞬间变得冰冷无比,她冷哼一声,用充满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我:“好你个负心汉,枉我们夫妻一场,你居然如此待薄我?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女人的情绪突然变得无比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尖锐凄厉,她的模样变得狰狞可怖,再也不是刚才那种温柔娇羞的态度。

    “我……我……我不是有意的……”看见发狂的女尸,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极度的恐惧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甚至都忘记大声向爷爷呼救。

    “不!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女人尖锐的叫喊起来,声音就像利刺一样,扎的我耳朵生疼。

    “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不对?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不对?”女人的脸色露出悲戚的表情,反复念叨着这句话,然后她的眼角竟然流出两颗血红色的泪珠子,很快就变成两行血泪,在女人苍白的脸上横流。

    我已经完全吓傻了,大姐,我们也就相处了一个晚上,顶多也就亲了个小嘴,怎么搞得这般爱恨缠绵?

    看着女人脸上的血泪,我只得硬着头皮回答:“你别哭了!爱过!我爱过你,成了吧?”

    “撒谎!你撒谎!”女人非但没有止住哭声,声音反而提高了八度:“陈冉,从头到尾你都在骗我!从头到尾你都在骗我!你这个负心汉!你知不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呀!你居然要跟我分手?呜呜呜!我怀了你的孩子,你居然要跟我分手……我恨你!我恨你啊!”

    陈冉?!

    分手?!

    怀了孩子?!

    妈蛋!这玩的是哪出跟哪出啊?

    我突然反应过来,敢情这个女人把我当成她的前男友了,想必陈冉就是女人口中的负心汉。

    “我是那么的爱你,你却撒谎骗我,你是不是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看我有多爱你!”女人说到这里,哗地一下撕裂了外衣,露出雪白的胸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