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老康家的怪事儿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6本章字数:2625字

    “谁呀?”爷爷披上外衣从堂屋里走了出来。

    “三爷!”那条人影对着爷爷就要下跪,爷爷眼疾手快,抢先一步将那人硬生生架住:“是老康呀!快起来,有事儿你就说,这是做什么呢?”

    爷爷口中的“老康”,就是我喊的康叔,河口村的老渔夫,前两天我还在他的船上买了几尾红嘴鲤鱼呢。瞧康叔的样子慌慌张张的,也不知道他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三爷,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康叔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一个大红包,硬塞进爷爷的衣兜里。

    这个红包叫做“彩头”,又叫“请神钱”。村里人凡是找爷爷帮忙处理事情,都会包些彩头,不是咱们稀罕别人的钱,一来这是老祖宗立下的规矩,二来据说这彩头具有挡煞辟邪的寓意,象征事情能够妥妥当当办成。

    爷爷将康叔迎进堂屋坐下,嘱咐我去沏壶茶上来。

    我麻利地沏好一壶花茶端上来,然后垂手站在爷爷身后,听他们交谈。

    爷爷给康叔倒上一杯茶:“先喝杯水,缓口气再说!”

    康叔点点头,捧起那杯花茶吹了吹,然后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长吁一口气,面露惶然之色道:“三爷,我今儿来找你,是想请你出马救救我的儿子!”

    “你的儿子怎么了?慢慢讲,别着急!”爷爷吹了吹漂浮在水面上的茶叶,慢慢抿了一口。

    康叔揉了揉通红的眼睛,看他的神情很疲惫,想必他儿子的事情已经困扰他很久了。

    “是这么个情况!”平定了一会儿情绪,康叔终于说话了:“我儿子名叫康勇,今年都快二十五岁了,一直没有处对象,我跟我老伴都很着急,四处帮他张罗相亲,希望能早点抱个孙子!”

    我皱起眉头,心里暗自嘀咕:“康叔不是吃错药了,让爷爷帮忙给他儿子介绍对象吧?要不也让爷爷给他一具女尸睡睡?”

    “康勇一连相了好几个女孩子都没谈成,我老两口以为儿子眼光高,寻思着给他介绍个更好的闺女,谁知道康勇打死都不去相亲了。细细追问之下,他才告诉我们,原来他悄悄谈了个女朋友。这本来是件好事情,我和老伴都高兴坏了,让他改天把女朋友带回家来瞧一瞧。但是康勇每次都是表面答应,却从来不把女朋友领回来。

    有天半夜我起床蹲茅房,无意间发现康勇偷偷摸摸走出了家门。我满心以为这小子是悄悄跟女朋友幽会去了,没有戳穿他,也没有阻拦他。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开放,只要他们相处的高兴就好。

    可是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却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康勇基本上每天半夜都会偷偷溜出家门。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哪家的闺女老是半夜跑出来呢?如果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约会呀,为啥子要偷偷摸摸的呢?

    一直到昨天夜晚,我实在按耐不住好奇,于是悄悄跟着康勇走出家门。一来是想看看康勇是不是真的跟女朋友约会去了,二来我也想看看,康勇的女朋友到底是哪家闺女。

    康勇出了家门之后,就一直往河滩边上走,当我跟上去的时候,我看见了令我难以置信的一幕!”

    说到这里,康叔的喉头颤动了两下,使劲咽了口唾沫,瞳孔里浮现出慌乱的神色:“河滩上只有康勇一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女朋友,康勇一个人在河滩上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像是在跟谁交谈,说的尽是恋人间那种肉麻的话语,我隐约听见什么其他女人我都不要,我只要你一个!”

    “还有呢?康勇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爷爷皱着眉头问。

    “还有……还有……”康叔老脸一红,很不好意思地说:“那小子的举动确实奇怪,他居然还脱下裤子,趴在河滩上,一个人在那里动来动去,动来动去……”

    虽然我年纪尚小,但我也明白康叔所说的“动来动去”是什么意思。

    康叔搓了搓手:“当时我也不敢惊扰他,不知道他是梦游还是怎么回事,万一是梦游的话,我去惊扰他,说不定就把他的魂吓没了。我强忍着恐惧回到家里,越想越觉得这事儿蹊跷,所以我想请三爷帮忙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我儿子了!”

    爷爷放下茶杯:“我没有亲眼所见,不能妄下定论!不过从你的描述来看,你的儿子确实是有麻烦了,而且是个大麻烦!”

    康叔的脸瞬间变得煞白:“啊?那该怎么办?三爷,我康家一直清清白白做人,没干过半点坏事儿,怎么会招惹上脏东西呢?三爷,你一定要想个办法,救救我的儿子吧!我给你磕头了!”

    爷爷拦住康叔:“老康,用不着这样,大家乡里乡亲的,我一定会出手相助!”

    “谢谢三爷!谢谢三爷!”康叔紧紧握着爷爷的手,激动得热泪盈眶。

    “小七!”爷爷叫了我一声。

    “啊?在呢!”我从爷爷背后走上前来。

    爷爷指着我说:“小七呐,你跟康叔去家里一趟,先看看情况再说!”

    “我……我去?”我伸手指了指自己,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三爷,你让小七去……”康叔欲言又止,同样显得很意外。

    爷爷轻轻敲了敲桌子,竖起两根手指道:“一,如果我直接去你家,只怕会打草惊蛇;二,小七是我的孙子,他有能力帮你处理好这件事情,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爷爷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康叔也不好争论什么,抿抿嘴道:“成!三爷既然这样说,那……小七,你跟康叔走一趟吧!”

    我附在爷爷的耳朵边上,悄声说道:“爷,你真让我去办这事儿?”

    “怎么着?没信心吗?”爷爷乜了我一眼。

    “不是,万一办砸了……”我实在是有些底气不足。

    “研习了这么多天奇门术,是时候检验检验成绩了!小七,你记住,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成功的决心!你去吧!”爷爷挥了挥手。

    好吧,既然爷爷都这样说了,我也就豁出去了。

    我深吸一口气,跟着康叔走出大门,心中涌起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志豪情。

    来到康叔家里,我环顾了一下屋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我问康叔:“康勇呢?”

    康叔指了指里屋,压低声音道:“在睡觉呢!”

    “睡觉?”我皱了皱眉头:“这才几点呀?”

    康叔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天半夜出去的缘故,这段时间康勇的精神状态很差,而且消瘦的也很厉害,我们每天熬鱼汤给他补身子,好像也没什么作用,最近他变得越来越嗜睡了,基本上一整个白天都在睡觉!”

    “我能进去看看么?”我觉得不太对劲。

    康叔点点头,我蹑手蹑脚走进卧室。

    我没有开灯,以免惊醒熟睡的康勇。

    康勇的卧床就在窗户下面,今夜有月光,月光透过窗棱流泻下来,我能清楚地看见康勇的面容。

    方方正正的国字脸,浓眉大脸,嘴角有点青胡茬子,也算是样貌堂堂。在我的记忆中,康勇从小跟他爸打渔,皮肤黝黑黝黑的,长得很壮实。但是面前的康勇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骨瘦如柴,两个脸颊深深凹陷下去,眼窝乌黑发青,眉宇间仿佛萦绕着一股浓郁的黑气,看上去就像是生了重病似的。

    我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触手处竟然一片冰凉,而且他的气息很微弱。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我退出卧房。

    “怎么样?”康叔搓着手焦急地问我。

    我揉了揉额头:“实话讲,康勇的情况不容乐观!这样吧康叔,我先回家一趟,等半夜康勇出门的时候你再来叫我!”

    康叔点点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