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鱼骨令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6本章字数:3012字

    我走到爷爷身后,看见爷爷的手中捧着一个黑色的小木盒子。

    我轻轻叫了声:“爷!”

    爷爷没有反应,他就像老僧入定一样,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又叫了声:“爷!”

    这次我提高了声贝,爷爷应该是听见了,他收回目光,回头看了我一眼:“噢,小七,你醒了吗?”

    我点点头,指着爷爷手中的木盒子,好奇地问:“爷,你在想什么呢?这个盒子又是什么东西?”

    爷爷微微叹了口气,手指在盒子上面轻轻敲打着:“这是邮局刚刚寄来的包裹!”

    “爷,你在外面还有朋友吗?是不是给你寄的糖果呀?”我那时也是小孩子心性,看那盒子就跟高档的糖果盒似的,于是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

    谁知道木盒子里面的东西竟让我微微一怔:“咦?这是什么东西?”

    我满怀好奇地将盒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在手里把玩着,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青铜物件,泛着青色的幽光,看上去年生久远。仔细一看,这个青铜件的造型还有些奇特,竟然是一块鱼骨!能够清晰地看见鱼头、鱼尾,是一副完整的鱼骨架!

    这个青铜鱼骨捧在手里沉甸甸的,而且有些阴冷,那种冷是满满渗透肌肤,一直浸到骨子里面。

    我看这东西怪怪的,赶紧将其放回盒子里,疑惑地问爷爷:“爷,这……这个青铜鱼骨是什么来头?谁送的?”

    爷爷关上盒子,背负着双手站起身来,眺望着远方即将沉沦的夕阳,缓缓说道:“这是何家送来的!”

    “何家?!”我怔了怔,随即说道:“你说的是荆江何家?”

    “对!记性不错!”爷爷点点头:“长江巡江人分为五大家族,何家便是荆江段的巡江人!”

    我摸了摸脑袋,有些不明所以:“何家干嘛给你送来这件东西?”

    爷爷微微颔首道:“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青铜件,这是长江巡江人的象征!”

    我怔了怔:“啊?你说那青铜鱼骨是巡江人的象征?”

    “没错!”爷爷转身看着我:“这件青铜鱼骨叫做‘鱼骨令’,刚才那件青铜鱼骨的背面还有一个‘何’字!”

    “那……那何家为何要把他们的青铜鱼骨寄给你呢?”我有点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了。

    爷爷正色道:“小七,你有所不知!在我们五大家族里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家出了大事需要求助的时候,就给另外四大家族寄去鱼骨令。其他家族在收到鱼骨令之后,必须义不容辞地赶去救援,这是五大家族祖传下来的同盟合约!”

    我张了张嘴巴:“那……那何家给我们寄来鱼骨令,岂不是意味着……何家出大事了?”

    爷爷面色沉重地点点头:“何家在五大家族里面算是实力最强的一家,很难想象长江上还有何家搞不定的事情。现在何家都要向我们求援,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大事!”

    我听得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何家是五大家族里面实力最强的家族,连何家都无法对付的东西,真是难以想象,怪不得爷爷看上去显得忧心忡忡,心情沉重。

    “爷,你要去荆江吗?”我问。

    爷爷点点头:“这是老祖宗订下的同盟合约,当然要去!虽然我们耿家人单力薄,但是做人要讲诚信,哪怕是一个人,我们也是要去的!更何况,我们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两个人?”我看了看爷爷,又四下里看了看,突然反应过来:“爷,你要带我去吗?”

    “你也不小了,出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没有让你要上战场,主要是增长见闻,丰富阅历!”爷爷说。

    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出过远门,那个年纪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也想象不出这次行程的凶险。在我天真的脑袋里面,我还为能够出远门而感到高兴。

    “咱们什么时候走?”我问爷爷。

    爷爷说:“最迟明天晚上,我在等金沙江段的蔡家,到时候一块儿过去!”

    “成!那我现在去收拾东西!”我隐隐有些兴奋,就像要去春游一样,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

    爷爷把脸一板:“有什么好收拾的?简单拿几件换洗的衣服就行了,你以为这趟是出去旅游呀?不是爷爷吓唬你,这趟行程弄不好就是一次生死劫难,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生死劫难?

    我暗暗咋舌:“不是吧?有这么夸张吗?”

    第二天傍晚,我背着小书包,跟着爷爷来到河滩边。小书包表面还有个圣斗士星矢的图案,这个书包还是去年生日的时候爷爷送我的,我特喜欢,一直都没舍得用。包里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风味豆干、干巴牛肉等零嘴儿。从这里去荆江,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按照当时的船速,昼夜兼程,也差不多需要一两日的时间。

    爷爷穿着一套中山装,青灰色的,衣服裤子熨得笔直,但是并不老土,反而显得精神挺拔,有种江湖高手的气势。

    爷爷背负着双手站在江边,河风吹乱他花白的头发。

    远方的夕阳摇摇欲坠,海天相接的地方可以看见点点白帆,江面被染成绯红色。

    “长江的落日怎么样?”爷爷问我。

    “挺美的!”我眯着眼睛,看夕阳的余晖一点点染红天际,那些撕裂的云朵就像一条条红色的丝带,在风中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爷爷微微笑道:“他们都说黄河的落日很美,但我觉得长江的落日同样很美!黄河的落日带着一种悲壮,像个粗犷的汉子。而长江的落日多了一份宁静,一份安详,如同一个婉约的女子!”

    说到这里,爷爷朗声念道:“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哈哈哈!哈哈哈!”远处的江面上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循声望去,只见一艘黑色的铁皮船慢慢靠近河滩,马达发出突突突的声响。

    一个身穿黑衣黑裤的劲装男子傲然立在船头,他身形笔直,就像一根标杆。

    船是墨黑色的,船上的人也是一身黑,给人一种怪异的冰冷气息。

    这让我想起了长江上的送葬船。

    如果你在长江上行驶的时候,看见船身黑漆抹黑的那种船,请一定要避开,最好避的远一点,这种船就是送葬船。船里装着的死者通常都是溺死在江里的人,怨气很重。

    铁皮船缓缓在河滩边上停了下来,船上那汉子啪地冲着爷爷一抱拳,哈哈笑道:“好诗!好诗!三爷,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喜欢文绉绉的东西!”

    我蓦地一怔,敢情这个黑衣汉子跟爷爷认识呀,莫非我们要等的人就是他吗?

    爷爷微微一笑,抱拳还礼道:“虎子,我算是听出来了,你是在嘲笑我附庸风雅吧!”

    “岂敢岂敢!”黑衣汉子纵身跳下船头,几个纵跃来到爷爷面前,笑着道:“我哪里敢嘲笑三爷您呢!怎么样,我的老哥哥,最近身子骨还好吧?”

    “还行!”爷爷跟虎子握了握手,将我拉到身前:“小七,快叫叔!”

    “叔!”我脆生生叫了一声。

    “哎,乖!”虎子摸了摸我的脑袋:“这小子长得挺俊俏呀,跟他爸长得真像!”

    “我都没见过我爸!”我说。

    虎子的掌心有些粗糙,感觉有一层厚厚的老茧,这是长年累月习武磨练出来的,我想这个虎子绝对是练家子里面的高手。刚刚虎子从船头跳下露的那手轻功,也足以说明这一点。

    “啊?!”虎子可能意识到说错了什么,干笑两声,赶紧转移话茬:“三爷,久等了吧,快上船去,我已备好了美酒,今晚好好喝个痛快!”

    “小七,出发了!”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跟在爷爷他们身后往船上走去,上船之前我特意看了一眼河滩,河滩上几乎没有虎子的脚印,这身轻功还真不是盖的,我不由得在心里对虎子产生了深深的敬意。

    走进船舱,才发现舱位还有一个小男孩,年龄跟我差不多。这个小男孩的衣着打扮也是黑衣黑裤,小脸煞白煞白的,一声不吭地坐在角落里,把我着实吓了一大跳。

    我咕噜吞了口唾沫,环顾了一下黑沉沉的船舱,不是吧?这还真是一艘送葬船呀?这……这个小男孩是具尸体吗?

    我颤巍巍地把手伸到小男孩的鼻子下面,想要探一探他的鼻息。

    小男孩突然开口说话了,他的语言简洁明了:“活的!”

    呀!

    我触电般缩回手臂,长吁一口气:“坐在那里又不做声,我以为你是死人呢!”

    “你才是死人!”小男孩冷冰冰地回击我。

    我摇了摇头,对这个小男孩的第一感觉就很不好,觉得他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

    “哼!”我吸了吸鼻子,坐在离他较远的地方,没好气地说:“装什么酷呢!”

    铁皮船慢慢驶离河滩,变成了江面上的一帆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