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文武双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6本章字数:3025字

    可能由于喝了些白酒的缘故,这一觉我睡得特别沉,那哗啦啦的流水声对我来说就像是催眠的曲子。

    梦境里面朦朦胧胧出现了一张脸,那是一个女人的脸,感觉很漂亮,但是五官却又像是隐藏在氤氲的雾气中,看不清楚。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并不是跟我成亲的那个女人,这是另外一个女人。但她同样穿着红艳艳的新娘服,发簪上的那朵大红花格外醒目。

    女人一步步向我逼近,一步步向我逼近。

    很奇怪,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我竟然没有感觉到害怕。

    女人的身上仿佛有一种神奇的磁性,吸引着我慢慢靠近,慢慢靠近。

    但是,即使与那女人面对面站立,我也看不清她的脸庞。

    我隐隐约约听见女人在叫我的名字:“小七!小七!”

    我伸出手,想要拨开笼罩在女人脸上的雾气,指尖触碰到女人的脸颊,一片冰凉。

    当我收回手来的时候,我看见指尖上面挂着一缕缕血水。

    我的心莫名地颤抖起来,我拼命拨弄着眼前的雾气,想要看清女人的模样,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

    几滴水珠滚过我的脸颊,嗯?是泪么?

    好像不是!

    是水珠子!

    我蓦地打了个激灵,缓缓撑开沉重的眼皮,然后我看见我的眼前竟然有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妈呀!什么鬼!”我浑身一哆嗦,下意识地拍打眼前的黑影。

    黑影飞了起来,灵敏地躲开我的攻击,在我的头顶上来回盘旋,不断发出嘎嘎嘎的沙哑叫声。

    吓死老子了!

    我吁了口气,这才看清楚了,那团黑影并不是什么鬼,而是一只水鸟,学名鱼鹰!

    这只鱼鹰通体乌黑发亮,威风凛凛,一看就很有灵性。

    “黑子,过来!”虎子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黑子像是得到了某种指令,扑棱着翅膀飞到虎子的左肩稳稳站立,竟然比老鹰还要显得神气十足。

    “这就是黑子?”昨晚我听虎子提起过,他们的船上养了一只名叫黑子的水鸟。

    虎子点点头,随手丢了条小鱼给黑子。

    黑子张开嘴巴,凌空接住,咕噜一下吞进肚子里。

    “看你睡得那么死,我只能让黑子叫你起床啦!哈哈!”虎子笑着说。

    爷爷走了过来:“就是!跟四喜相比,你简直就是一只大懒虫!你看看人家四喜,天不亮就起来练武!”说这话的时候,爷爷指了指岸边。

    “哼哼哈哈!哈哈哼哼!”

    蔡四喜的呐喊声传进我的耳朵。

    循声望去,岸边的乱石滩上,蔡四喜打着赤膊在那里练拳,这小子比我还小两岁,但是身子骨却比我壮实一倍不止,黝黑的皮肤上面遍布伤痕,看得出来平时练习得非常刻苦。江边的清晨凉意还很重,但是蔡四喜却练习的满头大汗。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刻苦的嘛,对比一下自己,我隐隐感觉有些惭愧。

    虎子的目光中带着慈祥:“四喜这孩子,三年来都是这般刻苦,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练武,天黑了还在练武,他身上的那些伤痕就是最好的证明!啊,不过我得澄清一点,那些伤痕不是我弄的,我可没有虐待儿童!”

    “四喜,该出发啦!”虎子朗声叫道,粗犷的声音在山峦间回荡。

    “这就来!”四喜应了一声,几个纵跃就回到船上。

    这一手功夫看得我目瞪口呆,好小子,身手不错嘛!

    昨晚上的时候我还想揍他来着,现在想想幸好没有动手,要不然我非被他揍得满地找牙不可,那脸可就丢大了。

    我们简单用过早饭,铁皮船突突突顺江而下,开启了新一天的航程。

    晨曦升起来,江面上金光闪烁。

    迎着徐徐河风,我在甲板上打坐修炼,一个小周天之后,浑身隐隐有些发热。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时间已经快到正午了,而我们的船只现在也已进入瞿塘峡流域。

    瞿塘峡,又名夔峡,在长江三峡中,虽然它的河段最短,却最为雄伟险峻。

    古人形容瞿塘峡:“案与天关接,舟从地窟行!”

    我坐在船头,兴奋地欣赏两岸风光。

    两岸山峰青翠,千姿百态,阳光泼洒在群山之巅,更添奇幻之感。

    有的像起舞的仙女,有的像摘桃的猴子,还有的像雄奇的宝剑,倒插在天地之间,非常雄伟。看得人心旷神怡,不禁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突然又想起了那个梦境,梦中的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我跟她之间会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奇妙感觉?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蔡四喜一边吟诗一边练武,每念一句诗,都打出一套精妙绝伦的拳法,空气中不断传来呼呼的劲风声响。

    “哎,你这都练了一上午,不累吗?”我问。

    “累!但还是要练!”蔡四喜说话永远都是这么简洁。

    我摇了摇头,这家伙的人生除了练武还有什么?生活根本就没有乐趣嘛!

    “这里风光如此美丽,你能不能消停会儿,看看风景如何?”我说。

    “山还是山!水还是水!我还是我!”蔡四喜的应答让我无言以对。

    我翻了翻白眼,一骨碌爬起来,指着蔡四喜道:“你能不能说点正常的语言?你是不是从外星来的?喂!我在跟你说话呢!”

    “拳脚无眼!”蔡四喜呼地打出一记长拳,直奔我的面门而来。

    我蓦然一惊,幸好反应还不算慢,堪堪侧头避开。

    好小子,突然趁机偷袭我,够阴毒啊!你他娘的想要干架不成?

    我心中怄火,马步一扎,一记左摆拳挥向蔡四喜的脸颊。

    嘭!

    蔡四喜提臂架住我的拳头,提膝冲撞我的腰眼。

    哎呀!

    腰眼受创,浑身的劲力仿佛在刹那间泄了气,整个人软绵绵地跪了下去。

    蔡四喜飘然退开,嘴角冷冷一扬:“别给我下跪,我受不起!”

    “我……我日……你大爷……”我疼得冷汗涔涔,连骂他都骂不出来了。

    “昨晚喝酒喝多了,四喜,你去弄几条鲜鱼熬鱼汤,咱们午饭吃清淡一点!”虎子的声音从船舱里传来。

    “哎!”四喜应了一声,然后将右手食指和拇指卷成圈状,放入嘴里,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黑子从船尾扑棱棱飞过来,四喜伸臂往水里一指:“黑子,去!抓几条鲜鱼回来!”

    黑子领命,身影迅速化作一道黑色闪电,以四十五度角斜扎入水中,那姿势比跳水运动员还要优美。

    鱼鹰可是捕鱼的高手,而且对主人极其忠诚,它的喉部有个皮囊,就像袋子一样,能够装鱼。黑子捕到鱼之后,不会将鱼吞下,而是将鱼储存在喉囊里面,等到喉囊装满以后,再上船把鱼吐给主人。

    黑子在江面上起起落落,快若闪电。

    片刻工夫,黑子的喉咙已是满满当当的,扑棱着飞回来立在船舷上,抖了抖身上的水沫子,嘴巴一张,吐出好几条鲜鱼。然后它高昂起脑袋,就像凯旋归来的战士,等待主人的嘉奖。

    蔡四喜走过去,拾起一条小鱼喂给黑子,黑子囫囵吞下,高兴地扑了两下翅膀。

    蔡四喜倒提着几条鲜鱼往船舱里走去,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低头看了我一眼:“脚步虚浮,下盘不稳,还得多练!”

    我羞得老脸一红,妈蛋的,居然被四喜这臭小子奚落教训了一顿!

    不过这小子确实厉害,一眼就看出我的弱点。

    哼!

    蔡四喜,你丫不要得意,下次我一定把你打趴下!

    半个钟头过去,船舱里飘出鱼汤的香味,一锅鲜鱼汤很快端了出来。

    我们四人围坐在甲板上,一边享受着午后的阳光,一边迎着河风吃鱼喝汤,好不惬意。

    虽然味道清淡,但是却馋得我食指大动,一连扒拉三碗米饭,喝了三碗鱼汤。

    “这汤真是鲜美,虎子叔,你的手艺真好!”我打着饱嗝说。

    虎子笑了笑:“这顿饭不是我做的,是四喜做的!”

    我扭头看了一眼四喜,看不出来这小子还会做饭,真是文武双全啊!

    “对了,虎子,昨天我就想问你!你是不是在做送葬的业务啊,我看你这船……像是送葬船吧?”爷爷问。

    嘿!

    这船果真是送葬船,难怪黑漆漆,阴森森的。

    虎子嘿嘿笑了笑:“三爷,你的眼神真是犀利!没错,这船确实是送葬船!哎,你也知道,现在社会发展的那么快,物价一个劲往上涨,不开展些副业不行啊!我们又没有黄家那样的条件,只能干一些苦差事了!”

    爷爷道:“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尽相同,只要是凭自己的双手吃饭就行!”

    “那是!”虎子把胸脯拍得咚咚响:“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实诚!踏踏实实挣钱,踏踏实实过日子!”

    虎子话音刚落,就听远处江面上传来一阵乐曲声。

    那乐曲声以唢呐为主,其中还夹着一些鼓点声。

    虎子放下碗筷,浓眉一挑:“哟!今儿个真凑巧,居然在这里遇上同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