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起煞(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6本章字数:3009字

    虎子口中的“同行”,指的便是送葬船。

    在距离我们数十米开外的水面上,来了一支送葬船队。

    请注意,是船队,而不是单独的送葬船!

    放眼望去,足足有十艘送葬船首尾相连,浩浩荡荡地行驶在江面上,留下一道清晰可见的痕迹。

    十艘黑漆漆的送葬船,就像十具漂浮在江面上的大棺材。

    即使是在大白天,看见这样一幅诡异景象,也不由得让人心里有些发毛。

    那十艘送葬船上面全都站满了人,那些人身着灰白色的孝服,哭得撕心裂肺。

    当然,有人在真哭,有人是在假哭挣钱,这种群众演员农村里叫做“哭丧人”,哪里有丧事他们就跑到哪里去哭,主要是烘托丧礼的气氛。很多有钱人家都喜欢请这种哭丧人,用来显摆自己的排场。

    唢呐声,锣鼓声,哭丧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让这支送葬的队伍显得格外热闹。

    虎子道:“这排场还挺大的,又死了一个有钱人!”

    离得近些了,我们更加看得清楚。

    只见当先那艘送葬船的船头上立着一根桅杆,桅杆上面挂着黑旗,旗帜中央贴着一个白色的“奠”字,旗帜迎风飘扬,吹得哗哗直响。

    船舱里放置着一具黑漆棺材,棺材上面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面是死者的黑白遗照。

    几个至亲围着一个火盆,不断地往火盆里丢着纸钱。

    风一吹,那些灰烬就随着青烟四散飘飞。

    后面的那些送葬船上,满满装着死者生前用过的东西,还有一些陪葬品,以及猪头羊骨等供品。

    虎子让四喜熄灭发动机,把船停下来,让这支送葬船队先行过去。

    当当当!

    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在江面上飘荡。

    我们这才发现甲板上还站着一个青袍道士,他的左手握着一个铜铃,一边摇晃着铜铃,一边用怪异的腔调大声叫道:“死人上路,生人回避!”

    每喊一句,道士就扬起右臂,甩出数张黄裱纸,如同黄色的蝴蝶漫天飞舞。

    农村里但凡死了人,很多人家都会请道士来主持丧事。

    尤其是那些枉死的人,因为怨气很重,更需要请道士来压压场子。

    看这道士的模样,也算是有些道行,不像是那种纯粹糊弄人的江湖骗子。

    一切看似平常无异。

    等到最后一艘送葬船驶过去之后,虎子这才命令四喜重新启动发动机,准备继续前行。

    发动机刚刚突突突点燃,我们就看见了一件怪事儿,那十艘送葬船竟然没有离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带头的那艘送葬船居然在江面上绕起了圆圈,后面的送葬船也跟着首尾相连的转着圈圈,刚好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支送葬船队要在江面上转圈,还以为是在举行某种奇怪的仪式。

    这个时候就听虎子说道:“三爷,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

    蔡四喜问:“前方是有暗流漩涡吗?”

    爷爷眯着眼睛,沉吟道:“不是!这摆明是出邪事儿了!”

    爷爷话音刚落,我们就看见船上的那些人纷纷跑出船舱,惊诧地探头张望,还有人在焦急地叫喊:“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天呐!快停下!我们怎么在江面上打转转呀?”

    负责驾船的舵手此时也慌神了,尖着嗓子叫道:“我们已经熄灭了发动机,但是这船却在自个儿打转,完全不受我们的控制呀!这他妈究竟碰了哪门子邪事了?”

    船上的人惊慌失措,惊恐莫名,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闹鬼啦!道长,快想想办法吧,闹鬼啦!”船上的人开始向那个道士哭喊求救。

    道士也觉察着事情不太对劲,急促地摇晃了几下铜铃,大声说道:“诸位莫慌,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船上人心惶惶,在这种情况之下,有人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逃命了。

    几个雇来的哭丧人迅速脱下孝服,惶恐地说道:“这桩生意我们不做了,钱也不要了,先走一步!”

    这几个家伙仗着水性好,直接就从船上跳入江中,想要速速逃离送葬船。

    但是他们未免也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道士想要劝阻,但是来不及了,只喊出两个字:“不要……”,就听扑通扑通的落水声,那几个哭丧人就跟下饺子似的,争先恐后地跳下船去。

    “这些笨蛋!”虎子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抹哀悼的神情,那神情仿佛在说:“这些人死定了!”

    哗啦啦!

    这几个家伙入水之后,就拼命甩动膀子想要游到远处。

    可是还没游出十米远,几个哭丧人便惊惧万分地大喊大叫,这次的哭喊声可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那声音听得人心惊胆颤。

    “水下有东西!”

    “我的脚踝被抓住了!”

    “谁在抓我?”

    “放开!放开呀!”

    几个哭丧人在水里使劲扑腾着,所有人都惊诧地发现,水下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拖拽他们。

    也不过短短十来秒钟的时间,那几个哭丧人迅速沉入江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叫喊声也戛然而止,水面上只留下几串咕噜噜的水泡,然后江面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目睹这离奇的一幕,船上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一下子变得非常安静,江面上笼罩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死亡氛围。

    我在不远处亲眼看见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心中自然也是惊骇无比,水下到底有什么东西?

    有了前车之鉴,谁也不敢轻易跳船逃生,船上的人甚至都不敢靠近船舷,全都退缩到船舱里或者甲板上,生怕水里的东西把他们给拽下去了。

    “鬼!鬼呀!”尖锐的叫喊声划破宁静的江面。

    几个身披孝衣的死者至亲,争先恐后地从船舱里跑了出来,跑在最后的那个胖子几乎是手足并用、像球一样的仓皇滚出船舱,一把就抱住了那个道士的双脚:“道长!快!快去看看我爹……”

    胖子脸色惨白,豆子大的冷汗涔涔滚落,惊慌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爷爷,快看,那……那个火盆里面的火焰,怎么是蓝颜色的?”我的目光越过送葬船的甲板,落在船舱里面,一眼就看见棺材前面那个用来烧纸钱的火盆,原本熊熊燃烧的火焰竟然变成了诡异的幽蓝色,把船舱映照得凄凄惶惶。蓝色的火焰笼罩着那具棺材,棺材表面泛起奇异的光影,更添诡秘恐怖之感。

    爷爷还没有说话,虎子已经抢先开口了:“这他娘的是起煞了呀!”

    爷爷脸色凝重地点点头:“没错!就是起煞!”

    虎子道:“怎么出门就碰上起煞了?真是晦气啊!”

    “义父,什么是起煞?”蔡四喜回头问道。

    “是呀!”我也望着爷爷:“什么是起煞?”

    爷爷跟我和四喜解释道:“起煞跟诈尸差不多,但是起煞比诈尸更加凶猛。诈尸只不过是尸变的一种,而起煞则是死者的鬼魂跑出来了!发生起煞的原因很复杂,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死者体内的怨气不散,在特定的条件刺激下,就有可能发生起煞!”

    我和四喜听得心惊不已,原来是死者的鬼魂跑出来闹事,这麻烦可就大啦!

    虎子环抱着臂膀,冷笑道:“这个老头的死因有些蹊跷啊,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的怨气,对自己的家人也能下手?看样子老头的死跟他的子女有关!你看那个胖子,从面相上来看就不是个善类!”

    蔡四喜道:“义父,我们要去帮忙吗?”

    蔡四喜虽然年仅八岁,但是面对这样的状况,脸上居然全无惧色,甚至还想着上去帮忙?

    我承认,这份胆识我确实比不上他。

    虎子摆摆手道:“先看看情况!再说了,他们的船上不是有道士吗?我们巡江人还是不要轻易曝露身份的好!你说呢三爷?”

    虎子询问爷爷,爷爷点点头,同意虎子的意见:“先看看再说!”

    “不妙!这是起煞啦!”道士脸色大变,脚踩七星步,纵身跃向船舱。

    砰!

    船舱里突然传来一声异响,火盆里的幽蓝色火焰陡然冲起,犹如一道蓝色火墙,疯狂地摇曳着,漫天灰烬四散飞去。

    道士被那火焰生生逼退,蹬蹬蹬退回到甲板上,拼命拍打着他的道袍。他的道袍被火焰引燃了,手忙脚乱,显得颇为狼狈。

    呜——呜——呜——

    江面上无故刮起了阴风,平静的水面开始翻腾起恶浪。

    阴风倒灌进船舱,那些燃烧的灰烬旋转着冲天而起。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那些灰烬在空中慢慢拼合,竟然汇聚成了一个大大的“死”字。

    黑色的“死”字就那样悬挂在人们的头顶上,即使骄阳当空,但是在场的人们却感觉到彻头彻尾的冰冷寒意。

    那个胖子完全被吓傻了,脸上冷汗如雨点般落下,他连滚带爬地躲到道士身后,惊恐万分地嚎叫起来:“道长救命!道长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