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起煞(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6本章字数:3035字

    面对此情此景,道士的脸上也是一片冷峻。

    道士低头看了胖子一眼,用力将胖子踢开,厉声骂道:“刘老板,你到底做了什么孽?为什么你爹会有这么大的怨气?”

    刘老板面如白霜,用那双猪蹄拼命擦拭着脸上的冷汗:“没……没有……”

    “放屁!”道士狠狠跺了跺脚:“回头再跟你算账!早知道事有隐情,我就不接你这桩单子了!”

    刘老板对那道士说道:“道长,我再多给你十万,帮我搞定我爹!”

    道长反手从腰后拔出一把七星剑,寒幽幽的剑尖指着刘老板:“混账东西,现在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早知道会碰上起煞,你就是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昧着良心挣你的臭钱!”

    道士这番话说的正义凛然,我不由得对这个道士产生了好感,现在的社会一切朝钱看,很少有人能够坚持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了。

    “孽障!真是个孽障!我看呀,这个老头八成就是被他儿子害死的!”虎子摇头叹息,看向刘老板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鄙夷和愤然。

    刘老板被道士一阵呵斥痛骂,脸上的肌肉突突抽搐着,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但他现在又怕得要死,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道士身上,所以也不好对道士发作,那张脸憋成猪肝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呜——

    一阵阴风卷过,一团黑色的煞气径直从船舱里冲了出来。

    刘老板下意识地抬手挡着眼睛,就听咔嚓一声脆响,甲板上的那根桅杆竟然被吹断了,桅杆倒下来,直挺挺地砸向刘老板。

    道士眼疾手快,回身抓着刘老板的衣领使劲一拉。

    但是刘老板那块头肥得跟猪一样,道士虽然用力拉他,但也只拉动了半米。

    这短短半米的距离,却救了刘老板一命,桅杆贴着他的脑袋就砸落下去。

    哎呀!

    刘老板发出杀猪般的嚎叫,虽然躲过一劫,但他的腿还是被桅杆砸中了,估计没断都是骨折了。

    “砸的好!”虎子冷冷说道:“像这种孽障,活该被砸死!”

    我看了一眼虎子,浓眉飞扬,面带恨意,真是一个正气浩然、嫉恶如仇的英雄豪杰!

    倒下的桅杆不仅压断了刘老板的腿,还直接压垮了船舱,在那具棺材上面凿出一个大窟窿,一团黑气登时就从窟窿里面冲天而起。

    情势紧迫,道士也顾不上刘老板了,足下一点,人如轻燕般扑向那具棺材。

    火盆里的火焰再次蹿腾而起,犹如张牙舞爪的恶灵扑向道士。

    这一次道士早已有所准备,施展出“青云梯”的轻功,人在半空中虚空一点,竟然还能拔高丈许,一个鹞子翻身,凌空稳稳落在棺盖上面。

    “真是好轻功!”虎子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咤!”

    道士举起铜铃,拼命摇晃着,铜铃表面泛起一圈金光。

    道士翻转手腕,将那个铜铃倒扣在棺盖的窟窿上面。

    那团破棺而出的黑气顿时被铜铃收入其中,迅速压制下去。

    道士长吁了一口气,刚刚抹了一把冷汗,忽听砰的一声响,棺盖下面的黑气再次冲棺而出,竟然冲飞了铜铃。铜铃在空中变得四五分裂,落下来的时候只剩下几块碎片。

    道士大惊失色,七星剑唰唰唰挑了个剑花,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将那七星剑插入棺盖之中。

    嚓!

    剑身穿透棺盖,齐把没入棺材之中。

    “呜——”棺材里传来鬼魅般的咆哮声,在场的人都听得很清楚,那绝对是一个老头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棺盖开始颤动起来,紧接着,整具棺材也开始剧烈晃动起来,棺材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拼命挣扎,想要破棺而出。

    道士紧紧握着七星剑,整条手臂都在发抖。

    他的脸色一片煞白,大颗大颗的冷汗滴落在棺盖上。

    哗啦!

    劲气激荡,伴随着一声巨响,那具黑漆漆的大棺材瞬间四五分裂。

    “呀——”道士惊呼一声,被那劲气反弹出去,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呼啦啦坠入江中。

    在众人惊惧的叫喊声中,一具已经肿胀发臭的尸体曝露在大家眼前。

    依稀可以看出死者是一个老头,穿着一身黑色的寿衣,脸上铺着粉,呈现出可怕的死灰色。两只眼睛乌青发黑,眼窝深陷下去,两行殷红的血泪正顺着眼角缓缓流淌。

    如此可怕的景象让在场众人都快疯掉了,有些人甚至因为惊吓过度,而失声痛哭。

    然而,可怕的事情还没有就此结束。

    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看见,刘老头从刘老头的尸体里面坐了起来。

    这话听上去很怪,是因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当时这幅诡异的场景。

    确切地说,是刘老头的鬼魂从他的尸身里分离出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刘老头,从另一个刘老头的身体里爬出来一样,这就是爷爷所说的“起煞”。

    刘老头的鬼魂跟他的尸体是一样的打扮,脸上同样铺着粉,眼角挂着血泪,身上穿着黑色的寿衣。浓郁的鬼气萦绕在四周,即使此刻外面是朗朗晴空,这个鬼魂居然也不会感觉到害怕。

    我们经常开玩笑说:“这真是大白天见鬼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还真是他娘的大白天见鬼了!!

    刘老头一步步朝着刘老板逼近,刘老板已经吓得面无人色,肥胖的身子哆嗦的就像筛子一样。他想要逃跑,但是腿又被压断了,动都动弹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老头的鬼魂走向自己。

    按常理来说,谁会害怕自己父亲的鬼魂呢?

    但是刘老板就害怕,而且是非常地害怕,他扯着嗓子失心疯般地大喊大叫:“道长,救命啊!道长,救命啊!”

    道士这个时候才拖着湿漉漉的身体从江里爬出来,被众人七手八脚的救上其他船,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能力顾及得了刘老板。

    刘老板几乎快要抓狂了,他还在那里喊着价钱:“二十万!三十万!道长,求求你啦!这样吧,我给你一百万,帮我搞定我爸吧!”

    道士喘息着说:“你现在就是给我一千万我也帮不了你,这事儿我不管了,你自己做的孽,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这话,道士双眼一闭,席地而坐开始运动调息,再也不管刘老板的死活了。

    这个时候,刘老头已经来到刘老板面前,他低下头,眼眶里的血泪就一滴一滴的落在刘老板的脸上,刘老板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刘老头厉声骂道:“你这个不孝子!生前你把我谋害了,死后还要找人对付我,如此大逆不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畜生呢?”

    刘老头此话一出,在场一片哗然,众人看向刘老板,惊怒交加,谁也没有想到,刘老板居然谋害了自己的亲身父亲,也难怪刘老头会有这样的冲天怨气,大白天破棺而出,要找他的儿子讨个说法。

    “真是个混账东西!”四喜骂道。

    虎子冷哼道:“看吧,果真被我说中了!这个刘老板真不是个东西,居然连自己的老爹也害,现在就是他的报应!”

    “你这个畜生,居然害死你的父亲!”

    “对!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你还是不是人?”

    “丧心病狂!没有人性!”

    在场的人们指着刘老板纷纷叫骂起来,刘老板顿时成为众矢之的,光是骂他的口水都足以把他给淹死。如此恶毒的行径,自然激起了人们心中的愤怒,甚至有人还喊出:“刘大爷,杀了他!”

    这一喊,人们纷纷附和响应:“杀了他!杀了他!”

    “看见了吧?这就是民愤!人在做,天在看!”刘老头那张毫无血色的脸慢慢凑近刘老板。

    咚!咚!咚!

    刘老板一连磕了好几个响头,撞得甲板咚咚响,脑袋上鼓起老大一个包,鲜血横流。他痛哭流涕地看着刘老头的鬼魂,抬手一连甩了自己好几个大耳刮子,把嘴角都打出血丝:“对不起!爹!对不起!爹!你原谅我!求求你原谅我!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儿子,我会好好伺候你!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呜呜呜!”

    “下辈子?”刘老头咯咯冷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嘲讽,也充满了苦涩:“下辈子我还能让你做我的儿子吗?像你这样的人,下辈子也就不配做人了!”

    刘老板浑身一哆嗦,突然指着自己的媳妇说道:“爹!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所有的馊主意都是那个女人出的,你要报仇就去找她吧,都是她害死你的!都是她害死你的呀!”

    刘老板的媳妇早就吓得半死,万万没有想到事到临头,刘老板居然会把所有责任和罪名推给自己,当下又惊又怒,嘶哑着声音破口大骂:“姓刘的,你连自己的老婆都要出卖,你还有没有人性?”

    “爹!听见了吗?她承认了!她才是谋害你的幕后真凶!你快去找她算账吧!”面对父亲的鬼魂,为了保命,刘老板已经毫无底线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