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五大家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6本章字数:3084字

    经过送葬船这个小插曲之后,一路上顺风顺水,再没有遇上其他危险。

    直至午夜时分,我们终于抵达这次行程的目的地,荆江何家。

    何家在荆江段也经营着一些水运码头,这次的聚集地在湖北省宜都市。

    宜都港是长江上的重要港口之一,这里也是何家的大本营。

    宜都历史悠久,东汉建安十五年,刘备改临江郡为宜都郡,宜都之名即始于此,取“宜于建都”之意。

    我们在宜都港登陆之后,何家派人来接我们,然后乘车穿过市区,来到宜都城郊。

    何家在这里占地上百亩,修建了一座很气派的大庄园。

    庄园门口立着两尊威武的石狮,上挂红木牌匾,上书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何宅”。

    车在门口停下,大门打开,几个何家的仆人迎了出来,提着大红灯笼,将我们引进庄园。

    何家庄园的建筑风格比较复古,穿梭其中,但见廊柱飞檐、小桥流水,各种花草树木掩映着厢房,显得典雅别致,宁静悠远。

    我走在庄园里面,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陌生而好奇。

    在我有限的认知里面,河口村村长家的二层小洋楼就算是非常阔气了。但村长家跟这何家比较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虎子道:“近几年长江水运发展势头很猛,看样子何家也趁着经济发展的浪潮赚了不少钱啊!”

    爷爷笑了笑:“看来五大家族里面,就我跟你是穷光蛋啦!”

    虎子道:“不过说实话,你让我住在这种大院子里面我还真不习惯,我就喜欢睡我的小破船。晚上那江水轻轻晃荡着,小船也跟着晃荡,就像睡在摇篮里一样,甭提有多舒服了!”

    爷爷道:“你这是不懂得享受!”

    虎子挠了挠脑袋:“嘿嘿,打小就是个粗人,没办法!”

    在这庄园里面走了近半个钟头,引路的仆人终于停下脚步,指着前面一座气势磅礴的建筑对我们说道:“蔡爷,耿爷,里面请!”

    爷爷和虎子叔走在前面,我和四喜跟在后面。

    虽然此时已是午夜,但前面的那幢建筑里面依然灯火通明。

    这幢很气派的建筑想必是何家商议事情,会见宾客的地方。

    刚刚走到门口,就有仆人尖着嗓子向里通报:“金沙江蔡爷,川江耿爷到!”

    一个瘦小的身形很快迎了出来,左手背在腰后,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很客气地说道:“虎子,三爷,你们可算是到啦!赶紧地,里面请!里面请!”

    这是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可能六十出头,两鬓花白,头发梳到后脑,扎了一个小辫子。小老头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中式小马褂,样式很复古,但小老头穿着却很有味道。他的右手食指上面戴着一个翡翠扳指,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些耀眼。

    爷爷和虎子同时向那小鞭子老头抱拳行礼:“何老您好!”

    看这小老头的富贵派头,想必他就是何家最大的话事人。

    “这位是我孙子,耿小七!”爷爷将我拉到身前:“小七,这位就是何家的话事人,何老先生!”

    “何爷爷好!”我恭恭敬敬喊了一声。

    “嗯,三爷,你这孙子面相英武,挺不错啊!”何老笑眯眯地赞赏道,然后袖口轻轻一抖,掌心里握着一个东西,直接就拍在我的手上:“小七,给!这是爷爷给你的见面礼!”

    我的小手心里握着一小块硬邦邦的东西,以为是巧克力之类的糖果,赶紧跟何老道谢:“谢谢何爷爷!”

    “虎子,你婚娶了吗?这是你儿子?”何老指着四喜问。

    虎子哈哈一笑:“不!我是天煞孤星嘛!这是我收的干儿子,名叫蔡四喜!四喜,快来拜见何老!”

    “何爷爷!”蔡四喜抱拳行礼。

    “这小子长得可真俊俏!来,你也有礼物!”何老同样塞了颗糖果在四喜的手里。

    “谢谢何爷爷!”四喜说。

    “不用谢!快进屋坐吧!卢家小子早就已经到啦!”何老摸了摸四喜的脑袋,将我们迎进屋子。

    屋子里宽敞明亮,装潢得富丽堂皇。

    屋子的面积少说也有上百平米,地上铺着干净明亮的大理石地板,清晰得可以照出人影。屋子中央悬挂着一盏水晶大吊灯,灯光亮起的时候光彩熠熠,很是气派。

    屋子正北方摆放着一张乌木做的太师椅,椅子上铺着一张白色虎皮,更加凸显出主人的尊贵,想必这肯定是何老的专用宝座。

    我和四喜这两个乡下来的毛孩子,哪里见过这等气派的屋子,从进屋之后我俩的眼睛都看直了,心中震撼无比,不时发出哇塞的惊叹声。对于我们来讲,这里的一切仿佛只有在童话故事里才能看见。

    宽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青衫汉子,那汉子约莫四十岁上下,年纪跟虎子差不多。但因为保养的比虎子好,所以肤色显得比较水润,看上去好像要比虎子年轻很多。虎子就属于那种皮糙肉粗的莽撞汉子,再加上那一脸的络腮胡,感觉比实际年龄要苍老十岁不止。

    何老的年龄少说也有六十岁,所以称呼这个中年汉子为“卢家小子”倒也不为过。

    “哈哈哈,皓蓝哥,好久不见啊!”虎子的嗓门很大,一进屋就热情地跟那个青衫汉子打着招呼。

    青衫汉子名叫卢皓蓝,是浔阳江段卢家的话事人。

    卢皓蓝放下茶杯,起身同虎子握了握手:“虎哥别来无恙啊!”

    “叫叔!”虎子冲我和四喜说道。

    我和四喜同时喊了一声:“叔!”

    卢皓蓝点点头,应了一声,又跟爷爷打了个招呼:“三爷的身子骨永远都是这样健朗!”

    “嗨,老啦!老啦!”爷爷摇了摇头。

    “三爷这是哪里话,我都没说老呢!”何老走过来,热情地请大家坐下,然后让仆人沏来两壶上等的铁观音茶。

    几个老朋友见面,自然要寒暄一阵子,各自聊一聊近况。

    我和四喜也插不上嘴,只能无聊地坐在旁边。

    百无聊赖的时候我想到刚才何老给我的糖果,于是我掏了掏衣兜,准备把糖果拿出来吃掉。

    刚刚摊开手心我就吓了一跳,掌心里是一块黄澄澄的东西,那东西约有成年人的拇指大小,既不是糖果,也不是什么巧克力,而是一块——金元宝!

    没错!

    就是一块金元宝!

    金光闪闪的,亮瞎了我的眼睛。

    我又惊又喜,悄悄将金元宝放在嘴边咬了咬,哟,货真价实啊!

    我不由得对何家老头产生了好感,这小老头出手还真是阔绰,初次见面就送了我和四喜一人一块金元宝。

    啧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卢皓蓝问何老:“这时间也不早了,黄家怎么还没到?”

    何老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应该快到了吧!”

    何老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仆人的通报声:“扬子江黄六爷到!”

    “快快请起!”何老起身相迎。

    门外走进五人,前面一人年近五十,梳了个大奔发型,穿着高档的西装,戴着金灿灿的手表,一副老板的派头。那皮鞋走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嗒嗒声响。此人便是目前扬子江段黄家的话事人黄啸天,因为在家中排行老六,所以江湖上都称他为“六爷!”

    黄六爷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四个同样西装革履的年轻后生,眼神犀利,神情坚毅,一看就是一等一的好手。

    “何老,皓蓝,虎子,三爷,大家好!大家好!不好意思让诸位久等了,最近公司里的生意太多了,还望理解!呵呵!还望理解!”黄六爷笑呵呵地说。

    何老道:“六爷这说的是哪里话,能够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赶过来,我们何家已是感激不尽了!”

    黄六爷同众人握了握手,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二郎腿一翘,后面一人立即打开一个铁盒,从里面取出一支雪茄递给黄六爷。黄六爷把雪茄叼在嘴里,另外一人赶紧上前点火。黄六爷吐了个浓浓的烟圈,简直是派头十足。

    黄六爷将雪茄放在茶几中央:“正宗的古巴雪茄,大伙儿尝尝!”

    那个年代能抽十几块一包香烟的都算是有钱人,谁见过什么雪茄呀,更没听说过什么古巴雪茄,看那外形跟农村里的叶子烟差不了多少嘛。

    当我听说这一根雪茄价值一张老人头的时候,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有钱人就是牛气!

    之前听爷爷说过,黄家的水上生意经营得风风火火,是五大家族里面最有钱的一家,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何老摆摆手:“我还是喜欢抽水烟!”

    爷爷也笑了笑,自顾自地取出旱烟枪,塞了点烟丝儿:“我抽这个!”

    卢皓蓝从兜里摸出一包香烟,点上一支:“那玩意儿劲太大,抽不惯!”

    四人之中,只有虎子叔毫不客气,大咧咧地拿起一支雪茄叼在嘴里,抽得呼呼响。

    黄六爷咬着雪茄呵呵笑道:“还是人家虎子最豪气!”

    众人闲聊了几句,终于切入正题,黄六爷吐着烟圈问何老:“何老,说说正事儿吧!这次何家发出鱼骨令,到底所为何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