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真实还是虚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6本章字数:3049字

    一种诡秘的气氛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新娘子?!

    又是红衣新娘子?!

    我的心里微微颤动了一下,泛起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

    我联想到之前的那个梦境,梦境有个女人向我靠近,她的脸庞隐藏在迷雾中,我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为何我会有那样一个奇怪的梦境?

    我不知道。

    我也没有把此事告诉任何人,因为我单纯地认为,那就是一个梦。

    但是,为何梦境中的女子也是一个红衣新娘,事情难道真的如此巧合吗?

    不!

    不会那么简单!

    我隐隐约约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

    只是直觉告诉我,这事儿不对劲,实在是不对劲啊!

    就在我眉头紧锁的时候,我听见身旁的爷爷微微叹了口气,像是在自言自语,用一种极其轻微的口吻说:“难道是她回来了?”

    爷爷这句话几不可闻,但是却被我听在耳里。

    我诧异地看着爷爷,爷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指的是谁?莫非爷爷知道些什么?那他又为何不告诉大家呢?

    “三爷!三爷!三爷!”虎子连喊三声,爷爷这才回过神来:“啊?怎么了?”

    “大家想听听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虎子说。

    “哦!”爷爷应了一声,伸手使劲揉了揉太阳穴:“我们的对手很厉害!也许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但是对手是什么来头我不知道,不过我赞同虎子的推测,对手很可能是一个穿红衣服的新娘子!”

    “哟,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娘子,怨气还真够大的!”黄六爷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看了他身后的四个手下一眼,脸上写满自信。

    何老仿佛看出了什么,冷冷说道:“黄六爷,万不可掉以轻心,我门下高手已经折损了十多个!”

    “连个女鬼都对付不了,也不知道你培养的是哪门子高手!”黄六爷不冷不热地回应道,口吻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卢皓蓝赶紧出来打圆场:“这样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先回房间早点休息!事情基上大家心里都有了个底,明日出船看看便是!何老,你看如何?”

    “甚好!”何老也是个老江湖,脸上立马换上一副热情的笑容:“大家千里迢迢赶来这里,想必也都累了吧?我已命仆人给大家准备了房间,大家先下去休息,具体事宜明早再议!”

    我们在仆人的带领下,各自走向休息的厢房。

    我们与虎子和四喜是邻居,虎子对爷爷抱拳道:“三爷,我看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路途太累了?早点休息吧!”

    爷爷点点头,跟虎子道别之后,进入房间。

    房间不大,但很精致,而且各种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房间里有两张床,感觉就像宾馆一样,看样子这里是何家专门为客人修建的客房。

    进屋以后,爷爷一直都没有说话,显得很沉默。

    我美美地洗了个澡,然后钻进被窝。

    爷爷还没有要休息的意思,他坐在窗户下面,像是在想着什么心事,一言不发地抽着旱烟,一口接一口,呛人的烟雾很快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咳!咳!”我终于忍不住咳嗽起来。

    听见我的咳嗽声,爷爷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掐灭烟头:“小七,呛着你了吗?”

    “爷,你咋还不睡?”我问。

    爷爷摇摇头:“不太睡的着!”

    “还在想那个红衣新娘的事情?”我试探着问。

    爷爷看了我一眼,不可否认地点点头。

    我抿了抿嘴唇,想起之前爷爷自言自语的那番话:“爷,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爷爷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沉默恰恰说明他真的有心事。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知道什么?什么都不知道!”爷爷摇了摇头,迅速收起旱烟枪:“时辰不早了,快些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爷爷越是欲盖弥彰,越是激发了我心中的好奇:“爷,你是不是知道红衣新娘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红衣新娘的真实身份?爷……”

    “小七!”爷爷突然提高嗓门,面沉如水地说道:“在没有见到那个红衣新娘之前,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完这话,爷爷自顾自走进卫生间,洗漱完毕之后回到卧房,倒床便睡,很快就传来轻轻的鼾声。

    现在轮到我不太睡的着了,黑暗中,我的双眼睁得大大的,脑海中满是疑问在飞舞。

    爷爷很明显知道些什么,但他却没有说出来,他究竟些什么?他又在掩盖什么呢?

    思来想去,我都快把脑袋撑爆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最后我的脑子实在是有些累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呜——

    睡到下半夜的时候,我突然被一阵阴风吹醒了。

    我扯了一下被子,把身体裹得更紧一些,准备翻身继续睡。

    谁知道就在这时候,我竟然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小七……小七……”

    那声音非常缥缈,若有若无,仿佛远在天边,又仿佛近在咫尺。

    但是我却听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蓦地打了个激灵,猛然睁开眼睛。

    黑暗中,我惊讶地看见,房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阴风从外面倒灌进来,有些凉飕飕的。白色的月辉落在门口,照亮了地面,地上竟然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条拉长的人影。

    顺着这条人影往外看去,可以看见窗户上映出了一个女人的轮廓,风一吹,还能看见她的长发飘扬起来,就像魔鬼的触须,在窗户上面不断地晃动着。

    门外的女人是谁?

    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小七!你出来!我想见你!我想见你!”女人的声音轻易穿透墙壁,钻进我的耳朵。

    我感到莫名地害怕,虽然裹着被单,但我却感觉异常的寒冷。

    我扭头看了一眼对面床铺的爷爷,爷爷仿佛没有听见女人的声音,依然睡得很熟,鼾声一起一伏,很有节奏。

    “爷!快醒醒!爷!快醒醒!”我急切地叫喊起来,但是无论我怎样叫喊,对面床上的爷爷好像根本听不见似的。

    爷爷怎么会醒不了呢?

    我的心愈发慌乱起来,冷汗就像珠子一样,大颗大颗往外冒,很快就湿透了我的背心。

    我浑身止不住地战栗起来,就在我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窗户吱呀响了一声,露出了一丝缝隙。

    让我无比悚然的事情发生了,一团黑色的头发丝竟然顺着窗户的缝隙爬进屋里,那团头发丝湿漉漉的,带着异样的腥味,就像水草一样纠缠在一起,如同一只长长的鬼手,沿着卧床一直爬到我的脑袋位置。

    我整个人都吓得僵硬了,大脑里一片空白,张着嘴巴发不出半点声音。

    我感觉到那团头发丝在轻轻摩挲我的脸,就像手掌一样,摸来摸去,摸来摸去。

    我连大气都不敢出,任由那团头发丝肆意调戏我那张俊俏的小脸蛋。

    终于,恐惧逼近心理边缘,我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力气,竟然喊出了声音:“走开啊——”

    嘭!

    房门打开,爷爷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的脸上挂着焦急的神色:“小七,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我眼神木然地看着爷爷,外面早已经天光大亮,阳光在窗棱上跳跃着,今天是个艳阳天。

    我失魂落魄地抱着被单,这一切如此真实,竟然又是在做梦吗?

    爷爷用毛巾替我擦拭着脸上的冷汗,我打了个哆嗦,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恐惧,将这连续两日以来的诡异梦境告诉爷爷。

    爷爷有些诧异地望着我:“你在梦里见到了穿新娘服的女人?”

    我点点头,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窗户:“虽然昨晚上我没有看见女人的模样,但是女人的声音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她!就是她!两个噩梦里面都是同一个女人!爷爷,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境里面?”

    爷爷抚摸着我的脑袋,待我情绪平复下来,这才说出一句令我困惑不解的话来:“也许你很快就能见到她了!”

    我怔怔地看着爷爷,想要继续询问的时候,爷爷已经起身走出房间。

    望着外面明媚的阳光,我的脑袋里却像是灌了浆糊,一片晕乎乎的。

    爷爷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真的认识出现在我梦境中的女人?

    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我为什么很快就能见到她了?

    难道说……我要死了吗?

    胡思乱想了半晌,我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浑浑噩噩从床上爬起来。

    就在下床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手指冰凉凉的,好像摸着了一滩水渍。

    我低头一看,眼前的景象顿时令我魂飞魄散:一道湿漉漉的水痕从窗户边一直蔓延到被单上,水痕还未风干,清晰可见。

    我忽然想起梦境里的场景,一团湿漉漉的头发从窗边爬进来,一直爬到我的脸上……

    天呐!

    我浑身巨震,如坠冰窖般寒冷。

    此时此刻,我感到极度的混乱和恐慌,小心脏疯狂地颤抖着,我已经分不清楚哪是真实?哪是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