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母爱如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7本章字数:3038字

    货船突突突地往回走,船上的气氛无比压抑,沉闷的让人感到窒息。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最后竟然是以如此出乎意料的方式结尾。

    河风徐徐,晨曦穿过迷雾,但是却融化不了人们脸上的冰霜。

    船上现在分成了三个阵营,我和爷爷一个阵营,对面是何老和黄六爷、卢皓蓝他们,而虎子跟四喜站在两个阵营的中间。虎子跟爷爷的关系最为要好,所以他不愿意站到与爷爷对立的阵营当中。但是,虎子同样对爷爷刚才的举动无法理解,所以他也没有站到爷爷身后,只是很为难地站在中间。

    “三爷,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今天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何老冷冷盯着爷爷。

    “三爷,你认识那个女鬼?那个女鬼是谁?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呢?”卢皓蓝问。

    黄六爷咬着一根雪茄,冷哼道:“三爷,你究竟隐瞒了多少事情?我们可不想再被你耍的团团转了!”

    几人轮番质问爷爷,就像在审讯犯人一样。

    爷爷沉默着,面上的表情显得很难过。

    狂妄不羁的何家磊按耐不住,闪身跳了出来,指着爷爷的鼻尖大骂道:“你这死老头,差点把我给害死!你别以为保持沉默就可以逃避责任,我告诉你,今儿个你不解释清楚,就甭想走下这艘船!”

    何家磊这话充满了赤裸裸的威胁意味,听上去极为刺耳,再看见他指着爷爷鼻尖的嚣张模样,我一股火气嗖地蹿腾起来,忍不住张口回骂道:“拿开你的爪子!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是在威胁我们吗?告诉你,我们不吃这一套!”

    何家磊大概没想到我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他呛声,怔了怔,随即勃然大怒,抬手就想抽我:“嘿!你个小兔崽子,老子不打死你!”

    “住手!”爷爷突然暴喝一声。

    何家磊的右手僵硬地高举在半空中,大概是对爷爷有所顾忌,所以并没有对我下手“嘿!老东西,你终于肯开口说话了!”

    爷爷踏前一步,一股无形的气势迸发出来,将何家磊向后逼退了好几步。

    “一人做事一人当,今天这件事情我肯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没错!我承认,刚才是我故意收起灵力,从而导致灭字诀失效!因为我想救她!”爷爷口中的“她”,指的便是那个红衣新娘。

    “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当时听见你喊出了她的名字!”何老沉声问道。

    “她叫小瑶!全名张小瑶!是我的……儿媳妇!也是小七的妈妈!”说到这里,爷爷回头看着我,眼神有些复杂。

    轰隆隆!

    我的脑海里登时炸响了一记惊雷,我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巴,不敢置信地望着爷爷。

    什么?!

    爷爷在说什么呢?!

    小瑶是我的妈妈?!!

    那个红衣女鬼竟然是我的妈妈?!!!

    我幼小的身躯狠狠颤抖了一下,虽然我勉强想要支撑住身体,但还是未能站稳,扑通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满脸的失魂落魄,嘴里喃喃自语:“小瑶是我的妈妈?红衣女鬼是我的妈妈?”

    在场所有人都向我投来惊诧的目光,天上的太阳有些刺眼,我感觉脑子里晕乎乎的。这事儿对我造成的心灵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我幻想过很多次妈妈的模样,但是我永远也不会想到,我的妈妈竟然是……一个女鬼!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拼命抓扯着头发,情绪激荡,大颗大颗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是惊讶吗?是难过吗?是感伤吗?还是激动吗?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此时此刻,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啊——”我突然仰天长啸,将心中的复杂情绪全部宣泄出来。

    然后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也不在乎人们惊诧的目光,径直往船尾冲去。

    后面仿佛有人在喊我的名字,但是我听不见了,什么也听不见了,我的耳朵里只能听见呼呼风声,我跑得好快好快,一口气冲到船尾,突然双膝一软,重重地跪倒在地上,双手撑着身体,牙关紧咬着嘴唇,任由泪水在脸上蔓延,一直流向天边。

    “男子汉大丈夫,眼泪怎么就这么不值钱呢!”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但是这声音中又带着一种饱经风霜的成熟。

    我不用回头也知道,说话的肯定是我的好基友,蔡四喜。

    “你来做什么?”我赶紧擦了擦眼泪,我不想让这小子看见我狼狈的模样。

    也不知道四喜这小混蛋是不是有心气我,居然回答我:“我特意赶来看你哭鼻子的样子!”

    我吸了吸鼻子,没好气地说:“难道你没哭过鼻子吗?”

    “哭过!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四喜背着双手,一副老成的样子。

    我翻了翻白眼:“大哥!你也才八岁而已!别说的自己跟八十岁似的!”

    “其实吧,我挺羡慕你的!”四喜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羡慕我?我看你是存心埋汰我吧?”我真想把这小子一脚踹入江中。

    “我说真的!不是埋汰你!不管怎样,你总算见着了自己的妈妈吧!而我呢?从我记事起,我就没见过妈妈!妈妈这个词语好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说到这里,四喜微微叹了口气,显得很伤感。

    “哎!羡慕个屁!”我也跟着叹了口气:“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妈妈,却发现妈妈是个……鬼……你能理解那种心情吗?早知道是这样,我……我宁愿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妈妈!”

    “也不知道这样说!”四喜道:“她成为厉鬼其中必定有些原因!但无论她是人还是鬼,她始终都是你的妈妈!而且即使她变成厉鬼,我想她也是深深爱着你的!你忘记了吗?刚才她抚摸你脑袋的时候,她在哭!”

    我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四喜这番话莫名戳中了我的泪点,我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是呀!

    无论她是人是鬼,她终究是我的妈妈,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母爱如山!!

    即使成为厉鬼,妈妈仍然记得我,她流出的血泪充分说明,她还爱着我!深深地爱着我!

    我终于明白刚才我的心情为什么会那般复杂了,那是因为在我的心中,始终把她当成一个鬼,而没有当成自己的妈妈!

    四喜这番话登时令我释然了,我双手卷成喇叭状,对着滔滔江水大喊三声:“妈妈!妈妈!妈妈!”

    稚嫩的声音在江面上飘荡,妈妈,你能听见吗?你能听见儿子的呼唤吗?你能听见儿子对你最深切的思念吗?

    妈妈!

    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字眼,这个我从小就深藏在心中的字眼,今时今日,我终于喊出口了!

    四喜大概是被我的情绪感染了,站起来跟着我一块儿叫喊:“妈妈!妈妈!妈妈!”

    两个年幼的孩子,对着一望无垠的江面喊着妈妈。

    虽然感觉有些凄苦,但我们的内心却是火热的。

    我回身看着蔡四喜,充满感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谢你,兄弟!”

    “我跟你又不是很熟!”蔡四喜乜了我一眼。

    “哎呀,别害羞嘛,来,抱一个!”我张开双臂,从此刻开始,我已经在心里把蔡四喜当成我最好的兄弟。

    蔡四喜往后退了一步:“走开啦!我要叫非礼的!”

    “你叫吧!你叫吧!叫破了喉咙也没人来救你!”我死皮赖脸地贴了上去。

    蔡四喜眉头紧皱:“你个大男人,恶心不恶心呀!”

    蔡四喜这个闷葫芦,今天第一次和我说了那么多话。

    我真心真心很感谢他,如果不是他的开导,我真不知道该怎样调整自己的心态。

    “你们两个之前不是还吵吵闹闹么?现在变得这么好了?”虎子和爷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后。

    “怎么样小七,情绪平复了吗?”虎子问我。

    我微微笑了笑:“好多了!多亏四喜的开导!”

    爷爷走到我面前:“小七,你不是很想知道关于你爸妈的事情吗?爷爷今天就把所有事情告诉你!你有心理准备吗?”

    我点点头,其实我非常迫切地想要知道关于爸妈的事情,我爸去了哪里?我妈又为什么会变成厉鬼?他们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萦绕在我心头多年的疑问,今天我一定要知晓答案!

    我们四人席地而坐,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虎子叔变戏法似地从背后拎出一瓶美酒,搓了搓手道:“这是在船舱里拿来的,他们说这玩意儿叫做香槟!外国牌子,据说价钱不菲,我们也来整两口尝尝!”

    这瓶香槟酒在我们四人的手里轮换传递,很快就见了底。

    虎子咂咂嘴巴:“娘咧!这洋玩意儿还没二锅头好喝!”

    爷爷习惯性地从背后取出旱烟杆,在地上磕了磕,然后往里塞了点烟丝,点燃,吸了一大口,烟雾在苍老的脸上弥漫,就听爷爷幽幽叹了口气:“这事儿还得追溯到十年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