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中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7本章字数:3088字

    红衣女鬼的事情告一段落,因为跟其他三个家族闹得有些尴尬,我们也没有在何家过多逗留,乘船返回宜都之后,爷爷跟何老作别告辞。

    爷爷既然要走,虎子叔也不愿意留下,跟爷爷一块告别何家,踏上回家的归途。

    我们披着晚霞出发,黑色的送葬船很快在血红色的江面上化作一个黑点。

    跟黄家和卢家前来的船只相比,我们所乘坐的送葬船多少显得有些寒酸,但又非常特别。

    我们虽然没有黄家、何家、甚至是卢家富有,但是我们也能够骄傲地带着尊严离开。

    夕阳的余晖照进船舱,船舱里还有很多食物,都是那支送葬船队送来的。

    虎子叔负责开船,四喜在甲板上逗弄黑子,黑子盘绕着送葬船左右飞舞,时而扎入水中,带起飞溅的水珠。

    “爷!倘若以后再接到鱼骨令,你还会去吗?”我问爷爷。

    “去!当然要去!”爷爷回答的斩钉截铁。

    “可是……”我抿抿嘴,不悦地说:“可是除了虎子叔以外,我一点也不喜欢其他人。他们那种狗眼看人低的态度,想着就来气!再说了,这次你跟他们的关系也闹得有些僵,以后大家各走各路,才不要去帮他们呢!”

    爷爷板起面容:“胡说!小七,你怎么能有这种思想?五族同盟是老祖宗立下的规矩,这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整条长江上的安宁,怎么能说散就散呢?那要是真的散了,长江上将永无宁日!还有,换句话讲,如果有一天需要求助的是我们呢?我们耿家实力最为薄弱,难道我们就不会有求助别人的时候?”

    爷爷一席话说的我哑口无言,我涨红了脸,细细一想,刚才自己说的话确实是太幼稚了。

    “对了,爷!”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之前我完全把这个问题遗漏了:“我妈在怀孕的时候就已经……已经死了……那她……是怎么生下我的?”

    爷爷吁了口气:“我没有找到你爸爸耿熠的尸体,只找到了小瑶的尸体,当时我将小瑶从水里打捞起来的时候,她整个身体都已经僵硬了。我原本想把她好好埋葬的,但也许是老天爷不让我们耿家绝后,就在埋藏她的时候,我竟意外地发现她腹中的胎儿尚未断气!”

    说到这里,爷爷扭头看着我:“母体已死,你却未死,你是从母亲的尸体里面出世的,属于天生鬼胎,所以这也是你命中缺少一魂的原因!当时你妈妈怀着你还不到九个月,你能存活下来本身就是个奇迹!”

    以前我问爷爷为什么我天生会缺少一魂,爷爷总说跟我的母亲有关,原来竟是这么回事,没想到我居然还是一个鬼胎。

    天色渐渐昏暗下去,虎子进舱张罗着吃饭。

    四喜把手指放进嘴里,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召唤黑子回来。

    就在这时候,忽听嗖的破空声响,一支弩箭闪电般激射而至。

    “黑子,小心!”四喜纵声疾呼。

    黑子也不是普通鱼鹰,灵性过人,翅膀凌空一折,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那支弩箭。

    当!

    爷爷一把推开我,弩箭贴着我的头皮飞过去,一下子钉在我们吃饭的小方桌上。

    弩箭长约三寸有余,箭尾有翎,在桌上嗡嗡颤抖着,可见劲道之大。

    “妈的!谁敢偷袭我们?”虎子勃然大怒,衣袖一甩,飞身跃出船舱,像截木头桩子,傲然挺立在甲板上。

    四喜指着正前方说道:“义父,弩箭是从前面射过来的!”

    天色昏暗,入夜的江面上飘荡着一层薄雾,我们不太看得清前方的状况。

    虎子暗运内力,声音远远传递出去:“前方是哪路点子,速速报上名来!”

    回答虎子的只有潺潺流水声,前方水面一片寂静,没有人声。

    虎子有些怒了:“前面的人听着,老子是金沙江巡江人蔡浒!我不管你是哪路点子,要是敢找老子的麻烦,老子一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这一次,回答虎子的却是漫天箭雨。

    但闻嗖嗖嗖的破空声响,十数支弩箭就像飞蝗一样,尽数射向虎子。

    虎子勃然大怒,追魂剑出手,划出一道道飞旋的流光,将那些弩箭叮叮当当全部挡了下来。

    虎子手腕一抖,追魂剑迸发出一团青色剑气,发出嗡嗡声响。

    爷爷让我呆在船舱里面,然后抽出定尸笔,也纵身跃上甲板,与虎子相互而立。

    残阳一点点歼灭,黑暗笼罩夜空,一弯冷月升了起来,江面上泛起朦胧的银辉。

    十数个黑点自朦胧的银辉中缓缓显现出来。

    那是十数艘黑色的乌篷小船,就像十多具黑色的棺材,阴气森森,在江面上一字儿排开,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乌篷小船的篷顶上插着一杆黑色的标旗,河风吹得旗帜猎猎作响,旗帜上面有一个白色的渔网图案,与黑色的旗帜形成鲜明的对比,显得格外突出。

    这种模样的乌篷小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哪里见过呢?

    啊!

    我想起来了,在回漩沱的时候,那个打渔子的黑衣人,乘坐的便是这样的乌篷小船。

    我的心中猛然一惊,莫非拦住我们去路的正是打渔子门人?他们这是做什么?报仇吗?

    “哼!”爷爷冷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九流派当中的打渔子!”

    虎子皱起眉头:“三爷,你跟打渔子有过节?”

    爷爷说:“之前有个打渔子门人在宜宾作怪,被我废了武功,有可能他们是来寻仇的!”

    虎子道:“三爷,你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看打渔子这阵势,很明显是事先埋伏在这里的,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航行路线?”

    爷爷面沉如水,脸颊很不自然地抽搐了两下:“我们的行踪被人泄露了!”

    虎子大惊:“你的意思是……有人出卖了我们?将我们的行踪泄露给打渔子?”

    爷爷沉重地点点头。

    虎子气得浑身发抖:“妈的!有谁知道我们的行踪?难道……难道是何家人?”

    我们的行踪被人泄露,除了何家以外,谁还知道我们的行踪呢?要不是黄家?抑或是卢家?反正这三个家族都有可能。可是,我想不明白,我也不敢相信,大家同是巡江人,他们为什么要出卖我们?

    “狗日的!”虎子狠狠跺了跺脚:“三爷,待我们离开这里,我一定要掉头回去问个清楚!”

    十数艘乌篷小船渐渐围拢上来,呈一个扇形的包围圈逼近。

    每艘乌篷小船上面都有两个打渔子门人,一前一后,后面那人负责掌舵,前面那人高举着精钢闪烁的弩弓,就像狙击手,冷冷瞄准我们。这些人全都是清一色的黑衣劲装,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他们的眼神犀利如刀,在黑暗中发出野兽般的光芒,看样子全是打渔子门下的精锐好手。

    沉寂。

    死一样的沉寂。

    空气变得非常凝重,我的掌心已经溢满冷汗。

    当乌篷小船靠近送葬船的时候,十多个黑衣人整齐划一地放下弩弓,齐刷刷从背后抽出一把月牙形状的弯刀,刀刃非常锋利,反射着冷冷月光,让那刀刃看上去就像一条极细的银线。

    不知是谁吹了个响亮的口哨,那十多个黑衣人像是得到了进攻指令,同时发一声喊,全部跃上送葬船甲板,将爷爷和虎子团团围住,双方立刻爆发出一场激战。

    叮叮当当!

    兵器相交,迸溅出耀眼的火星。

    刀光霍霍,仿佛把那天上的月亮都给斩碎了。

    爷爷和虎子不愧是一流高手,即使陷入敌人的围攻,两人也是从容不迫,逼使那些黑衣人一时片刻都无法靠近。

    “呀——”一个黑衣人呼喝着抢上前来,抡刀劈向爷爷后背。

    爷爷但闻劲风声响,心中早有防备,也不回头,定尸笔凌空飞旋,反手挡在背后,当的一声,硬生生架住了那把弧月刀。紧接着,爷爷迅速转身,定尸笔画了个圈,黑衣人手中的弧月刀咣当落地。爷爷欺近一步,定尸笔在黑衣人身上连点三下,黑衣人身上腾起三团血雾,惨叫着跌入冰冷的江中。

    而另一边,虎子叔出手更不留情,追魂剑出,每出一剑,必杀一人。

    但见剑光飞旋,虎子从两个黑衣人中间穿梭而过。

    两个黑衣人就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登时就僵住了。

    哐当!

    他们手中的弧月刀无力地落在地上,两人的脖子上都出现了一条极细的血线。然后那条血线迅速裂开,变成深邃的血口,滚烫的鲜血直接从血口里面飚射出来,犹如在空中绽放的血色花朵。

    扑通!

    两个黑衣人同时跪倒在地上,就那样直挺挺地死掉了。

    “船舱里还有两个小孩,把他们也杀了!”敌人发现了我和四喜,两个黑衣人提刀冲进船舱,砰地踹翻了木头方桌,举刀便向我们当头斩落。

    生死关头,我的斗志也被激发出来,就地一滚,躲过当头一刀,起身一拳击中黑衣人腰眼,黑衣人捂着腰眼蹬蹬蹬后退几步,眼睛里透露出惊怒之色:“小兔崽子!”

    我心中暗叫可惜,如果我的劲力足够强大,这一拳就算不能要了黑衣人的命,也足以令他倒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