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伤痕,男子汉的勋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7本章字数:3056字

    “老子要宰了你,受死吧!”黑衣人再次挥刀冲了上来,之前他低估了我的战斗力,挨了我一拳,感觉很没面子,所以非常的愤怒。

    这一次,黑衣人的刀法非常凶猛,我躲闪的也非常吃力。

    狭小的船舱限制了黑衣人的发挥,这样的环境对年幼矮小的我反而比较有利。

    我施展出滚地战术,一直在黑衣人的脚下灵活地左闪右躲,黑衣人一时半会儿竟拿我没有办法。

    砰!

    黑衣人高举弧月刀,却不慎把渔灯砸爆了,玻璃碎片洒了一地,船舱里一下子变得漆黑无比。

    我就地一滚,顺手摸到了一块玻璃碎片。

    一股狠意自心中升起,我咬紧牙关,将手中的玻璃碎片狠狠插入黑衣人的右脚脚踝。

    “啊呀——”黑暗中传来黑衣人痛苦的吼叫,他的跟腱被碎片割断,翻身重重地摔倒在船舱里。

    这家伙哀嚎连连,基本上已经成了一个废人,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不过在疼痛的刺激下,这家伙状若癫狂,胡乱挥舞着弧月刀,我也不敢靠近,只能与他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这个时候,我听见微弱的呼救声:“七……小七……”

    我回头一看,只见四喜被另外一个黑衣人按压在船舱的窗棱上面。

    那个黑衣人左手掐着四喜的脖子,右手挥刀,就要朝着四喜的脑袋斩下去。

    这一刀要是落下去,四喜的小命可就没啦!

    千钧一发之际,我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考虑,再次抓起一块玻璃碎片,飞身跃起,将那玻璃碎片用力刺向黑衣人的后颈。

    噗嗤!

    玻璃插入皮肉,直接没入了黑衣人的后颈窝。

    黑衣人浑身一颤,整个人顿时变得僵硬了。

    他缓缓转过身来,露在外面的眼珠子迸射出惊讶且恼怒的目光。

    这家伙并没有倒下,而是提着弧月刀,带着凶悍的眼神,一步步朝我逼近。

    浓烈的杀气压迫的我喘不过气来,我连连后退,很快就被逼退到一个角落里,已经退无可退了。

    黑衣人慢慢举起弧月刀,我近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心想这次我是交代在这里了。

    谁知道,停顿了好几秒钟,弧月刀也没有落下,我的身上也没有传来疼痛的感觉。

    我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就看见那个黑衣人的身体摇晃了两下,然后朝我迎面扑倒下来。

    哎呀!

    我被黑衣人重重地压倒在地上,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碎裂了。

    那个黑衣人沉重的就像猪一样,趴在我的身上一动也不动。

    我伸手探了探黑衣人的鼻息,心中打了个激灵,妈妈呀,这家伙居然……居然已经死掉了……

    呼!

    我长吁了一口气,这家伙还真会装腔作势,吓死老子了。

    我挣扎着从黑衣人的身下爬了起来,用脚踹了踹黑衣人的尸体,脑海里一片空白,我杀人了?!我居然杀人了?!

    我还在发神的时候,四喜走了过来,俯身拾起之前掉落的夺魄剑,来到那个跟腱断裂的黑衣人面前。

    唰!

    剑光一闪即逝,黑衣人的叫喊声戛然而止,一朵妖艳的血花在黑暗中绽放。

    四喜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提剑来到我面前:“小七,谢谢!”

    四喜脸上满是血迹,原本俊俏的小脸蛋儿现在却显得分外狰狞。

    等我们相互搀扶着走出船舱的时候,外面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

    爷爷和虎子叔傲然挺立在甲板上,甲板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多具黑衣人的尸体,到处都是飞溅的血迹和散落的兵器。

    夜风微凉,仿佛在轻轻诉说着凄怆。

    “义父,你……受伤了?”四喜满脸关切地看着虎子,一缕血水顺着虎子的左手臂滑落,吧嗒吧嗒滴落在地上。

    虎子一脸傲气地说道:“这点小伤,不碍事的!四喜,小七,你们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没有!”四喜摇摇头,将所有功劳都推给我:“小七表现的非常勇猛,干掉了两个敌人!”

    “真的吗?”虎子微微有些惊讶。

    我挠了挠脑袋:“呵呵,运气!运气而已!”

    虎子赞赏道:“能够干掉两个与自身实力相差那么大的敌人,这绝非运气能够做到!小七,你的潜力很大呀!”

    四周那些乌篷小船已经迅速退去,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

    虎子充满霸气的声音远远飘荡出去:“回去告诉你们主子,要是他不服气,继续派人来战!”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把船舱收拾干净,那些黑衣人的尸体被虎子叔一脚一个,统统踹进江里。甲板上的血迹也被我们冲洗干净了,空气中的血腥味明显没有刚才那么浓郁了。

    好不容易收拾妥当,我们疲惫不堪地倒在船舱里,我感觉自己都快要虚脱了,脚下像是踩着棉花糖。

    四喜找出一个备用的油灯,光亮虽然有些昏暗,但总算可以凑合着照明。

    虎子脱下外衣,露出精壮的身板,他的左手小臂有一条血口。敌人的弧月刀非常锋利,虎子手臂上的皮肉都翻卷了起来,入口极深,看上去怪吓人的。

    伤的这么严重,虎子居然还说这是小伤,他可真是一个铁打的汉子呀!

    我不由得对虎子叔更加的肃然起敬。

    四喜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找出一个急救箱,替虎子处理伤口。

    虎子叔确实勇猛,直接打开一瓶白酒,咕咚咚灌了一大口,噗地喷在伤口上,就当是消毒了。

    酒精刺激伤口,那种痛楚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但是虎子却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份豪迈的气魄实在是令人叹服。

    四喜取出针线,麻利地穿针引线:“义父,我现在帮你缝合伤口,你忍着点!”

    虎子咧嘴一笑,自顾自斟上一杯白酒,一口接一口喝了起来。

    虎子的性情确实坚韧,都不用麻药的,伤口很快就缝合上了。

    虎子轻轻挥了挥手,看着手臂上那条蜈蚣状的伤痕:“唔,缝得不错!挺漂亮的!”

    我一脸讶然地望着虎子:“这也叫漂亮?”

    “当然!”虎子举起手臂在我面前晃了晃:“小七,你记住,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

    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

    我的心猛地一颤,登时感觉热血沸腾,以至于在后来的整个人生里,虎子叔这句话都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底。

    刚才的激战确实让我们感觉到疲惫,我们简单吃了点食物以后,就各自倒在船舱里睡着了。

    送葬船轻轻晃荡着,就像妈妈的摇篮。

    我终于知道,梦境中那个神秘的红衣女子,就是我的妈妈!

    之前每次做梦我都会恐惧的醒来,但现在我却一心想要在梦中遇见她。

    只不过,我越是想在梦里见到妈妈,但梦境越是苍白,仿佛这一夜我根本就没有做梦。

    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估摸接近下半夜的时候,我们被一阵奇怪的乐曲声惊醒了。

    “妈妈!”我翻身坐了起来,大口喘息着。

    凝神倾听,发现那奇怪的乐曲声是从远处的江面上飘荡而来。

    我打开窗户,探头往外看去。

    只见月华如水,江面上一片幽光闪烁,如梦似幻。

    远处朦胧的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两盏渔火,而那渔火的光芒竟然是诡异的墨绿色,如同怪物的眼睛,在远处冷冷盯着我们。

    我打了个激灵,赶紧缩回脑袋:“爷,是不是打渔子的人追上来了?”

    爷爷目光炯炯,脸色凝重:“我觉着不太像!”

    不是打渔子的人?

    那又会是谁呢?

    “……我看他忠厚老实长得好,身世凄凉惹人怜……他那里忧愁我这里烦闷,他那里落泪我这里也心酸……看天上,阴森森寂寞如牢狱……看人间,董永他将去受熬煎……守着这孤单岁月何时了,今日我定要去人间……”

    我们竖着耳朵凝神倾听,虽然我听不懂唱的是什么内容,但我却知道唱的是戏剧。

    虎子微闭着眼睛,摇头晃脑,手指在桌上轻轻敲打着节奏:“这是《黄梅戏》当中《天仙配》的选段,名叫钟声催归……”

    我的心登时就沉了下来,很明显,来人并不是我的妈妈。

    妈妈的歌声优美婉转,从来没唱过这样的戏曲,而且唱戏的虽然也是女声,但是这个女声却非常尖锐,鬼气森森,就像从地狱里飘出来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浑身的鸡皮疙瘩止不住往下掉。

    我很难理解虎子叔的情趣,在这种声音之下,他怎么还能摇头晃脑,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一曲唱罢,江面上冷冷清清,又恢复了之前的死寂。

    而这种死寂,却让我们感到莫名地心慌和不安。

    砰!

    虎子叔突然睁开微闭的眼睛,手掌在桌上猛地一拍,冷喝道:“之前来了个打渔子,现在又来了个高台门,今晚还真他娘的热闹!”

    我的心猛地咯噔一下,高台门?!

    我涩声问道:“虎子叔,这个高台门是不是九流派当中唱戏的那一派?”

    “正是!”虎子颔了颔首,转头看着爷爷:“三爷,我看这事儿可不是单纯的寻仇呀!这九流派根本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这是有人想置我们于死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