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巫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7本章字数:3009字

    吧嗒吧嗒,唔唔唔,吧嗒吧嗒,唔唔唔……

    一碗米饭很快就被我扒拉的见了底,我的嘴角粘着饭粒,高举饭碗:“小喜子,再来一碗!”

    两天没吃任何东西,再加上刚刚还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打斗,我确实是饿坏了,我感觉我现在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

    最后,我扒拉了三大碗米饭,还整了半杯白酒,小脸蛋绯红绯红,真可谓是酒足饭饱,肚子涨得鼓鼓的,活像一只小蛤蟆。

    我和四喜并排坐在甲板上面,河风拂面,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我打了个饱嗝,一脸真诚地说:“四喜,谢谢!”

    “谢我做什么?”四喜目不斜视。

    “在我最难过无助的时候,是你向我伸出援手!我当然要感谢你!”我很诚恳地说。

    “别说的那么矫情!我可没有向你伸出援手,我只是看不惯你懦夫的样子!你不是应该恨我才对吗?在你最难过的时候,我还用最尖锐刻薄的话语伤害你?”四喜一脸淡然。

    我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我知道四喜这家伙的性格,外冷内热,表面看上去冷冰冰的,其实内心还是很温暖善良的一个人。虽然他刚刚的讥讽令我非常火大,虽然他刚才还跟我干了一架,但是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便明白了,其实四喜之所以会那样做,纯粹是为了激励我站起来。我很感谢他,因为不管怎样,他真的让我重新站起来了。

    没有了爷爷,可是生活依然要继续。

    我一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要让自己变得强大,我要让那些害死爷爷的混蛋得到惩罚!

    “这是到哪里了?”我问。

    “已经进入三峡了!”四喜说。

    “到三峡了吗?”我抬头四顾,发现两岸山壁险峻,郁郁葱葱,翠绿色的山影倒映在江面上,如同走进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山还是那座山,江还是那条江,可惜人却不是当初的那些人,短短几天时间,仿佛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我幼小的心灵,也仿佛在一夜之间变得成熟,变得坚强。

    有句话说得好,自己不坚强,懦弱给谁看。

    终有一天,我要让全世界都看见我的坚强。

    几天前,我们一行四人还说说笑笑从三峡而过,还在三峡上面碰上了一支送葬船队,我们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对前路充满了喜悦。

    然而,我真是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一趟荆江之行竟然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朝思暮想的妈妈变成厉鬼,我们被人设计埋伏,最亲爱的爷爷战死,我真不知道仅仅才十岁的我,该怎样去承受这无法承受的事实?

    突突突!

    送葬船往岸边靠去。

    “为什么靠岸?”我奇怪地问。

    “巫峡到了!”四喜说。

    我更加疑惑:“为什么到了巫峡就要靠岸呢?”

    四喜盯着我的眼睛:“小七,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

    分别?!啥?!等等!四喜这小子居然跟我说分别?什么意思?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愣愣地看着四喜,小心肝猛地一颤:“你们想要丢掉我?”

    “不是丢掉你!”虎子叔熄灭发动机,来到我身后。

    “那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四喜说要在这里跟我分手?”我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刚刚沉寂下的心又变得凌乱狂躁起来。在我的心里,四喜和虎子叔是我最后的两个亲人,如果连他们都要抛弃我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活下去。

    虎子叔摸了摸我的脑袋:“三爷叮嘱过我,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将你平安送到巫山!”

    “送我到巫山做什么?我在巫山无亲无故的!”我很诧异。

    虎子叔说:“三爷说了,巫山有一户姓颜的人家,当年得到过他的帮助,所以他想把你送到那户人家,让他们照顾你成长!”

    “我都没见过颜家人,跟他们都不熟,跑到别人家里去做什么?我要回家!我要回河口村!”我大声抗议着,我不想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想念河口村,想念那个熟悉的农家小院,那里毕竟是我生活了十年的地方。

    “小七,你不能回去!”虎子叔斩钉截铁拒绝了我的要求。

    “为什么?河口村是我的家,为什么我连回家的权利都没有呢?”我急得跳了起来。

    “九流派的人既然想杀我们,就没打算轻易放过我们,倘若你独自回到河口村,万一九流派的人找上门来怎么办?你能应付吗?”虎子叔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我抿了抿嘴唇,低下脑袋,很没底气地说了两个字:“不能!”

    “小七,这是你爷爷的决定!作为你爷爷来说,肯定有他的考虑。作为虎子叔来说,必须遵从你爷爷的叮嘱。作为你来说,我认为你应该听从你爷爷的决定!”虎子叔说。

    我搓着双手:“爷爷为什么要把我交给素不相识的一家人?不让我回河口村可以,虎子叔,让我跟着你们吧,我跟你们回金沙江!你们是我最后的亲人,我想跟着你们一起生活!”

    虎子叔听得一阵心酸,一把将我拥在怀里,宽厚的胸膛让我感觉到无比踏实。

    “小七,不是虎子叔不想带着你,是因为虎子叔自己都身陷险境,你跟着我很不安全!”说到这里,虎子轻轻拍了拍我的脊背:“好啦,时候不早了,我们上岸吧!”

    我的心情很不好,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

    四喜快步追上来:“小七,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要知道,这是三爷的决定,义父他也是为你好,希望你不要怨恨我们!”

    我勉强苦笑了一下:“我怎么会怨恨你们呢?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我只是一时半会儿不能接受罢了!毕竟,要让我突然去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家生活,心里怎么着都是空落落的,没有底!”

    四喜舒了口气:“你能这样想,那就最好不过了!放心吧,既然是三爷亲自指定的人家,说明三爷对那户人家有着绝对的信任,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但愿吧!”我叹了口气:“我真希望自己现在是二十岁,三十岁,这样我就不用依靠任何人!我能靠自己的能力存活下去!”

    “时间很快的,也许当我们再见的时候,你已是翩翩少年郎了!”四喜搂着我的肩膀。

    “小子,你也要好好活下去,九流派的人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我很担忧九流派的人穷追不舍,虎子和四喜日后的处境会很危险。

    “放心吧,这个我们理会的!”四喜点点头。

    “你小子一定要勤加练功,你的根基不错,日后必定能成为超一流的高手!”我说。

    四喜翻了翻白眼:“我感觉这话你应该对自己说吧!你可要记住,我是很勤奋的,功力必定会与日俱增,日后我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千万别被我揍得满地找牙!”

    我笑了笑:“好!看看到时候谁被谁揍得满地找牙!”

    “哎!不过我可事先声明,下次不许再扯头发!跟个无赖打架似的!”四喜说。

    “嗯!下次绝对不扯头发!下次我……抓鸡鸡!”我突然一招“仙人摘桃”,气得四喜大骂:“耿小七,小小年纪你不学好,你个臭流氓!下次必须再加一条规则,不准攻击裆部!”

    巫山县位于重庆市最东端,三峡库区腹心,素有“渝东门户”之称,地跨长江巫峡两岸,东邻湖北巴东,南连湖北建始,西抵奉节,北依巫溪,县城位于大宁河与长江交汇处。

    当然,我们这次去的并不是县城,而是山里,距离县城很远的山里。

    日暮时分,我们终于抵达了那户颜姓人家。

    这里的自然环境,顿时让我的心凉了半截。

    这是一座深藏在大山深处的原始小村落,村落在一个山凹里面,稀稀落落有几十户人家,这里的交通极其闭塞,根本就不通车,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自己的双腿。抬头四顾,村落四周全是挺拔高耸的山崖,还有蔓延起伏的绿色森林。在这里完全感受不到一点现代化的气息,落后,原始,古老,是这座小山村的真实写照。

    我好不容易在心里燃起的一点希望,又再次熄灭了。

    我郁闷地皱着眉头,亲爱的爷爷怎么……怎么忍心把我送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了?

    村子里一年四季几乎都很少有外人进来,所以当我们走进村子的时候,很多村民都像看稀奇一样地看着我们。

    虎子叔上前询问一番,带着我们来到村落最西边,终于找到了那户颜姓人家。

    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农家小院,四周围着篱笆,屋子是用竹子搭建的那种吊脚楼,造型别致,形态古朴。院子后面有一大片竹林,山风一吹,那片竹林便哗啦啦作响。

    这里风景虽美,但是浓浓的陌生感却压抑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沉默着不说话,难过地想,这里将是我接下来生活的地方。

    “屋里有人吗?”虎子叔礼貌地叩响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