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死胎(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7本章字数:3007字

    院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对中年夫妇。

    他们穿着非常朴素的布衣布裤,那装扮跟我们汉族人的服饰不太像,有点像少数民族。

    男主人叫颜乌骨,很奇怪的名字,面膛黑黝黝的,五官很端正,身形削瘦,却感觉很有精神。

    女主人的姓氏也很独特,姓那,名叫那赫朵,乌黑的长发盘成漂亮的发髻,耳朵上挂着杯口大小的银制耳环,脖子上戴着漂亮的银饰项链,形态婀娜,很有风韵,身上散发出一种山村女人特有的野性美。想必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令人眼羡的大美人。

    虎子上前说明来意,得知是耿三爷的孙子,颜氏夫妇将我们热情地迎进吊脚楼。

    屋子里亮堂堂的,弥漫着一股草药味。

    环顾四周,发现靠墙的木柜子里面放着许多中草药,透过窗户望向后院,后院的院落里面摆放着一溜簸箕,里面全是晾晒的各种草药,我也叫不出名字。看样子,这颜家竟像是开医馆的。

    果不其然,就听男主人颜乌骨自我介绍道:“我们世代都居住在这座落日村,我们夫妇俩负责给村里人行医看病,所以屋子里才会有这么多的草药!”

    “落日村?好奇怪的名字!”虎子说。

    “是呀!”女主人那赫朵端上一盘果蔬,接口说道:“每当太阳落山的时候,就会从村子这方沉下去,所以叫做落日村!”

    夕阳西沉,一抹残红斜射进窗棂,果然看见火红色的夕阳从村子上方缓缓沉下去。

    夜幕慢慢升起,一片万籁俱寂,山崖之上偶尔传来几声鸟叫,更添静谧之感。

    颜氏夫妇热情地张罗了一桌子饭菜,都是些特色的乡村野味,琳琅满目摆了一大桌。

    我们这两日风餐露宿,丰盛的菜肴馋得我们直流口水。

    有风干的手撕牛肉,有碳烤的野兔,有红烧的野鸡,还有跟野菜一块儿清炖的鱼汤,香气扑鼻,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颜乌骨抱出一个酒坛子,揭开泥封,将一个用竹子做成的筒勺伸入坛里,舀出一筒清洌洌的美酒。那酒水干净透亮,没有一点杂质,也没有刺鼻的酒味,反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颜乌骨给虎子盛上一碗:“这是我自己酿造的清酒,用三十二味中草药调和而成,活血补气,固本培元!”

    虎子是个酒虫,端起青花瓷碗,咕咚咚仰脖喝了一大口,擦着胡子上的水渍赞叹道:“爽!好酒!果真是好酒!”

    “叔!给我整一碗!”我将瓷碗递到颜乌骨面前。

    颜乌骨看了我一眼,微微一怔,随即哈哈笑道:“好气魄,叔喜欢!”

    颜乌骨给我斟了满满一碗清酒,然后自己斟上一碗,双手捧起瓷碗,大声说道:“来!这第一碗酒,敬三爷的!三爷当年最爱喝我酿造的清酒,最高纪录一个人一次喝了三斤!只可惜,三爷他……再也喝不到了!”

    说到这里,颜乌骨的眼眶倏地就红了,他端起瓷碗,将碗中清酒一饮而尽。

    颜乌骨重重地放下瓷碗,转头看着我:“小七,你是三爷的孙子,也就是我的孩子,到我这里就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三爷的恩情咱们颜家没齿难忘,叔一定会好好照顾你长大的!”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颜乌骨这番话还是让我的心里暖暖的,消除了我心中的那种陌生感。

    爷爷既然能够放心将我托付给颜氏夫妇,说明他对颜氏夫妇有着足够的信任。颜氏夫妇肯定是善良的好人,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我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有点迷恋上酒精的味道。

    四喜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酒过三巡,虎子问颜乌骨:“颜兄,话说你跟三爷是怎么认识的?”

    颜乌骨放下筷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事儿说来还有番故事,让我媳妇跟你说吧!”

    那赫朵点点头:“耿三爷是我们夫妇的救命恩人呐!不!确切地说,应该是我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

    “哦,不妨说来听听!”虎子也放下筷子。

    时间回溯到十二年前。

    那个时候,那赫朵刚刚怀孕。

    孕期十月,一切都很正常。

    乡下人生个孩子没有城里人那么讲究,也没有那么复杂,生孩子对于乡下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事。因为医疗条件有限,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请接生婆来接生。

    颜乌骨虽然是个赤脚医生,不过对于接生他也不太在行,而且村里人有讲究,老婆生孩子,老公不能亲自接生,否则会走背运的。

    接生婆是一门神圣的职业,落日村也有一个接生婆,她从二十岁开始帮人接生,一直干到六十岁,经她双手接生的婴儿没有上千也有上百,接生经验可以说是非常丰富的,比正规医院的专业医生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姓龙,所以村里人都亲切地称她为龙婆。

    龙婆接生无数,造福了千家万户,但她却一直没有婚娶,膝下无儿无女。

    龙婆说她自从选择接生婆这个行当开始,她就做好了一辈子不能婚娶的打算。因为按照比较迷信的说法,接生婆一定要是纯阴之体,为了接生,龙婆放弃了一生的幸福,这种精神让所有村民都对她敬佩有加。

    那赫朵临盆,颜乌骨请来龙婆接生。

    颜家世代在落日村行医治病,也是很受人尊敬的人家,所以龙婆也不敢怠慢,忙前忙后精心准备着。

    到了预产期的前一天,龙婆早早来到颜家做好准备工作。

    龙婆先进去查看那赫朵的身体情况,颜乌骨待在卧室外面,心情又是紧张又是激动,来回踱着步子。

    一分钟过去了。

    半个钟头过去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龙婆怎么还没有出来?

    颜乌骨有些等不住了,伸手准备敲门。

    就在这时候,房门吱呀一声打开,龙婆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龙婆,我媳妇……她怎么样?”颜乌骨迫不及待地问,他见龙婆的面色有些不太对劲,心中忍不住有些惴惴。

    龙婆嗫嚅着没有说话。

    “龙婆,到底有什么事情?劳烦你能告知我!”颜乌骨有些急了。

    龙婆将颜乌骨悄悄拉到屋角,告诉颜乌骨一个极其震惊的秘密:“我刚刚替你媳妇检查的时候,我竟然没有觉察到腹中胎儿的脉象……”

    颜乌骨浑身一颤:“什么意思?”

    龙婆道:“你是医生,你应该也很清楚!根据这么多年的接生经验,我怀疑……怀疑你媳妇肚子里怀的是死胎!”

    死胎?!

    一记惊雷在颜乌骨的耳边炸响,颜乌骨无比惊诧,媳妇肚子里怀的怎么可能是死胎呢?夫妇俩日盼夜盼,终于盼过了十个月光阴,怎么即将临盆的时候,却变成死胎了呢?

    不可能!

    这不可能!

    颜乌骨连连摇头,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种奇怪的现象我也是第一次碰到!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带你媳妇去正规大医院检查看看!”龙婆说完便离开了。

    颜乌骨满心要当爸爸的欢喜在这一刻化为乌有,龙婆接生了几十年,她所说的必定没错。可是,颜乌骨怎么都想不明白,媳妇明明好端端的,怎么怀了个死胎呢?难道这是老天爷存心想让颜家绝后吗?

    颜乌骨不甘心,说什么他也要弄清楚其中缘由。

    颜乌骨带上所有积蓄,带着媳妇那赫朵连夜出山,准备去县城的医院看看。

    可是夜半三更的,哪里有船去县城呢?

    颜乌骨正自着急的时候,却发现有一艘乌篷小船经过。

    “哎!船夫!拜托!停船!哎!麻烦你捎我们一程!”颜乌骨站在江边,着急地大喊大叫,拼命挥动双手。

    小船靠岸,撑船的是一个目露精光的老叟:“这深更半夜的,你媳妇又挺着个大肚子,这是着急要去哪里?”

    “我们要赶去巫山县城!”颜乌骨一边答谢,一边将媳妇搀扶上船。

    “不可以明早再去吗?”老叟问。

    “来不及了!我媳妇快生了!我带她去县城医院做个详细检查!”颜乌骨说。

    老叟看了那赫朵一眼,缓缓撑起竹篙。

    “多谢老人家帮忙,不知尊姓大名?”颜乌骨很有礼貌地问。

    老叟捋了捋胡子:“我姓耿,大家都叫我三爷!”

    天色微明,乌蓬小船在县城码头靠岸。

    颜乌骨拿出一点积蓄给耿三爷做路费,却被耿三爷拒绝了。

    “不过是顺道而已,不用这么客气!你媳妇要生了,以后用钱的地方多得是,所以这钱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耿三爷将钱塞回颜乌骨手中。

    颜乌骨非常感动,对耿三爷千恩万谢,然后搀扶着媳妇去了医院。

    颜乌骨给媳妇挂上当天第一个号,请了县医院最具权威的一位专家进行检查。

    检查的结果几乎令颜氏夫妇崩溃,医院的结果一出来,跟龙婆所说的一模一样,那赫朵肚子里的婴儿是……死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