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小妖女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7本章字数:3051字

    然而,令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

    房门打开,里面竟然走出来一个女人!

    不!

    确切地说,是一个女孩!

    一个小女孩!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脑袋就像当机了似的,吊脚楼的主人竟然是个小女孩?!

    在我的想象中,吊脚楼的主人要不就是一个举止古怪的老头,或者是一个鹤发鸡皮,长相丑陋的老巫婆,因为只有这些古里古怪的人,才会喜欢把玩研究毒虫之类的东西。

    但是,面前的这个小女孩,怎么看都不像是这类人呀!

    小女孩估计只有十三四岁,穿着一身绫罗青衫,翩翩然宛如从童话里走出的小仙女。她的面容很清秀,瓜子脸,乌黑的头发盘成一个发髻,皮肤很美,透着水灵灵的美,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她的眼睛特别好看,又大又圆,就跟天上的星星似的,明眸皓齿。举手投足间却又散发出一种同龄人所没有的风韵。这种风韵是天生的,谁也无法模仿。

    叮当当!叮当当!

    小女孩光着小脚丫,脚踝上戴着一个银环,上面挂着几个精致的小铃铛,一走起路来,铃铛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的目光从小女孩的头顶一直看到足尖,又从足尖一直看到头顶,心里就只有一个字:美!

    是的,美!

    我从来没有见过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在我的印象中,河口村的阿清嫂就算不错了,那两个大白馒头可是让我印象深刻。

    可是阿清嫂跟这个小女孩比较起来,顿时就成了胭脂俗粉,这个小女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美,是一种天生自然,又没有沾染尘俗的超凡之美。

    我直勾勾地看着她,感觉整个魂儿都被她给勾走了。

    我也无法形容心里的那种感觉,反正就是口干舌燥,心里某个地方像是有团火在烧似的,我当时的模样肯定像极了一头绿光闪烁的野狼。

    不知不觉中,亮晶晶的哈喇子竟然流出嘴角,我整个人都看的傻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小女孩走到那口黑色大缸前面,刚好比大缸高出一个脑袋。

    她探头往大缸里面看了一眼,面露喜色地拍了拍手,自语道:“嗯,不错,数量挺多的!”

    女孩随手从大缸里抓起一条蜈蚣,蜈蚣在她的手里挣扎着,在空中卷曲成“S”形。这条蜈蚣又大又长,通身红艳艳的,一看就有剧毒。触须在女孩的指尖扫来扫去,随时都有被咬伤的可能,但是小女孩却面无惧色。

    “唔,就是你了!想想怎么吃你呢?要不油炸好了?不行,这大热天的油炸有点上火!还是炒着吃吧,正好早上掰了点竹笋!竹笋炒蜈蚣?啧啧,可以试试!”小女孩手指抚摸着下巴,一脸俏皮的模样,但是她说出的这番话却又令人毛骨悚然。

    竹笋炒蜈蚣?!

    这是什么变态菜谱?

    等等!

    我中午好像吃的是……竹笋炒肉片吧?!

    我捂了捂嘴巴,硬撑着没有吐出来。

    这个外表如此美丽的女孩,为何有吃毒虫的奇怪嗜好?

    难道她就是传说中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吗?

    我对小女孩的好感顿时变成一种莫名的恐惧,看着她微微摇曳的身姿,竟然再也看不出美感,反而感觉像是一条毒蛇在扭动。

    我的头皮一阵阵发麻,竹林深处为什么会住着一个跟毒虫为伍的小女孩?

    我想不明白,我也不敢去想,我现在只想远远离开此地。

    我刚刚一转身,就听嗤啦一声,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的衣服不小心挂在刚刚冒尖的青竹上面,一转身衣服就被竹尖挂破了。

    我自己的衣服又脏又臭,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换掉了,这套衣服是从衣柜里翻出来的,布衣布裤,大小也正好合身,谁知道这才穿了一会儿,衣服就被挂破了。

    当然,衣服破了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竹林里非常安静,这嗤啦一声响清晰入耳,那个小女孩顿时就停下了脚步。

    糟糕!

    被发现了!

    我一把扯下衣服,拔腿就想跑。

    “什么人?”小女孩清厉的喝骂声从身后传来。

    我也不敢答话,拔足飞奔。

    “给我站住!”女孩在后面厉声大叫。

    “站住?!呵呵,你当我傻呀!”我跑得更快了,双腿就跟风火轮似的,耳畔只听得呼呼风响,一溜烟就窜出十数米。

    我正跑得欢快呢,忽觉膝弯处突然一麻,整条左腿顿时没了力气,我失去平衡,哀嚎着摔了出去,把膝盖都给磨破了,鲜血淌了出来,疼得我呲牙咧嘴。

    我抱着腿弯,这才发现腿弯处扎入了一根寸长银针,银针极细,在阳光下泛着微微寒光。

    我日!

    我咬紧牙关,硬是将那根银针拔了出来。

    我正想扔掉银针,忽然看见那个女孩快步而来,我转了转眼珠子,将那根银针反手扣在掌心里面。

    小女孩莲步轻移,迅速来到我的面前。

    一股少女的清香扑鼻而来,我忍不住伸长鼻子,使劲嗅了嗅,面露迷醉之色。

    女孩冷哼一声,伸手指着我,声色俱厉:“你是谁?”

    我根本就没有听见女孩在说什么,因为我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孩身上,我与她之间的距离还不到两米,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我更是深深地被女孩的美貌所震慑。我痴痴地看着她,光是那雪白的小脚丫就足以令我血脉贲张。

    “喂!你没长耳朵吗?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在看什么?”女孩喝问道。

    “你的脚……好美……”我痴傻傻地说。

    女孩俏脸一红,登时向后飘退开两米有余,啐骂道:“你这流氓胚子,小小年纪就这么坏,长大了还得了?干脆我把你杀了,为百姓造福吧!”

    “啥?!杀了我?!”我蓦地打了个激灵,微张着嘴巴,惊诧莫名地看着小女孩:“你要杀了我?”

    “不杀你也行!要不挖出你的眼珠子吧?”女孩勾了勾手指,嘴角露出阴冷的笑意。

    我浑身一颤,心中又惊又怒,忍不住破口大骂:“你这妖女,小小年纪心肠就这般歹毒!”

    “妖女?你居然骂我是妖女?”女孩的小脸涨得通红,她很生气,刚刚发育的胸脯一起一伏,看得我的小心肝也跟着一起一伏。

    咕噜!

    我使劲咽了口唾沫,收回目光道:“一个人藏在竹林深处,成日跟毒虫为伍,还要吃什么竹笋炒蜈蚣,你这不是妖女是什么?”

    女孩冷哼一声:“你懂个屁!毒虫虽毒,但却毒不过人心!与毒虫为伍,也好过与人为伍!”

    我怔怔地看着这个女孩,年纪虽小,但说出的话语却如此惊人,满满都是人生哲理,我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女孩踏前一步,再次冷冷指着我:“快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为何会来到这里?我看你的样子,绝对不是本地人!”

    “你管我从哪里来的!我有可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也有可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本来是想回答她的问题,可是她那副颐气指使的样子让我心中不爽,于是我满嘴跑火车,胡吹乱侃起来。

    小女孩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她阴沉着脸朝我步步逼近:“我最讨厌你这种油腔滑调的小滑头!”

    我慢慢握紧掌心,待那女孩走近我的时候,我突然抬手打出藏在掌心的那根银针。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手法不对,还是使出的劲道不对,反正那根银针没有打出力量。

    小女孩侧脸一闪,银针贴着她的脸颊飞了出去。

    我的心里暗暗升起一丝悔意,我只想吓唬她一下而已,幸好银针没有伤到她,要不然在她美丽的脸蛋上面留下什么痕迹,我可真是过意不去。

    吧嗒!

    小女孩手中的那条蜈蚣突然掉落在地上,蜈蚣的身体无力地扭动了两下,很快就变得僵硬,一动不动,明显已经死透了。

    再看那个小女孩,她的指尖微微渗出几颗血珠子。

    看样子小女孩刚才躲避银针的时候,手中的那条蜈蚣趁机反击,狠狠咬了她的指尖一口。

    可是……可是为什么那条蜈蚣在咬了小女孩之后,自己却死掉了呢?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那就是一条蜈蚣,而不是一只蜜蜂。

    我惊讶地望向小女孩,这是怎么回事?蜈蚣反而被毒死了?

    小女孩像个没事人似的,吮吸了一下指尖的血沫子,看着蜈蚣的尸体摇了摇头,然后恶狠狠地等着我:“赔我的晚餐!”

    “……”我哑口无言地看着小女孩,这算是暗黑料理吗?

    小女孩蹲下身来,伸手在我的脸颊上拍了拍,回身看了一眼吊脚楼门口的黑色大缸,用充满威胁的口吻对我说道:“小子,本姑娘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再不从实招来,我就把你丢到那个大缸子里面!缸子里面有什么东西你应该很清楚,啧啧,你知不知道蜈蚣最喜欢吃鲜肉了?”

    女孩的指尖轻轻划过我的脸颊,在我脸上留下一道血印子,但我却没有半点舒服的感觉,反而感觉到一阵阵战栗。

    我紧闭着双眼,声音发颤:“拿开……拿开你的手……你这个妖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