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炼蛊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7本章字数:3120字

    这么晚颜苏拉着我去竹林做什么?

    我心中疑惑,但却没有多问,反正她牵着我小手的感觉还挺舒服的。

    我俩趁着月色往竹林深处走去,我突然有些担心,万一颜苏向我表白怎么办?我们会不会玩亲亲呢?亲亲会不会怀孕呢?哎呀,想想就挺纠结的,看来长得可爱也是一种烦恼嘛。

    颜苏拉着我,一直回到竹林深处的吊脚楼。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我疑惑地问。

    颜苏没有回答我,进屋拿了一个泥胚出来,让我帮忙把大缸封口。

    “今天是第七天,可以封口了!”颜苏说。

    我突然想起,七天前我们从这里离开的时候,颜苏说过,要让缸子里的蜈蚣充分吸收日月精华,原来今晚摸回来是做这事儿呀,我还以为她对我意图不轨呢,我都做好受害的准备了,真是遗憾呀!

    我踮起脚尖看了看大缸里的蜈蚣,那些蜈蚣密密麻麻叠压在一起,看得人鸡皮疙瘩哗哗地掉。经过七天七夜日月精华的洗礼,我发现缸子里的蜈蚣个头仿佛都长大了,而且色彩更加的艳丽斑斓。令人奇怪的是,颜苏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这些蜈蚣居然真的不会爬出大缸。

    不过有一点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蜈蚣的数量好像变少了?

    颜苏伸出手指戳了戳我的脑袋:“你傻呀!这些蜈蚣七天里都没有进食,饿极之下它们肯定会互相蚕食,大的蜈蚣会吃掉小的蜈蚣,强的会吃掉弱的,数量自然便会减少!”

    我自动脑补大蜈蚣吞食小蜈蚣的画面,感到一阵阵恶心:“咦,听上去好残忍!”

    “什么残忍?”颜苏白了我一眼:“这叫做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经过这七个昼夜的筛选,只有品种优良战斗力强悍的蜈蚣会存活下来,这也为我们淘汰了那些低劣弱小的蜈蚣品种!”

    我听得头皮发麻:“你搜集这些毒虫来做什么呢?”

    颜苏诡秘地一笑:“过两天你就知道了!好了,现在帮我把大缸搬到楼板下面去!”

    我俩呼哧呼哧沿着门外的竹梯将大缸滚进屋子,又从屋子中央的竹梯滚入楼板下面,累得气喘吁吁。

    我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现在能回去睡觉了吗?”

    “现在?开什么玩笑?活还没有干完呢,天亮时候再回去吧!”颜苏一边说着,一边从楼板上面给我扔下一把铁锹,只说了一个字:“挖!”

    “挖?!”我拿着铁锹直发愣。

    颜苏闪身一跃而下,手里同样拿着一把铁锹,她拎着铁锹在地上画了一个方框,长宽估计两米有余,然后点亮一盏油灯,回头对我说道:“挖坑!”

    “挖坑?!干嘛的?”我倍感好奇,大半夜的颜苏居然拖我到这里来挖坑。

    “问那么多干嘛!”颜苏瞪了我一眼:“别那么多废话,反正我不会把你埋了!”

    多年以后,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在那个明月高悬的夜晚,和你一起慢慢挖坑……

    一直干到天明时分,土坑已经初具规模。

    我还从来没有干过这种活,双手掌心都被磨起了血泡。

    连续三个夜晚的奋战,这个土坑终于挖好了,我从坑里爬出来,满脸尘灰。

    颜苏看了我一眼,然后指着我,哈哈大笑起来。

    我被她笑得莫名其妙:“干嘛?”

    颜苏捂嘴道:“瞧瞧你的样子,跟花猫似的!来,过来姐姐帮你擦擦!”

    颜苏掏出一张小手绢,替我擦拭着脸上的汗珠,她的动作很温柔,那手绢幽香袭人,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幼稚的想法,要是每天都能这样擦汗水,那我宁愿每天都来这里挖坑。

    颜苏把手绢递给我,自己拍拍手站了起来,一脸高兴地说:“嘿,若是让我一个人做,估计还得花上一段时间。这下好了,有你在,进度加快了不少!明晚我们便来进行最后一步吧!”

    我擦完汗水,顺手将颜苏的手绢放入衣兜。

    其实,咳咳,我是故意的。

    两小无猜,总要留点东西作纪念嘛,我相信很多人都干过这种事情。

    颜苏也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怎么的,反正她也没有问我要回手绢。

    我俩休息了一会儿,起身往回走。

    我按耐不住好奇心:“姐,明天晚上我们要来做什么?”

    几天的相处下来,颜苏非逼着我叫她“姐”,说这样显得亲切。

    我也没法,谁让她确实比我年纪大呢,只好顺从她的意思,不过姐啊姐的叫着,确实感觉挺亲切的。

    “明晚不就知道啦!”颜苏眨巴眨巴眼睛,她总喜欢这样卖关子。

    翌日夜晚,我们再次来到吊脚楼下面。

    颜苏点上一盏油灯,灯光就像黄豆一样,随风轻轻摆动着,忽明忽暗。

    面前的土坑显得阴气森森,看上去就像一个殉葬坑。

    一阵阴风吹过,我忍不住摸了摸脸颊。

    颜苏对我说:“小七,你去把五个大缸的封口全部揭开!”

    我点点头,怀揣疑惑,将五个大缸封口的泥胚全部揭掉。

    然后就听颜苏说道:“将里面的毒虫倒入坑里!”

    “啥?倒进坑里?”我猛地一怔:“这是为啥?”

    “这是在炼蛊!”颜苏嫣然一笑,来到我面前,让我合力一起推翻大缸。

    炼蛊?!

    做了这么多事情,原来是为了炼蛊,我莫名打了个冷颤。

    颜苏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个坏女人?”

    “哪……哪有!”我摇头否认,不过说实在的,我心里刚刚确实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

    颜苏道:“别否认了,我知道你就是这样想的!不过我得告诉你,蛊虫有好有坏,能够救人,也能够杀人,我炼蛊并不是为了害人!”

    “我知道!”我点点头,看着颜苏美丽的小脸,她就像个天使,永远都不可能是恶魔!

    哗啦啦!

    大缸里面的毒虫倾泻而出,就像潮水一样汇入土坑里面。

    这个缸子里装着的竟然是上百条花花绿绿的蛇,色彩斑斓,其中不少都有剧毒。

    那些毒蛇相互纠缠在一起,有的相互间已经缠成了死结,两颗蛇头就像在同用一个身子,看的人头皮发麻。

    一缸子毒蛇很快倒入土坑里面,那些毒蛇在坑里爬来爬去,不断吞吐着信子,发出滋滋声响。

    我想起古代的一种名为“蛇池”的酷刑,在一个池子里面装满毒蛇,然后把犯人丢入蛇池当中,任由毒蛇啃噬而死,最后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

    颜苏说:“原本这缸子里面少说有两三百条毒蛇,现在只剩下不足百条了!”

    “也是相互吞噬?”我问。

    颜苏点点头:“当然!”

    我想到大蛇吞食小蛇的场景,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

    接下来,我们将第二口大缸里的毒虫倒进坑里,这个大缸里面装着满满一缸毒蝎子,黑压压的一片,一下子就涌入坑中。

    土坑里立马变得热闹起来,那些毒蛇跟蝎子相遇,立即打成一团。

    毒蛇不断喷射着毒液,凶猛的毒蛇直接一口就将蝎子吞进肚里。

    但是那些毒蝎子也不甘示弱,它们挥舞着强而有力的钳爪,尾部高高扬起毒针,跟毒蛇战成一团。有的蝎子用钳爪去抓毒蛇,有的蝎子直接亮出毒针,往毒蛇身上猛扎。

    我亲眼看见一群蝎子围攻一条手腕粗细的大毒蛇,那些蝎子一拥而上,密密麻麻爬满蛇身,几乎覆盖了毒蛇的身体。毒蛇在地上翻滚挣扎,很快就变得血肉模糊,浑身上下都是毒针刺出的血窟窿,蛇皮都被蝎子给撕扯下来,往外翻卷着,不断涌出鲜血。那些蝎子还钻进蛇身里面,在血淋淋的皮肉里面大快朵颐。

    我捂了捂嘴巴,强忍着没有把晚饭呕出来。

    我憋着一口气,将剩下三个大缸里的毒虫统统倒入土坑里面。

    这才发现,原来五口大缸里面分别装着五毒。

    什么是五毒呢?

    蛇、蝎子、蜘蛛、蜈蚣还有蛤蟆。

    昏黄的灯光下,五支毒虫大军汇聚在土坑里,相互残杀吞噬,场景非常惨烈。

    浓浓的腥臭味飘荡出来,有些刺鼻。

    颜苏拉来事先准备好的一卷草席,盖在土坑上面。

    颜苏见我捂着鼻子受不了这股味儿,于是拉着我回到吊脚楼的屋子里。

    “你还好吧?”颜苏给我倒上一杯水。

    我下意识往竹盅里看了一眼,这次的水很清澈,里面没有蚂蚁。

    颜苏笑了笑:“放心喝吧,这是纯粹的山泉,没有添加其他东西!”

    我捧着竹盅咕咚咚灌了一大口,将心中的烦恶强行压了下去。

    “感觉好些了吗?”颜苏问我。

    我点点头,缓过一口气。

    我不解地问颜苏:“你这是炼制的什么蛊?”

    颜苏正色道:“金蚕蛊!”

    “金蚕蛊?这是怎样一种蛊虫?”我好奇地追问,在我短暂的十年人生中,对蛊毒这一门所知甚少,现在亲眼所见,心中自然甚感好奇。

    颜苏耐心跟我解释道:“把五大毒虫聚集起来放在一个密封的地方,让它们自相残杀,吃来吃去,七七四十九天以后,就剩下最后一只毒虫,这只毒虫无论是形态和颜色都发生了改变,外形像蚕,皮肤金黄,便是金蚕蛊了!”

    我听得寒意直冒,却又倍感好奇,七七四十九天以后,土坑里真的会出现一只金蚕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