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巫灵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7本章字数:3109字

    颜苏好奇地伸手摸了摸我的脖子,惊奇不已:“还真是神奇啊!我还以为这个胎记是你天生的呢!”

    颜苏细嫩的指尖滑过我的脖子,我还没出声呢,老九已经爽得不行不行的,咯咯直笑:“咯咯,好舒服!哎哟哟,别摸人家嘛,好害羞的呢!”

    颜苏收回手,嗔骂道:“你这小东西,怎么跟你爸一样贱贱的?”

    “就是……”话一出口,我就觉得不太对劲,老九的爸爸不就是我自己吗?

    “老九是个鬼婴!”我说。

    “那他怎么叫你爸爸?”颜苏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我特别想知道孩子的妈妈是谁?”

    我摇摇头:“孩子他妈?我也记不太清楚!孩子他妈是一具女尸!”

    “啥?!女尸?!我的天哪!耿小七,你这人可真够变态的呀!”很明显,颜苏可能有些想歪了。

    “事情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是这样的……”我把命中缺魂,然后爷爷给我借尸填魂的事情一五一十讲给颜苏听。

    颜苏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离奇的事情,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对了,你怎么会命中缺一魂呢?”

    “因为我是个死胎!”对于颜苏,我也没有太多的隐瞒。

    “死胎?!”颜苏蓦然一惊:“什么意思?”

    我把妈妈张小瑶的故事慢慢讲述出来,话题一展开,自然不可避免地讲到爷爷,讲到巡江人五大家族怎样围攻变成厉鬼的妈妈,讲到我们被九流派追杀,最后讲到爷爷如何为了我们战死。

    细细想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我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这一切仿似做梦一般。

    颜苏听得唏嘘不已,尤其是听到我爸妈那段爱情故事的时候,她的眼眶竟然也红了。

    颜苏看着我:“耿小七,没想到你的命运竟然如此坎坷。现在看来,其实你还蛮坚强的!若是我家发生这样的变故,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

    我叹了口气:“不能承受也必须得承受,这就是现实,残酷的现实,除了面对我别无他法!”

    颜苏道:“别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就像经历了数十载风雨似的!”

    我笑了笑:“也许那活了数十载的人,经历也没有我丰富!”

    颜苏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出一句很有哲理的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我当时年纪尚小,从来没有听过这句话,眨巴着眼睛不解地问:“你文绉绉的说些什么呢?我听不太懂!”

    颜苏正色道:“这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说,上天将要下达大任给这样的人,一定要先使他的内心痛苦,使他的筋骨劳累,使他的身体经受饥饿之苦,使他受到贫困之苦,使他做事不顺,通过这些使他的性格坚强起来,从而增加他的才干!”

    “原来是这样!”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和颜苏回到吊脚楼,颜苏取出一个香炉,炉子里堆满香灰。

    这个香炉造型古朴,两边有耳,腹圆三足,一看就是古物。

    颜苏将香炉放在窗台上面,月光斜照,香炉泛起幽幽青光。

    颜苏从兜里取出金蚕蛊,用手扒开香灰,小心翼翼将金蚕蛊放入香炉里面,然后用香灰将金蚕蛊覆盖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半寸金不会憋死吗?”我奇怪地问。

    “它可是蛊虫!你憋死了它都不会憋死!”颜苏翻了翻白眼,耐心给我解释道:“把金蚕蛊放入香灰里面三天三夜,金蚕蛊变能隐形!”

    “隐形?还有这等奇异技能?”我就像在听天方夜谭。

    “对!这个神秘的法子是祖上传下来的,要说个中缘由,我也不太清楚。反正金蚕蛊隐形之后,就能杀人于无形!”说到这里,颜苏突然伸手掐住我的脖子。

    我吓得浑身一颤,一脸讶然地看着颜苏。

    “哈哈哈!瞧你的模样,一副吓懵了的表情,真是笑死人了!”颜苏收回手,捧腹大笑起来,敢情她刚才是在故意吓唬我呢!

    颜苏点燃三根香线,对着香炉虔诚了拜了三拜,然后将燃烧的香线插在香炉中央,香烟袅袅升起。月光下,一切静谧而又诡异。

    “好啦!”颜苏拍了拍手:“三天之后我们再来取回半寸金吧!”

    回去的路上,我好奇地问颜苏:“巫蛊一门神秘悠远,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炼蛊的法子?”

    颜苏也没有掩饰:“蛊术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三年前,外婆离世的时候,悄悄给了我一本册子,里面记载着各种蛊虫的炼制方法!”

    说到这里,颜苏把手伸入怀里,取出一本发黄的小册子,那本小册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触手滑滑的,据颜苏说能够防火防水,小册子丢在火里不会燃烧,丢在水里也不会泡烂,非常神奇。

    小册子封皮上面有三个蝌蚪形状的字体,我不认识,但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文字。我指着那三个蝌蚪文询问颜苏:“这三个字怎么读?”

    颜苏告诉我:“巫灵谱!”

    我随手翻开《巫灵谱》,一股淡雅的奇异清香扑鼻而来。

    诚如颜苏所说,《巫灵谱》里面果真记载着各种蛊虫的炼制方法,以及各类蛊虫的功效,可以说是一本蛊毒百科全书,不过里面的文字全是奇形怪状的蝌蚪文,我一个字都不认识。这本《巫灵谱》就算落入他人手中,估计也没人能够看懂,更没人能够学会其中蛊术。

    我将《巫灵谱》递还给颜苏:“这些奇怪的文字是什么?”

    “据传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文字,早已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中!”颜苏说。

    “那你怎么会认识呢?”我倍感好奇。

    颜苏说:“我也不知道,天生的吧!反正我第一次翻开《巫灵谱》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就能看懂这些奇怪的蝌蚪文,连我自己都感觉惊讶!”

    “天生就能看懂?!”我微微一怔:“这……确实是挺惊讶的!”

    “外婆说,只有有缘人才能看懂这些文字,才能学会奇妙的蛊术,也许我就是那有缘之人吧!”颜苏笑了笑,将《巫灵谱》贴身放好。

    三日之后,我们如约回到吊脚楼。

    其夜,月光华华。

    颜苏来到窗台前面,看了一眼香炉。

    我伸手轻轻敲打着香炉:“半寸金,快出来!我们来接你回家啦!”

    但是我敲了半天,香炉里却没有任何反应,我不解地看着颜苏:“这是咋回事?半寸金怎么不出来呢?不会……死了吧?”

    颜苏笑了笑,没有理会我,自顾自地摸出一把早就备好的小刀,然后摊开右手掌心,唰唰两刀,刀光乍现,锋利的小刀在手掌心里留下一个十字血口,鲜血一下子溢了出来。

    我大惊失色:“姐,你这是在做什么?没事儿怎么玩自残呀?流血了!流血了!我去给你找纱布!”

    “嘘!别闹!”颜苏喝止住我,目光炯炯地盯着香炉。

    只见颜苏将右手放在香炉边上,任由鲜血流出掌心,流入香炉里面。

    几秒钟之后,香炉里面传来一阵异动,香灰表面突兀起一个小包。紧接着小包破裂,半寸金从香灰下面钻了出来,它被血腥味引诱着,缓缓蠕动胖嘟嘟的身体,在香灰里面蠕动爬行。

    颜苏屏息凝神,轻轻呼唤着:“宝贝儿,快来!宝贝儿,快来!”

    半寸金顺着血迹,慢慢爬到香炉边缘,然后爬到颜苏的掌心中央、

    颜苏突然五指一握,将半寸金握在掌心。

    当颜苏再次摊开手掌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掌心里的半寸金竟然不见了踪影!

    “半寸金去哪里了?”我揉了揉眼睛,无比好奇地问。

    颜苏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在我身体里面!”

    “在……在你身体里面?”我惊讶地看着颜苏。

    颜苏指了指掌心的十字血口:“半寸金已经从血口进入了我的身体!炼制出来的金蚕蛊,必须用主人的精血饲养,这样金蚕蛊才能听命于主人,与主人血魂相连!”

    “真是神奇啊!”我惊叹道。

    颜苏道:“金蚕蛊乃是五大毒虫进化而成,有了金蚕蛊在体内,我就能百毒不侵!”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当日我与你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条蜈蚣咬了你一口,而后蜈蚣却被毒死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颜苏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血液好像天生有毒,所以我向来都不害怕那些毒虫!”

    血液里天生自带毒性?

    颜苏还真是个怪人呀!

    她的身上怎么处处都透露出不同寻常呢?

    “这么说来,即使没有金蚕蛊,你也是百毒不侵吧?”我说。

    “也可以这么说!”颜苏点点头。

    “嘿嘿!”我搓了搓手:“要不你把半寸金送给我吧,让它住在我的身体里面,这样我也能百毒不侵了!”

    颜苏看了我一眼:“你以为蛊虫会随意跟随主人吗?尤其是金蚕蛊,一旦认定了一个主人,它就会终生跟随。我就算把半寸金送给你,它也会反噬你的精血,你也会毒发身亡!怎么样,你还想要吗?”

    “算了算了!我不太喜欢软绵绵的玩意儿!”我连连摆手,嘘出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