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湖底下的人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8本章字数:3074字

    哎呀!

    我正跑的兴起,脚下却突然踩空了。

    心中一凛,我才意识到前面是个斜坡。

    由于到处都长满野草灌木,所以我根本看不清楚脚下的路。

    这一脚踩空,身子顿时就失去平衡,我叫了一声,一下子扑到在灌木丛中,就像球一样顺着斜坡往下滚。

    在我翻滚的时候,我瞥见那只熊瞎子,那家伙大概是熟悉地形,竟然在斜坡上面停住了追击。

    我伸出双手胡乱抓扯着,却没有抓到任何东西,坡面越来越陡,我下滑的趋势也越来越快,浑身上下都被灌木划出了不少血口,火辣辣地疼,五脏六腑就像被颠倒了一样,想要呕吐却又吐不出来。

    就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两眼一黑,感觉身体陡然一轻,竟然悬空了!

    我的心头猛地一颤,惨了!这是滚下悬崖了吗?

    耳畔只听得呼呼风响,我就像一只断翅的小鸟,以极快的速度往下坠落。

    我紧闭着双眼,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这次,我绝逼死定了!”

    我的眼前重重叠叠闪过许多人的脸庞,爷爷、妈妈、老九、四喜、虎子,还有颜苏……

    哗啦!

    眼前陡然一黑,从头到脚一下子就被寒意包裹。

    我打了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

    老天保佑,我居然没有死,在这断崖下面,竟然是一片碧绿色的湖泊。

    我就像一颗炮弹般射入湖中,溅起老高的水花。

    巨大的冲击力让我几乎窒息,全身的骨骼仿佛都散架了,我咬紧牙关,憋足最后一口气,奋力往水面上游去。

    阳光照在水面上,能够看见波光粼粼的光晕。

    那个光晕就是我的希望,求生的欲望推送着我,我终于冲出水面,光晕变成碎片荡漾开去。

    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我张大嘴巴迫不及待地喘息着,那模样活像一只小蛤蟆。

    新鲜氧气灌入肺里,我的大脑渐渐恢复了运转,视线也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环顾四周,这里就像是一个漏斗状地形,而我此刻正处在漏斗底部。

    南北西三面群山环绕,只有东面是一条狭长的断裂山谷。

    山峦巍峨,碧绿葱葱。

    这里水分充足,所以植被长得非常茂盛。

    三面断崖壁上全部爬满了绿色的藤蔓植物,那些藤蔓相互纠结缠绕,组成一张巨大的网,仿似给山壁披上了一件翠绿色的外衣。

    山风一吹,那些藤蔓就像波浪一样荡漾,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一条瀑布从西面的断崖上穿过山石藤蔓,自空中飞泻而下,宛如一条倒挂在绝壁上的银龙。阳光照在瀑布上面,在半空中架起一座瑰丽多姿的七彩虹桥,美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银龙落入湖泊,碎玉落珠,飞溅起溟濛的水雾,湖面上飘荡着袅袅烟波。

    瀑布飞泻而下的声音宛如雷鸣,在山谷间萦绕不绝。

    湖面倒映着绿色,从天上俯瞰,这个湖泊宛如一块巨大的翡翠,镶嵌在群山之间。

    湖水缓缓流淌,最后从东面的山谷流出。

    一时之间,我竟看得有些呆了,如此美景,仿佛只是存在于童话之中。

    我的身体往水下沉去,一连呛了好几口水。

    我的水性不好,在水中呆的久了估计会被淹死。

    于是我拼命划水,使出狗爬式的游泳技能,奋力往湖边游过去。

    沿着湖边有一圈乱石堆,地壳震动,山体滑坡,风化雨淋,都会引起岩石掉落。这些嶙峋怪石落在湖边上,日积月久,形成了一圈很有特色的乱石堆,那里正好可以落脚。

    好不容易游到湖边,挣扎着爬上乱石堆,我就像一条快要干涸的鱼,四仰八叉地瘫软在岩石上面,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看着云雾缭绕的断崖绝壁,我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助和绝望,目前暂时是活下来了,但是……我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听哗啦一声,像是有重物坠入湖中的声音。

    我撑起身子,睁大眼睛往湖面上看去。

    只见湖面上突然冒出了一颗黑乎乎的脑袋,紧接着,一张绝美的容颜从水下冒了出来。

    乌黑的长发在风中摆动,晶莹的水珠子四散飞溅,阳光沐浴在她的身上,竟像神话里的仙子那般美丽动人。

    “颜苏!”我猛地张大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她……她怎么也滚下断崖了?

    颜苏听见我的声音,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深吸一口气,重新潜入水中,很快便游到岸边。她游泳的姿势非常优美,就像一条自如穿梭的鱼,哪像我的狗爬式一样难看。

    我赶紧跑到岩石边上,伸手将颜苏拉出水面。

    颜苏吁出一口气,长发甩动,轻轻拂过我的脸颊。

    我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有些迷人。

    颜苏揉了揉胳膊,咬着银牙道:“这里还真高,差点没把老娘摔死!”

    “你怎么也滚下来了?”我疑惑地看着颜苏:“熊瞎子把你撵下来的?”

    颜苏摇摇头:“我自己跳下来的!”

    “啥?!”我猛然一惊,一双眼睛就像铜铃般瞪着颜苏:“你……你自己跳下来的?!”

    “对!自己跳下来的!”颜苏点点头。

    “你疯了么?”我伸手摸了摸颜苏的额头,没发烧呀,怎么脑子这般不清醒呢?

    “你干嘛跳下来?”我不解地问。

    颜苏看了我一眼,把目光投向别处:“我这不是下来寻找你的尸体吗?不过你小子真是命大,还活着,呵呵!”

    “你……你是下来找我的?!”我不敢置信地看着颜苏,虽然她嘴上轻描淡写,但我知道她的心里肯定是在乎我的。试想想,她能够为了我舍身跳下百米断崖,这份情意绝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

    “姐……我……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感觉有什么东西堵着,很感动,也很温情。说真的,这一刻我真想在颜苏绯红的小脸上落一个吻。

    颜苏道:“你别这样看着我……呃……你不用这么感动吧?按理说,你应该责怪我才对呀!”

    我说:“责怪你?为什么要责怪你?”

    颜苏吐了吐丁香小舌,不好意思地说:“是我让你来神女峰的,你发生了意外,我肯定也有无法推脱的责任!”

    “傻丫头!”我略带温情地骂道:“你要救我也是回村找人帮忙吧,你现在这样冒冒失失跳下来,我俩都出不去了,谁去搬救兵呢?”

    颜苏伸了个懒腰,望着半空中的虹桥,微笑着说:“出不去就算了,反正这里风景绝美,就跟仙境似的,要是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那该有多好!”

    是呀!

    要是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那该有多好!

    颜苏一句话激起了我心中的涟漪,看着颜苏婀娜的背景,我痴痴地想,我要是能和颜苏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不闻江湖,无人打扰,生一堆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然后相濡以沫慢慢老去,那肯定是人世间最最幸福的事情吧!

    “其实要从这里出去很简单的!”颜苏回过头来。

    “怎样出去?”我从幻想中回过神来。

    颜苏指着东面那条山谷说道:“水流是从高处往低处走的,我们顺着水流漂下去,应该能够漂到山下去!”

    我点点头:“说得好像挺有道理!”

    “哎,你饿了吗?”颜苏问我。

    我捂着扁平的肚子,早上也没来得及吃早饭,也跋山涉水这么远,还跟熊瞎子大战了一场,要说不饿那肯定是假的,我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我点点头:“你带了吃的吗?”

    “我可没带吃的,不过我刚才在湖里看见水下有很多肥鱼,这种纯天然的泉水鱼味道肯定鲜美,我这还有昨晚没用完的火折子,你想办法生堆火,我去弄两条鱼上来!”颜苏说着,从包里摸出火折子丢给我,然后深吸一口气,一个猛扎潜入水中摸鱼去了。

    我在石头缝里找了一些干枯的野草,找了个背风的石堆把干草扔进去,点燃草堆,不一会儿就有青烟冒出来。

    我搓了搓手,能够在如此美景画卷中来一次野炊,也算是莫大的享受啊!

    片刻之后,颜苏回到岸边,手里拎着两尾肥鱼。

    “厉害!”我伸出大拇指夸赞道。

    颜苏把肥鱼扔在地上,两条肥鱼还在挣扎。

    我看见颜苏的脸色有些发白,她也不说话,神情有些不太对劲。

    “姐,你怎么了?”我发现颜苏的异样,试探着问。

    颜苏回头看了一眼碧绿色的湖面,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惧色,就连声音都有些变调了:“刚才我在水里摸鱼的时候,看见湖底有……有人影!”

    湖底有人影?!

    我的头皮一下子就炸了,湖底下怎么会有人影?

    “是死人吗?”我问。

    颜苏说:“我不知道!当时心里有些着慌,没敢看仔细!那些人影密密麻麻站在湖底下面,看得人头皮发麻!”

    我听得心里发毛,如果湖底下面全是死尸,那么这湖泊里的鱼……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尾肥鱼,顿时就没了胃口,这里的鱼说不定跟回漩沱的鱼一样,都是吃死尸长大的。

    一阵阴风刮过湖面,涟漪荡漾,湖面上仿佛出现了无数晃动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