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通往阴间的阶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8本章字数:3012字

    “刚刚那些鱼真是好奇怪!”我和颜苏游回岸边,颜苏还在对刚才看见的鱼阵惊叹不已。

    “那是鱼阵!”我说。

    “鱼阵?”颜苏有些迷茫地看着我。

    我点点头:“鱼阵的由来谁也说不清楚,爷爷曾在长江里亲眼见到过一个鱼阵,足足有上万条鱼聚集在一起,在江面上画着圆圈,鱼鳞闪闪,非常耀眼壮观。附近有两艘打渔船见此状况,还以为碰见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迫不及待地赶过来撒网捕鱼……”

    “结果呢?”颜苏听得兴起。

    “结果……那两艘渔船直接被鱼阵绞成了碎片,船上的渔夫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我吸了口气,想起鱼阵把渔船绞碎的场面,不寒而栗。

    “对了!你说湖底那条灰白色的阶梯通向哪里?”颜苏扬起小脸问我。

    想到湖底那条诡异的阶梯,我没来由打了个寒颤,倒吸一口凉气说道:“阴间!”

    “阴间?!”颜苏愣愣地看着我,半晌道:“大白天的,你开什么玩笑!”

    “我可没有开玩笑!”我摇了摇头,一脸肃容:“那真的是一条通往阴间的阶梯!那些石板上的纹饰你知道是什么吗?是镇阴纹!”

    “镇阴纹是什么?”颜苏微微有些心惊。

    “就是用来镇压鬼魂的纹饰!这种镇阴纹通常出现在墓室里或者棺椁里,而且是针对怨气比较大的死者!所以湖底那条阶梯是给死人修的路,地上密密麻麻全是镇阴纹,说明湖中死人的怨气不知道有多重!”话音刚落,一阵阴风吹过,我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给死人修的路?这条阶梯莫不是真的通往阴间?”颜苏抿了抿嘴唇,脸上露出少有的慌张:“这里太古怪了,处处都透露着诡异,我们还是速速离开这里吧!”

    我点点头:“嗯,立马就走!”

    “哎,等等!先把那两条鱼吃了!”颜苏说。

    “你还有心思搞野炊?”我瞪了瞪眼睛。

    颜苏说:“前面还不知道有多远,我们必须吃点东西补充一些体能!”

    “这鱼能吃吗?”我小声嘀咕道。

    “怎么着?你不喜欢吃鱼?”颜苏拾起一块较为锋利的石子,熟练地刮着鱼鳞,然后掏出五脏六腑,将清理好的肥鱼用石块架在火堆上烧烤。

    鱼肉很快就好了,散发出诱人的肉香,勾起我腹中饥虫。

    我确实是饿坏了,为了补充体力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那条肥鱼啃了个精光光。

    颜苏指着我哈哈大笑:“瞧你的模样,就跟一只花猫似的!”

    我笑了笑:“五十步笑百步,你自己不照照,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天色渐渐暗沉下去,我俩休息了一会儿,等到恢复体力之后,我们开始顺着湖水漂流。为了预防我出意外,颜苏还别出心裁地找来一根坚韧的藤条,将我和她捆绑连接在一起开玩笑地说:“现在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我心中暖暖的:“万一我发生意外,我会拖累你的!”

    颜苏动人的一笑:“放心吧,老娘不会让你出事的!”

    我们顺着湖水慢慢朝着东面山谷漂去,这趟还真是刺激,跳崖、潜水、漂流,我们都快成丛林小飞鼠了。

    阳光泼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湖水轻轻推送着我们,就像摇篮一样晃悠着,这种感觉很舒服。

    漂着漂着,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四周的景物好像变得模糊起来。

    我刚开始以为是眼睛长时间受到阳光照射的缘故,我揉了揉眼睛,发现还是看不清楚,原来不是眼睛的原因,而是湖面上飘荡起了奇怪的雾。

    那雾来得非常诡异,并不是氤氲的水汽,倒像是浓浓的黑烟,如同黑色的巨蟒,从西面八方翻涌过来,很快就把我们吞噬在其中。

    周围的景色很快就看不见了,我们的眼前只剩下黑漆漆的一片。

    这种奇怪的黑雾我并不陌生,这是鬼雾!

    我的心莫名地慌乱起来,四周静悄悄的,仿佛连潺潺的流水声都奇怪地消失了。

    我伸出小腿蹬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漂浮在水面上的。

    我虚空挥动了一下手臂,那浓墨般的雾气竟像水纹一样的层层荡漾开去。

    我心下着慌,轻声呼唤颜苏的名字:“颜苏!颜苏!”

    没有人回答。

    这丫头该不会吓傻了吧?

    我提高了声音:“颜苏!颜苏!”

    回答我的依然是一片死寂。

    我的心更加慌乱,几乎是扯着嗓子吼了起来:“颜苏!颜苏!你在吗?快回答我!快回答我!”

    死寂。

    还是死寂。

    恐惧就像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扼住我的脖子,一阵阵窒息感涌上来,我的心疯狂地颤抖着,不祥的预感自心底升起,我抓住腰间的藤条,使劲拉了两下,入手处没有丝毫阻力,空荡荡的,藤条一下子就被拉回胸前,我蓦然大惊,藤条前端原本是捆绑在颜苏腰间的,但是现在……颜苏却不见了踪影!

    虽然心中已有一定的准备,但是看见藤条前端空荡荡的时候,我的心还是狠狠一颤,颜苏不见了!颜苏去哪里了?她是被鬼雾带走了吗?

    这段日子以来,因为有颜苏的陪伴,我才能逐渐走出阴影,摆脱伤痛。不知在什么时候,颜苏已经住进我的心里,成为我心的一部分。现在颜苏突然失踪了,我的心就像被人挖走了一半似的,疼得我无法呼吸,几乎要落下泪来。

    “颜苏!颜苏!”我发疯般地在水里大喊大叫,即使我目力过人,但是此刻却什么都看不见,入眼处全是无尽的黑暗。我就像一片孤独的浮萍,无助地漂浮在冰冷的湖面。

    就在我心慌意乱,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

    “颜苏?!”我心中一喜,蓦然转身。

    吓!

    我一下子就怔住了。

    出现在我身后的并不是颜苏,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

    她面无表情地站在我的身后,脸色惨白如霜,湿漉漉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半边脸颊。

    我的心里打了个突,竟然脱口冒出:“你哪位?”

    那女人没有回答我,反而姿态撩人地掀起湿漉漉的长发,那半边被遮住的脸颊登时曝露在我的眼前。

    天呐!

    我张大嘴巴,惊呼声卡在喉咙里,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女人没有另外半张脸,那半张脸都被剥了皮,只剩下血淋淋的碎肉,还在不断地往下掉落。

    女人的面容突然变得非常狰狞,她怪叫一声向我扑了过来,嘴里竟然还大声喊叫着:“还我的脸!还我的脸!”

    我吓得魂飞魄散,慌乱之中,我的双手护在胸前,中指弯曲反扣在掌心,双手食指和大拇指紧紧连接,无名指与小指相互交叉,结出一个莲花印。

    《奇门册》上有记载,莲花印能够驱鬼避凶,修炼到至高境界的时候,鬼怪无法近身,是一种近距离的防御性法术。

    砰!

    莲花印正好打在女人的胸口上。

    女人瞬间变成一团黑烟,四下飘散开去。

    我心中大骇,这他妈是大白天遇鬼了!

    我焦急地想要离开这里,按照脑海中残存的记忆往岸边游去。

    可是还没游出五米远,我便游不动了,因为我已经重重叠叠被人包围了。

    哦,不,确切地说,应该是被鬼包围了!

    湖面上密密麻麻冒出无数颗人头,犹如雨后春笋,将我团团困在垓心。

    那些鬼魂竟然跟之前我在湖底看见的死尸一模一样,同样是那些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村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一拥而上,伸出枯骨般的爪子来狠命抓我。

    我双手结着莲花印不敢松手,将靠近我的厉鬼生生逼退。

    不过我的灵力有限,片刻之后就已经坚持不住了,莲花印的威力越来越小,到最后连一只小鬼都对付不了。那只小鬼趁机爬上我的胳膊,张嘴咬向我的脖子。

    关键时刻,脖子上亮起一团红光,老九现身在我的肩膀上,握着肉嘟嘟的小粉拳,一拳就把那个小鬼给打下肩膀。

    老九原本就是鬼婴,再加上与我血脉相连,跟着我一起修炼,最近也提升了不少鬼力,别看他只是个婴孩模样,但是普通小鬼却不是他的对手。

    我吁了口气,心中一暖:“老九,谢谢你,爸爸总算是没有白养你!”

    老九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鬼牙,咚咚拍着胸口:“呼呼!俗话说得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

    老九话音刚落,就听哎呀一声叫唤,竟被一个恶鬼揪住拽入水中。

    “爸爸,救我……”老九挥舞着小手。

    这小子刚刚气势那么足,没想到这么不经事,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转过身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个黑面老头,老头穿着一身大红色寿衣,浑身上下鬼气森森,散发出来的鬼力相当浓郁,明显要比其他鬼魂要高出一个级别。老头面如死灰,鲜艳的大红色寿衣阴气逼人,格外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