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放河灯,扎鬼童!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8本章字数:3020字

    祭鬼仪式?!

    真是稀奇,没想到落日村还有这样奇怪的风俗。

    “叔,这河灯跟鬼童是什么意思?”我问。

    颜乌骨向我介绍道:“放河灯是长江一带的习俗,在我们这里已经有上千年的传统。每到七月十五鬼门开的时候,我们就在河灯里面装上烧鸡、清酒、花生米、糕点、水果等食物,让河灯顺水漂流,那些来自阴间的鬼魂就会从水里冒出来,享用这些食物,他们吃饱喝足以后,便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那么扎鬼童呢?”我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颜乌骨说:“因为小孩子火焰低,最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尤其是在鬼门开的时候,更容易惹鬼上身。所以但凡有小孩的人家,都会扎几个鬼童立在门口,用来代替自家小孩,这样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去找鬼童玩了,而不会进屋缠上屋里的小孩!”

    每个地方都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风俗,今儿个我还真是长了见识。这些风俗都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每个风俗都有其特定的意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跟着老祖宗那样做保准没事儿。

    “哎,小七,你们那边七月十五都是做什么呢?”颜苏问。

    “好像也没做什么,就是烧烧纸钱之类的!”我想了想:“啊哈,我想起一个,我们临江的村庄七月十五都会拜河神!”

    “拜河神?!”颜苏追问道:“这是什么?说来听听!”

    我润了润嗓子:“拜河神其实跟你们这里放河灯差不多,农历七月十五今天晚上,村民们会装扮一艘木船,在船上挂满红绸缎之类的,最后在船上放入一只鸡、一只羊、一头牛、一头猪、还有一条狗,组成五兽宴,然后一路敲锣打鼓将这艘木船送往河中央,其中还有人要唱一些奇奇怪怪祭河神的歌谣!

    说来也挺奇怪的,那艘木船又没破洞、也没进水,反正在河中央漂浮一段距离以后,就开始在水面上打转转,最后缓缓沉入江中,连个泡泡都没留下。

    这个时候,就意味着河神已经接纳了五兽宴,人们在岸边点燃鞭炮,噼里啪啦一阵响,不少村民都会跪在河滩上,向河神许愿,然后欢送河神离开!”

    “哟,听你这么说,这事儿还真是稀奇!那河神是个什么东西?”颜苏来了兴致。

    “不知道!”我摇摇头:“谁也没有见过河神的真身!也许是长江里的某个怪兽,也许是长江里的水鬼!”

    “有机会我真想见见河神的真面目!”颜苏说。

    “傻丫头!”颜乌骨呵斥道:“你若真见到了河神,只怕连命都没了!这些东西,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到的好!”

    “对!对!对!”我连连点头,非常赞同:“我可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什么河神!”

    “你俩拾掇拾掇,去镇上走一趟吧!”那赫朵说。

    “去镇上?”我微微一怔。

    “对啊!去巫峡镇!落日村把鬼节看得比新年还要重要,鬼节马上就要到了,你俩去镇上采购一些过节的东西回来!小七来了那么长时间,还没出过村子,这次顺带也去镇上玩玩!”那赫朵说。

    “太好啦!好久没出门啦,终于能出去玩玩了!”颜苏开心地拍手。

    落日村由于地势偏远,所以即使要去一趟镇上,也是跋山涉水,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一年到头,村里的人可能顶多去镇上两三次,还有些人可能一辈子连巫山县城都没有去过,更别说去重庆那样的大城市了。

    听说能够去镇上玩,我也显得很高兴,毕竟是小孩子心性,一想到镇上有许多好吃的好玩的,恨不得立马插上翅膀飞过去。

    那赫朵嘱咐颜苏道:“小苏,你把院子里的那笼子土鸡拿到镇上卖了,然后你们在镇上好好玩两天,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带小七去。对了,再给小七置办几件新衣服,这孩子到我们家这么长时间,连新衣服都没有穿过!”

    “姨!不用!我真不用!我这人野惯了,新衣服不适合我!”我连连摆手,婉拒那赫朵的好意。其实我的心里挺感动的,那赫朵对我简直比对颜苏还要好,他们一年到头养点鸡也不容易,为了给我买衣服,一次性就卖掉一笼子,我这心里酸酸的,好生过意不去。

    “小七,大家都是一家人,你也是我们的儿子,逢年过节给儿子买套新衣服,这也是做大人的责任嘛!”颜乌骨说。

    我不好再推辞什么,反正心窝里暖暖的,像是堵了什么东西。

    “喂!爹,娘,我才是你们的女儿呀!”颜苏大声抗议。

    从屋子里出来,颜苏说:“你看,我爹娘对你多好,连我这个亲生女儿都没你这样的待遇呢!上次我想买套新衣服,软磨硬泡我妈整整半年,呜呜呜,哭死了!难道这就是男孩和女孩的差别吗?”

    第二天早早起了床,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吃过早饭过后我们便告别了颜氏夫妇,提上一笼子土鸡,开始翻山越岭。

    从这里出发去巫峡镇,可能要从天明走到傍晚,期间还要乘船过江。不早些出发的话,可能连过江的船只都没有。

    临近黄昏,我们终于抵达巫峡镇。

    青灰色的瓦檐,古色古香的吊脚楼,在山路上蜿蜒,构成一幅独特的风景。

    两旁的商铺琳琅满目,有不少小贩在吆喝叫卖。

    黄昏的古镇依然热闹,镇上人来熙往,鸡鸣狗吠声此起彼伏,非常热闹。

    在落日村待了那么长时间,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宁静。

    当我习惯了宁静的山村,突然来到热闹的集镇,心里还有些莫名地慌乱。

    “怎么啦?”颜苏感觉到我的异样。

    我摇摇头:“好久没见着这么多人,有些紧张!”

    颜苏微微一笑:“嘿!有啥好紧张的!我最喜欢来集市了,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应有尽有,我巴不得天天都待在这里不要回去呢!肚子饿了吧?走!姐先带你吃点好吃的,然后把这笼子鸡给卖了,提在手里怪沉的!”

    颜苏带着我去品尝了镇上最正宗的一家“翡翠凉粉”,这可是巫山的特色美食。

    翡翠凉粉非常奇特,竟然是用树叶做成的,来自一种开黄色小花的灌木,叫臭黄荆。凉粉切成条,然后加入剁碎的泡椒等佐料,酸辣开胃,入口爽滑,凉凉地沁人心脾。

    我们赶了一整天路,心肝火旺,来上一碗翡翠凉粉,整个内心立马就凉爽了下来。

    吃完凉粉,我跟着颜苏去卖土鸡。

    颜苏并不是坐在路边叫卖,而是拎着土鸡挨家挨户去问那些饭馆:“老伴,要土鸡吗?正宗的纯天然土鸡!没有喂过饲料的哟!肉香的不得了!”

    纯天然的土鸡本来就很受城里人欢迎,没有喂过饲料的土鸡吃起来才有股肉香,而这种土鸡在进入餐馆以后,餐馆也能卖出翻倍的价格。再加上颜苏甜美漂亮,小嘴又很会说,所以我们的土鸡销售得很快,才走完半条街,一笼子土鸡就卖完了,换了不少钱,两人都乐得眉开眼笑。

    颜苏说:“天色快要黑了,我们先去前面找家客栈落脚,等明儿一早姐带你去逛街,买几件新衣服!”

    我点点头,跟着颜苏往前走。

    刚走出没有多远,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追了上来,伸手拦住我们的去路,劈头盖脸地骂道:“两个小兔崽子,给爷爷站住!”

    我和颜苏停下脚步,打量这个陌生男人,这个男人穿着开襟马褂,露出胸膛,胸口上有一个老鹰刺青,剃着一个光头,贼眉鼠眼,满脸戾气,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流氓气息。

    “你是谁?我们可不认识你!”颜苏说。

    光头指着颜苏的鼻子,冷哼道:“你们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们!你们刚才在我店里砸坏了东西,现在我要你们赔偿,不赔偿的话甭想离开这里!”

    光头往地上啐了口痰,双手叉腰,露出一副地痞模样。

    我心中咯噔一下,这个光头摆明是想讹诈我们,我们什么时候去过他的店铺?什么时候砸坏过他的东西?他看我们俩是小孩,而且手里还有钱,所以才演了这出戏吧,这他妈的摆明了是拦路抢劫呀!

    “我们什么时候去过你的店铺?你卖什么的我们都不知道!”颜苏冷冷说。

    “哎呀呀!你这两个兔崽子要翻天了是不是?喏!看看!看看!这支翡翠烟杆不就是你们刚刚摔断的吗?”光头的演技很夸张,眉毛鼻子都在动,他从兜里摸出一支翡翠烟杆,烟杆确实已经折断了。

    “你是欺负我俩小孩,想要讹钱吧?”颜苏一语点破光头。

    “少他娘的废话!”光头双眼一瞪,伸出手掌:“你们摔坏了东西,就得赔偿!快把钱掏出来!”

    也怪我和颜苏涉世未深,不懂外面世界的险恶。刚才我俩卖完土鸡兴奋地在路上数钱,一定是露财了,所以才会被这个臭不要脸的地痞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