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鬼抬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28本章字数:3087字

    “看在今天你救了我的份上,这是对你的奖励!”

    颜苏说完,红着小脸转过身,我能看见她的脊背剧烈起伏着。

    我傻愣愣地躺在那里,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一时间竟然有些接受不了。

    我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脸颊,确定自己刚刚不是在做梦。

    我舔了舔嘴唇,唇齿间还萦绕着余香,颜苏亲了我!颜苏刚刚亲了我!

    此时此刻,我仿佛飘浮在云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当当当!

    外面的街道上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声。

    我一下子从恍惚状态中醒转过来,然后我想到白老板的嘱咐,一骨碌翻身而起,呼地吹灭蜡烛,厢房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当当当!当当当!

    铜铃声由远及近,其中还夹杂着一个怪异而沙哑的腔调:“死人上路,生人回避!”

    黑暗中,我拉了拉颜苏的小手,然后指了指窗台。

    颜苏会意,翻身爬起来,我俩蹑手蹑脚走到窗户边上,隔着玻璃窗悄悄向外打望。

    昏黄的路灯光泼洒在青石板路上,一支阴气森森的送葬队伍,缓缓自远处的黑暗中走出来。

    寒气沿着脊背爬上颈脖子,我屏息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支送葬队伍,我总觉得那支送葬队伍有些不太对劲,死气沉沉,寂静无声。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个中年道士,身披道袍,左手举着一个黄澄澄的铜铃,右手握着一把桃木剑,脚踩七星步,每走几步便会停下来,举着铃铛晃荡几下,用那种怪异的腔调喊上一嗓子:“死人上路,生人回避!”

    道士的后面跟着送葬队伍,这支送葬队伍只有四个人,多少显得有些冷清。

    乡下地方经常都能见着送葬队伍,往往都是几十上百人前拥后簇,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场面非常热闹。像这样简单冷清的送葬队伍,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那四个人浑身上下穿着黑衣黑裤,一直低垂着脑袋,抬着一口大棺材,晃晃悠悠跟在道士身后。

    那口大棺材鲜红无比,跟四个抬棺的黑衣人形成鲜明的色彩。在这黑暗中看上去,红艳艳的大棺材显得鬼气森森,令人毛骨悚然。

    棺材盖上面贴着一张很长的黄裱纸,纸上用朱砂画着龙飞凤舞的符咒。

    其棺为红,棺中必是大凶之物。

    再加上棺盖上的黄符镇压,可见棺中之物必定非同小可。

    这幅诡异的画面就像是鬼片里面的镜头,让人心中发毛。

    此时倘若有人走在街上,非得被这个恐怖的画面吓死不可。

    更离奇的是,这支送葬队伍一出来,就连犬吠声都消失了。

    夜黑沉沉的压在古镇顶上,除了死寂还是死寂。

    颜苏突然撞了撞我的胳膊,声音带着一丝寒意:“小七,你快看地上!”

    我睁大眼睛看着青石板地面,地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很奇怪颜苏让我看什么东西。

    颜苏涩声道:“你没看出来吗?那四个……抬棺的人……竟然没有影子!”

    没有影子?!

    我浑身一颤,整个头皮一下子就麻了。

    果真如此,那四个抬棺的黑衣人走在路灯下面,地上竟然没有投射出他们的影子。

    我说之前我怎么觉得他们不太对劲,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和颜苏对望一眼,心中寒意更甚,因为我们都想到一件事情,没有影子的必定不会是人!难道这四个黑衣人……竟是四个鬼不成?

    “死人上路,生人回避!”

    道士这句切口喊得尾音悠扬,在空旷的街道上远远飘荡出去。

    不过就在这时候,道士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个人影歪歪斜斜地出现在了前方的街道上。

    我心中咯噔一下,还真有不怕死的人,居然敢在这时候出门溜达?

    道士对着那人又喊了一嗓子:“死人上路,生人回避!”

    那人不仅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反而踉跄着迎向送葬队伍,他的手里拎着一个酒瓶,看上去像是一个醉汉。

    “站住!”道士忍不住出声喝止。

    那个醉汉的身影出现在路灯光下面,我和颜苏猛地瞪大眼睛,这个不要命的醉汉竟然是下午的那个光头流氓!

    “又是这个混蛋!”颜苏银牙一咬,瞳孔里流露出敌视的目光。

    我说:“这混蛋还真是冤魂不散,看他又要搞出上面名堂!”

    光头停下脚步,一张脸喝得通红,斜眼看着道士,喷着酒气道:“哎,你哪路的?”

    道士并没有回答光头的问题,踏前一步,用一种低沉的口吻喝骂道:“不想死的,快快让开!”

    “草!”光头以为道士是在威胁他,直接抡起手中的酒瓶砸向道士。

    道士侧头闪开,酒瓶旋转着飞出去,砰地砸碎在棺材上面。

    道士的面色变了变,眉梢的那颗红痣变得愈发鲜红。

    光头敞开上衣,露出老鹰刺青,一副地痞模样:“哪里来的臭道士,知道老子是谁吗?你去这条街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鹰哥的大名?老子可是上过山的人!”

    “上山”指的并不是爬山,在西南一带,上山意指“蹲过监狱”。这个光头故意把“上山”两个字说得很重,好像他坐过牢别人就会怕他似的,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简直是人渣中的战斗机!

    道士浓眉一扬,用桃木剑冷冷指着光头道:“我管你是鹰哥还是狗哥,我再警告你一次,棺中之物非常凶险,你再不速速离开,只怕会招来杀身之祸!”

    “哈哈哈!”光头瞪红双眼,狂妄地笑了起来,然后朝地上重重吐了口唾沫:“啊呸!这些屁话想要唬弄我?你他妈当我鹰哥是吃白饭的呀!”说完这话,光头双手一叉腰,就像路霸一样,挡住了送葬队伍的去路。

    我注意到,在这段时间里面,那抬棺的四个黑衣人都没有哼过声,甚至都没有抬起脑袋,阴沉沉的感觉极为诡异。

    “你究竟想要怎样?”道士有些急了,这种自己找死的人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

    “怎样?呵呵!”光头以为道士屈服了,得意地笑了两声,摇头晃脑地说道:“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修,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说到这里,光头居然伸出手掌,做出一副讨钱的姿态。

    “这个混账东西,是人是鬼都想敲诈一笔,简直是猪油蒙了心!”颜苏愤慨地骂道。

    我冷冷道:“这种人会有报应的!”

    道士显然没有料到光头竟然会拦棺索财,他不是没有见过威逼勒索的流氓,但是这种拦棺要死人钱的流氓,可真是大大出乎他的预料,完全称得上“出类拔萃!”

    “你连死人钱都敢要?”道士微微一怔,反问道。

    “就是阎王老子想从这里过,都得留下买路钱!”光头的气焰非常嚣张:“你今儿个要是不给钱,休想从这里离开!信不信我把你的棺材都给砸了?”

    光头这个畜生,为了钱竟然连死者都不尊重,我恨得牙痒痒,真想冲上去狠狠教训他一顿,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渣?他爸妈究竟是怎样的基因,居然会培育出这样一个品种?

    道士冷笑两声道:“好大的口气!死人钱也敢要,我怕你消受不起!”

    道士说着,将手伸入怀中,摸出厚厚一沓钱塞在光头手里:“够了吗?”

    “嘿嘿!臭道士!没想到你坑蒙拐骗居然赚了这么多!”光头拿着那沓钱,两眼放光,兴奋得唾沫星子乱飞。

    不过这混蛋明显贪心不足,吧嗒吧嗒蘸着口水数了数钱之后,恬不知耻地对道士说道:“我家的电视机坏了,正准备换台新的……”

    道士冷哼一声,又从怀里摸了一沓钱给光头。

    “早这么爽快不就结了?浪费老子那么多时间!”光头揽着道士的肩膀,眼睛都乐得眯成了一条缝,他拎了拎裤头:“不知道阿玉发廊关门没有,今晚老子一定要好好弄弄阿玉那个小贱人!”

    颜苏紧紧攥着拳头,面上闪烁着怒容:“我就不明白了!那个道士明显是有道行的人,怎么就怕了这个臭流氓呢?”

    我摇摇头:“可能道士有他自己的考虑吧,也许他不愿意与这个流氓纠缠呢!”

    当当当!

    道士举起铜铃,继续赶路:“死人上路,生人回避!”

    光头拿着大把钞票,笑逐颜开,与道士错身而过。

    道士冷冰冰丢下六个字:“自作孽,不可活!”

    颜苏突然拉了我一把:“快看!”

    我的目光顺着光头追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幅诡异景象。

    一个穿着碎花裙的老婆子,双手勾住光头的脖子,垂吊在光头背上,随着光头的走动不停地左右晃荡,就像一个人形钟摆。光头竟像没事人似的,丝毫没发现自己背上多出了一个老婆子。

    老婆子突然转过头来,她的脑袋竟然足足扭转了一百八十度,脸上露出一抹极其诡异的笑容,然后随着光头消失在了街角。

    吓!

    我倒吸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

    颜苏也吓得小脸煞白,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光头的背上为什么会凭空多出一个老婆子?

    那个老婆子又是从何而来?

    街道上仿佛刮起一阵阴风,那个道士连同那口大红棺材都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