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1 他的些许愠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5本章字数:2058字

    雨下得有些大了,特助开了雨刷,从后视镜里看着沐染,浅笑一下:“沐小姐公司是不是跟楚氏有什么业务关系?今天那个路氏分公司的路经理,倒是跟我们有些往来。”

    沐染坐直了身体:“嗯。是楚氏工程部最近的那期案子。贵司给路氏做了,我们、还有另外几家设计公司都在争取。”

    特助抿出一抹浅笑,不知该不该跟她透底,路氏已经被迫跟他们解约,楚氏对这期工程,已经打算公开招标了。

    “沐小姐不打算好好利用一下资源么?”特助在后视镜里冲她温和浅笑,哑声幽幽地提醒着她,“……我们楚总,这不是就在这里么?”

    他声音越来越低,似是特意给她提供了机会,示意她可以,抓住这个机会,用这几分钟的时间,试试……

    沐染一时懵了,顿时嗓音受阻,这才猛然想起,她为楚氏的这期工程想破了脑袋,用尽了办法,而此刻楚氏的最高决策者和掌舵人就在自己面前,她怎么……怎么都不抓住机会……跟他争取一下用她们思锐设计呢……

    灼灼的温度慢慢爬上了她酡红的小脸,面上一片灼烧的感觉,她低下小脑袋,白嫩纤细的手指轻轻扣进了真皮座椅之中,却为什么偏偏觉得……开不了口……

    多少人,为了攀上楚氏这个高枝,无所不用其极地走后门,攀关系,但楚氏的心高气傲的高层想必是最厌恶这样谄媚讨好的方式……再说……今天是他楚君扬好心救了她,她却要,这么不要脸的攀上他,跟他求得这次的合作机会吗……

    小沐染只觉得……这是在以怨报德……

    身旁的男人,纹丝不动,沉稳强势的气场缓缓散发出来。单单靠着他坐,就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冷冽沉稳如帝王般的气场。

    ——要开口求他吗?

    仔细思量了一小会之后,沐染还是决定不求。一码归一码,她领受了别人的恩情,不能再不知好歹地利用这样的机会,把施舍的援助当资本。

    对着后视镜,沐染摇了摇头,小脸神情柔和地又摆了摆手,对特助示意,不。不用了。

    关于那期工程,如果还有机会跟,她会用别的光明正大的办法的。

    “……”特助一直抿着嘴对她浅浅笑着,优雅礼貌的样子,表示他知道了,但心里却早已经澎湃起来,她不要……这样的女孩子……倒真是特别……

    特别得……叫他这个不相干的人,都过分关注和注意了……

    身旁的气息,冷得更甚了些。

    沐染却觉得自在了不少,雨天冷寒,特助开了暖气,暖烘烘的叫她竟觉得有几分舒服,倦怠之间险些迷离起来,赶紧轻轻坐直了,不让自己肩上头发上的尘埃沾到这辆足以抵得上她全部身家的豪华商务车。

    渭坪老街,很快就到。

    下车前特助问了她需不需要伞,沐染摇头,被雨淋惯了的她并不在乎这点小雨,人已经下了车,纤瘦娇小的身子已经淋在了蒙蒙雨帘之间,小手这才顿了顿,轻轻扒住了快要被她关上的车门。

    她好像……还没有跟他这个主人说再见和感谢呢,但是,这样弯腰探进车里再说,显得太突兀了……她也还怕他像刚刚在滨莱酒店里一样,冷若寒冰根本不屑理她……

    “……”小东西咬唇,轻轻关上了门,冒着雨走到驾驶座前,敲了敲车窗。

    特助一顿,赶忙摇下车窗,看她薄雨之中微微被沾湿的清秀模样。

    “帮我谢谢楚先生,今天,谢谢了。我不知道我能做点什么回报,以后,但凡有一点需要我做,我又能做的,跟我说。”

    这样地位尊贵的大人物,钱、权、名声,样样不缺, 她能给的,就只有这些卑微的一点点回报。

    说完,不走,站在路边,跟他们摆手。

    特助张了张口,意识到她听不见,于是对着车里轻声道:“……沐小姐在淋雨。”

    楚君扬如果在乎,该做点什么才对。

    那样貌冷峻的男人,冷眸却此刻才从国际股市那蜿蜒曲折的复杂线条挪开,耳朵里听完了他们的对话,眼睛也看见了她的举动和选择,这小东西……就像轻柔跳跃在他心上的精灵,妖娆勾人,他有心叫她停留,她却眼神清澈心思单纯,而那戒备——就像扎根在她心里的血液脉络一样,从不曾减弱半点,也因此,在他这样的大人物面前,这小东西才如此懂得进退……

    这叫楚君扬想下车,掳她在怀里,最好在雨里仔细地探究她身体的每一寸,看她惊慌失措的眼神,听她无助的乞求……

    想象,永远比现实要更爽快……

    他们不走,她就一直一颗绽开的小野花一样,站在雨里,继续摆手,脚下一动不动。

    楚君扬单手利落地将电脑收起来,冷哼一声,丢到一边,低哑的嗓音藏着几乎听不出几分愠怒,缓声冷沉道:“走。”

    特助浑身一震,听出了隐藏在楚君扬话语深处的汩汩愠怒,不敢不从,于是脸色微白地很快重新发动了车子,调转了头,看了路边那乖巧的小女人一眼,一脚踩下了油门,豪华的商务车猛然“唰!”得一声冷冷冲过了她身边,溅起了一片水洼里面的脏水,“哗!”得一声半泼到了那小东西的身上!冰凉四溅的水,渗透了她大半个裙子的下摆!

    滴答滴答……水珠顺着她的小腿流淌下来……伴随着污泥,流到了鞋子里面……沐染咬着唇忍住了那声尖叫,水流冻得她瑟瑟发抖,她青青白白的小脸抬起,纤睫上挂满水雾,眸子清澈又迷茫地望向了远去的那辆车。

    实在不解……所以在原地瑟瑟发抖了好半天,才转回小脑袋,平复了一下情绪,一步步艰难地朝自己的老楼走去。

    那黑沉沉的楼道门口,却有一个正等待着她的人,惊讶地看着刚刚那一幕,眼睛亮亮的,更震惊地看向了她。

    沐染察觉到了那里有人,脚步一顿,等仔细看清了那人的模样,不由轻声叫出了她的名字:“饶饶?!”

    怎么,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