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4 明显的偏颇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5本章字数:2474字

    出了会议室的门,沐染只觉得浑身的气力都被抽走了,手脚都有点软。

    走过她身边的人,窸窸窣窣地讨论,没一个人与她同行。

    聂晶晶最后一个走出来,冷眼剔着深蓝繁星的指甲,冷眼紧盯着沐染猛看!

    她倒是一丁点儿都不知道这小贱人使了什么法子还“偶遇”了楚氏总裁,但想也知道,肯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法子!她不急……楚氏的这期单子她是铁定要抢,等她跟着沐染摸清楚了楚氏那边的情况,她聂晶晶必定要踩着她的尸体爬上去,叫这个贱人好看!

    李饶在隔板间里远远看着,那个靠在会议室门上,眼神有些茫然的女孩儿,心里有愧疚略过,但紧接着就消失了,丢下文件朝她跑了过去。

    “染染。”

    “我不是故意把那件事说出去,是今天早上,那些人欺人太甚,说话太难听了,我被她们激得禁不住就脱口而出,谁叫她们那么嚣张……”

    “不过我一点儿都不后悔,哪怕对不起你我也不后悔。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不会离开思锐,你又有路可活了。”

    说完,李饶眼睛里有一丝丝湿润。

    沐染本来澎湃不定的心情,听到最后一句时,也平定下来了,听上去好像她真的是被逼的一样,但想想如果叫她在离职和去接触楚氏两件事上选择,她最终,也会选择放手一搏的,哪怕前面艰难无比。

    这样,也就没有理由怪李饶了。

    沐染无话,只是走过去,轻轻抱住了她,两个女孩抱在了一起。

    “以后还是不要这样。”沐染说,“我辛苦一点不要紧,只是不想被人看不起。”

    李饶懂她的意思,今天那些女人只觉得沐染是在秀下贱攀高枝:“你把那单子光明正大地拿下来,叫她们再也不敢看不起你。”

    沐染抱着她,笑了出来。

    ************

    机场。

    夏末的晚风带着一丝迫人的凉意,楚君逸下了车,刚要走,助理就跑下来,跟到他身边说:“二少……二少!您拿上先生外套,这是太太给准备的,叫你见了先生一定亲自给先生披上。”

    楚君逸微微有些诧异,但还是接过了外套。

    “妈准备的吗?”楚君逸暖阳般浅笑起来,“可爸虽然是从非洲回来,但身边有菲尔特医生贴身跟着,怎么可能叫他着凉呢?”

    “那不一样。”助理笑的有一些深意,“医生是医生,亲生儿子的关心当然比医生的关心珍贵一万倍,哪怕最后多此一举了,先生也肯定高兴得很啊。”

    ——再说了,楚老先生偏爱小儿子,一点儿贴心的关爱应该就能叫他乐翻天。

    楚君逸摇摇头:“嗯……好吧。”

    只得拿着了。

    机场的另一个J区正门口,一辆黑色的散发着寒冽气息的卡宴也停了下来,楚君扬也下了车,高大挺拔的身影往机场里面走,他也刚下机不久,美国时差七个小时,一个来回倒了三天,忙得连白天黑夜都分不清楚。

    他冷眸里绽出的那一丝丝血丝,据医生说是因为耗神过度,眼下结膜轻微出血,倒是给他整个人凭添了一份肃穆,气场愈发冷冽强大起来。

    老爷子飞机八点半左右到,黄金时间,楚君扬推了两个重要的晚宴才来的。

    只是,一路说着事情等走到候机口的时候,才发现弟弟楚君逸的人马也已经在这时赶到了。

    特助的冷眉紧蹙着,低头看了看表,又抬头看了一眼堵在前面的那帮人。

    “楚先生,要不要上去跟二少打声招呼?咱们的人别都堵在后面。”

    楚君扬冷眸凝着楚君逸的背影,摇了摇头,冷沉醇厚的嗓音缓缓道:“你跟他争那个做什么?”

    特助蹙眉攥紧了拳,憋着不语,心里却急得很。

    ——争这个做什么?难道没用吗?二少性子温和又讨人喜欢,自然老爷子宠爱得紧,可他这个大儿子向来桀骜不驯,态度冰冷得吓人不说,又难以管教拘束,经常做些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事情,老爷子当然不喜欢!

    时间一久,这溺宠偏颇自然就愈发得明显了!!

    温柔的机场女声从头顶传来:“请注意,您的亲友乘坐的ET***次航班已经抵达Y市国际机场,抵达时间……”

    不一会,老爷子一身宽松的便衣从机舱口处的特殊通道走了出来,周遭有乌泱泱的一群人跟着,照顾谨慎小心,楚君逸绽出了一抹笑容,走上前到他面前,叫了一声“爸”,再拿了外套贴心地叫助理给老爷子披上,惹得楚傲天高兴地哈哈大笑,一边问着他公司的情况一边走了出来。

    这震撼人的阵仗,可直接媲美国家领导人会晤。

    走了没两步路,楚傲天就瞧见了自己如一颗松柏般挺拔站在不远处的大儿子,冷峻的眉眼是不怎么像他的,而是像极了他母亲,整张俊逸非凡的脸唯有那一双地狱罗刹般的冷冽双眸,听得所有人都说,像自己。

    像他一样的桀骜、张狂、野心勃勃,却又沉稳干练。

    “你大哥也来了。”楚傲天脸色沉了沉,嗓音也跟着沉了下来,对二儿子说道。

    楚君逸一愣,看到前面楚君扬一身挺拔地站在那儿,也很是诧异,口吻中带着惊喜叫了一声,“大哥?你今晚不是……”

    ——不是有重要的慈善晚宴和邱家小女儿的生日宴要参加吗?怎么有那个时间来接爸爸?!

    楚君扬冷眸如深潭般没有半点涟漪,沉声道:“离家两月有余,要来接一下。”

    但凡有点儿心的人,都能听得出他话里的敬重和孝心。

    “哼。”楚傲天却冷哼了一声,厉眸冷冷盯着他道,“我瞧你是恨不得我再晚回来两个月,嗯?这样你可好在楚氏里多兴风作浪几天!”

    楚君逸立刻嗅出了这里面的火药味,努力浅笑起来:“爸,您这是在说什么……”

    “菲斯比特的那个案子!我教你压10个点下来,你给我压了15个!靠凭我跟老秃头那交情,该说我这是趁火打劫被钱蒙了眼了!!楚君扬!瞧瞧你做的好事!”

    楚君扬冷眸这才动了动,落到他身上,看他半晌就知道解释无用,只好沉声缓缓道:“那不过是菲斯比特的手段。他们的底价我早就探到过,比他说给您听的要高整整两个亿……他不诚恳,又何以怪我狠心恶毒……”

    “你……”

    楚傲天气得吹胡子瞪眼,老脸迅速涨红,如果有枪的话恨不得指着他的脑门逼着他低头道歉认错!可在这个地方制不了他,总有法子能压得住他!

    “爸,您别气,”楚君逸心脏揪紧了狂跳,努力轻声劝慰,“大哥这一场仗其实赢得漂亮,不仅仅是收利,连名声也在国际上打响了一次……”

    “你少替他说话!!”楚傲天脱口而出,狂怒彰显在眉宇之间,冷眸回转过来盯着他,“我说过,楚氏总裁这个位置不过是代理!你董事会的那些叔叔们一时心慈手软才给你坐上!你若再这么莽撞行事,就给我从这位置上退下来,好好地再学两天!”

    说罢,楚傲天背着手,喘着粗气平复着胸口的怒火,冷哼一声瞪他一眼走了。

    偌大的机场接站口,徒留两个人,尴尬相对。

    “大哥……”楚君逸先开口,脸色不是很好看,温和说道,“爸只是思想有一些顽固,没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