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5 她阻止不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3078字

    特助萧尧,是饭局快要结束的时候才来的。

    只进去看了一眼,看到了几个大男人醉醺醺地举着高脚杯,盛着高纯度的白酒围着沐染,在敬酒,他就知趣地只是看了看,没再进去。

    服务生过来,告诉他:“思锐的那位设计师小姐拿了件外套过来,在盥洗室里……”

    萧尧眉一挑,跟着她走进去,便看到了楚君扬那件熨烫得整整齐齐,边角平展,一丝褶皱都没有的高级手工定制外套。

    他伸手,修长的手指背碰了碰那包好的塑料纸,唇抿成一条紧绷的线,心下滋味复杂。

    还没说什么,外面就吵起来了。

    萧尧眉心微蹙,走出去,这才看到是个同样年轻的女孩子,样貌普通,却紧张地盯着楚君扬怀里的沐染,急得脸都红了,双手在身侧攥紧成拳,求他让自己带沐染走!

    李饶急得要疯了。

    一般人听到她这样的要求,还要装君子绅士的话早就知趣地放开沐染了!

    除非这个人是无赖!!

    可他却是楚君扬,不是别人,听李饶整整忍着恐惧嚷嚷了三次,他的注意力才被她唤起一点点,薄唇冷冽紧抿着,将怀里人儿的脸轻轻扳起来一点,如施舍恩德的帝王一般,沉声道:“是么?……你来说给她听。看她要不要走。”

    沐染已经在他怀里醉的根本抬不起手,酒精的后劲折磨得她浑身汗水淋漓,燥热难耐头痛欲裂,娇小玲珑的身子只知道往他怀里钻,他健硕的胸膛如避风港一般,凉凉的温度紧挨着磨蹭着才能让她清醒那么一丁点。

    李饶死死咬唇,红着眼,壮着胆走上去,轻轻扯她的手臂:“染染……染染……咱们走吧……染染你清醒一点啊……”

    可无论她怎么叫,沐染都已经像是一只被灌醉的小猫,娇憨地被这个男人困在怀里,挣扎着,被弄得很难受很不舒服,似是毫无意识到根本不认识她了。

    李饶恨!!恨那些故意上来灌她酒的男人!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提前串通好的!都是楚君扬的计谋!

    一定是!!

    红着眼睛松开沐染的手,李饶并不打算放弃,只是冷冷盯着楚君扬,颤声道:“是,我劝不走她,她现在是醉了。不过楚总,我知道染染手机里有她男朋友的电话,我现在要打一个,我跟染染不住在一起,接走了她也没地方去!我打给她男朋友!叫他来接她!!”

    包厢里的气氛,闹得有一丝僵。万城的老总喝得多了些,拿纸巾擦着嘴,冷眼瞧着这个不大懂事的女孩儿。

    思锐公司的两个员工,男工程师也喝得满脸通红,很胆怯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助理小妹冷冷抱肩看热闹,妒恨的冷芒深深刺着李饶,怪她简直多管闲事!指不定,那个荡妇是在装醉,就为了扑倒在人家总裁怀里献身呢!!

    倒被自己好朋友这个蠢货二百五给坏了好事了!!

    她有男朋友这件事,楚君扬也知道。

    早在第一次要她的那天,看她激动的反应,和迫不及待逃跑的架势,他就已经拐着弯变着法问了出来,当时,他对这件事就没怎么放在心上,这一次,就更不必说。

    楚君扬并没有打算放开他怀里这个反复磨蹭着他的身体、将他沸腾的情裕全部勾出来的柔软的小东西,健硕的臂膀反而愈抱愈紧,扯开她不停往下探去的小手,滑腻的一小团握在手里,扯开在一边叫她好好地靠着自己,微凉的下颚抵着她滚烫汗湿的小额头。

    ——沐染蹙眉,禁不住难受地动了动,想躲什么却躲不开,有东西抵着她,很是不舒服。

    楚君扬没有丝毫反应,只是深邃的冷眸,倏然骤然黯沉了许多。

    “你打。”

    楚君扬深邃的冷眸里泛着点滴黯色,垂眸看着怀里的小东西,薄唇贴着她的额,冷酷而沙哑地说道。

    好。好!

    李饶见他当真敢这样君子,无畏无惧!自己也不怕了!上前,在沐染放在座位旁边的包里翻出了她的手机,还好她从不设密码只用滑屏幕,李饶一下子就找到了她的通讯录!

    却奈何,沐染通讯记录大半都是客户!

    李饶也从未见过她男朋友是谁,不知道叫什么!只看到一个“逸”字的昵称,在深夜十点多的时候经常打,李饶顿时确定了,立马给这个电话拨了过去!!

    快接……赶快接啊……

    嘟嘟的接通声激荡着李饶的心,她急切又紧张地期盼了十几秒,电话那一端,却没有人接!

    他就看不到吗!!这是他女朋友电话啊!!

    李饶快把嘴唇都咬出鲜血来,急得眼里晶莹一片,切断了再打!等着,却依旧没有人接!!

    怀里的小东西愈来愈燥热难耐,汗水打湿了她的刘海和睫毛,几缕发丝妖娆地贴在脸上,靠在他宽阔的怀抱里,因被他抓着手钳着腰不能动,委屈得已经娇嗔呢喃着开始跟他说话了。

    用,他从未听过的语调,和难耐勾人的嗓音。

    楚君扬理所当然没那个心情问李饶打没打通,实际上对他来说通没通都一样。他想要的人,就一定要,跟她有没有男朋友根本就没有必然的联系。

    特住萧尧一直在包房的盥洗室旁边看着,到此刻,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脸色冷峻淡然地走过去,沉声对楚君扬低低道:“公司的事已经安排好了,行程都在明天之后。”

    刚刚在电话里听楚君扬随身跟的助理嘱咐他做这件事的时候,萧尧就大概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所以来时看到喝醉了的沐染伏在楚君扬怀里,才一点都不感觉到意外。

    李饶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安排了什么,但现在,沐染男朋友的电话打不通,她一个小小的所谓的“好朋友”,根本没能力也没可能从这些权势滔天的男人中带走沐染!!

    “……”李饶手攥紧着她的手机,急得眼眶红了一大圈,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怀里的人儿,也难耐到眼眶微湿,水眸里细碎的光芒看得他心痒。

    “给她。”

    轻轻摩挲着她肌肤的薄唇之间吐出了两个字,却是透着微微冷淡的口吻,对旁边站立着的萧尧说的。一如既往的不可抗拒的口吻,叫萧尧听得身躯微微一震。

    瞬间,就听得懂他的意思。

    从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摸出一张贵宾卡,萧尧挺拔的身姿裹着与楚君扬同样的气场走到李饶面前,递给她,淡淡道:“拿着这个,照着上面的地址去找,出示这张卡就可以。”

    “如果你不放心的话,”萧尧淡淡对她说,“明早到这个地方接她。”

    李饶浑身急得微微颤抖,眼眶热热的,手也发颤地抬起,接过了那张卡片看。

    不是什么大型娱乐会所的地址,不是酒店,私人会馆,而是……

    烫金的卡片染着一层低调的墨色金属光辉,上面手写雕刻上去的一行地址,是李饶听说过但从未涉足过的一片禁地——

    坐落在市中心中环地带的私人别墅区,桐苑。

    她做经济传媒的朋友告诉过她,这个桐苑就是个迷,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地带开辟,风格低调奢华,而它的主人是谁,传媒记者们钻破了脑袋都没能钻破知晓。

    没想到……竟然是楚君扬……楚氏总裁楚君扬……

    “你们……”李饶出声,开口就是哽咽,眼里还燃烧着焦灼,想问他们到底带沐染过去那里做什么,但,她好像知道问了也没用,她也没那个资格问!!

    眼前这个特助的气场就已经足够吓人,更不要说叫她壮着胆子再跟楚君扬那头沉默的雄狮再对峙些什么!

    “好,那说好……”李饶吸了吸鼻子,努力克制住鼻酸眼泪,眼眸里透出尖锐的恨意来,“明早我就去接她,要是她少一根毫毛,出一点事,我自己说了不算,叫她清醒了自己来找你们算账!!”

    万城的老总喝的醉醺醺优哉游哉地,眯着眼睛点燃了一根烟,招了招手,叫服务生拿账单过来买单,这个女孩子,也挺有意思,敢从楚总手里抢人……

    楚君扬此刻,却根本就不会想,她清醒之后的事。

    夜深了,有些冷,她依旧如上次般穿着无袖的连衣裙,肌肤是凉凉的,楚君扬摸着有些心疼,想把她揉进怀里好好热一热,这些人却偏生在这里碍眼。

    楚君扬冷眸里绽出幽邃的光芒来,什么都没拿,只将怀里软得有些站不住的小东西扶正,收纳入健硕的怀抱,轻轻摩挲了一下她的小脸沉声道:“好……那我就等她醒了之后,来找我算账……”

    他不畏,不惧,甚至恨不得,她此刻就醒着。

    一场闹剧也终于收场,李饶咬唇,退开,手里攥着那张金属卡片,眼睁睁看着他们将沐染带走,助理小妹无所谓的抱着肩在她身边晃着,冷嘲热讽道:“你干嘛?还觉得可惜啊?哎人家才好不容易爬上了龙床,就算是真醒着,换了我我也赶紧装醉!!太岁爷抱着我呢我还需要你来给我解围!我以前只当沐副经理是当着婊子立牌坊,现在看,饶姐你才是蠢到了极点,还替婊子挡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