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6 这里,只为一个人而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3086字

    “你给我闭嘴!!”李饶就差一耳光狠狠甩到这个贱人脸上了,含怒咬着牙,眼眶都绽出丝丝缕缕的血丝来,“不想让我打你就给我看好你的舌头,明天沐染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寻死觅活,记住了,你们都有袖手旁观不闻不问的罪!!”

    她尽力了但是依旧阻止不了,此刻就只能祈祷!

    祈祷楚君扬是君子,不会乱来。也祈祷沐染清醒一些,不要再招惹这个自己根本招惹不起的男人!

    人群鱼贯而出了,万城的老总走在最后,一身西装革履,也是相当桀骜不驯的模样,走过他们身边时,勾起唇角倨傲地笑了笑,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下李饶,看得李饶心里发毛,瞪圆的眼睛里血红的怨恨更重!等足足看够了,万城的老总才抬脚,嘴角勾起一抹魅惑横生的有趣浅笑,收回目光,走了出去。

    *********

    微凉的夜色,涌进来,在出了帝豪饭店的门之后,才感觉凉凉的空气刺着人的皮肤。楚君扬喝的那些酒在外人看来算多,但实际较之他的酒量来说只算是个打底,他薄唇淡淡抿着,深邃冷冽的眼眸里没有半点醉意,清醒地凝视着怀里冷热交替难受得小声嘤咛的人儿。

    车,从远处开过来,到了灯火闪耀的饭店门口。

    楚君扬淡淡钳了她滑腻柔软的小手,拉开,埋头下去,在她醉人的一声低吟之后,堵住了她甜蜜勾人的樱唇,和着滚烫的气息,撬开到里面蜜源深处,尝了一下她的滋味。

    算是,情不自禁。

    刚刚在饭店包房里给她勾.引了那么久之后,禁不住地,长指冷冷勾起她的下颚,覆上去,深深尝。

    “……”微凉冷风的包围之下,彼此唇齿间流窜的滚烫气息烫着彼此的灵魂,楚君扬被这浅尝的醉人滋味弄得微微心神恍惚,抬起头时,感觉冷风出来,浑身快要燃烧起来的那股燥热才渐弱了一点,黑色的车门,就在眼前了。

    说起沐染的男朋友,这么久的时间里,楚君扬从未想到过这算是个问题。

    第一次时,这小东西干净纯洁,没被任何人占有过。

    等他要了她之后,她和她男朋友的关系竟然还一往如初,是么?她男朋友不在意?

    还是说……沐染根本就没有那个勇气,跟她男朋友承认这些?

    但——

    对楚君扬来说终归只是一时浮起略过的想法,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

    将车里的恒温暖气开了,健硕的长臂揽过那娇软无骨的身体,好好地安置在他的怀抱与靠背之间,楚君扬俊美无双的脸绽出一丝一缕的冷冽,拨开她的刘海,仔细凝视着这一张小脸。

    她难受,胃里翻涌着,被酒精灼烧得满身燥热出汗,闭着眼低吟,满眼看去都是令人驰往的娇柔媚态。

    楚君扬想过,那一次跟她的相遇的确是意外,可偏生就是那一次之后,觉得不够。从此再遇时便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再要。

    他楚君扬从来不是什么君子。

    这样沸腾的感觉被反反复复地点燃过许多次,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直到这小东西这样醉在他怀里……

    沐染轻轻睁开眼,水眸里依旧满是醉意。小手想动,却不能动……偏过头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被握着,十指相扣地按在真皮座椅上,她秀气的眉一拧,咬住鲜艳欲滴的唇,孩子气一般控诉地盯着他。

    楚君扬下腹灼烧的热度越来越烫,抵过去,薄唇摩挲过她的眼睛,微张,轻轻舔过她的睫毛。

    他今晚,一定。要她。

    ********

    推开浴室的门,蒸腾的热气一股脑地溢出,楚君逸拿了毛巾擦着头发出去,一出去就发现房间里竟有人,冷眸倏然望过去!这才发现,此刻坐在他床上的人,竟然是阮云卿。

    “妈。”

    他突然浅笑出来,平复着被吓得跳得有些乱的心脏,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早知道,他就不会腰下只裹着一条浴巾就走出来,因为就算是她的亲生儿子,这么大了她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他还赤着上身……

    楚君逸觉得很不自在,尤其——阮云卿此刻似乎还拿着他的手机在冷冷的盯着看,这就让楚君逸更有一种被刺探了隐私的感觉,一股危机感顿时在他心里翻腾起来。

    阮云卿轻不可闻地冷哼了一声,将他的手机放下了。

    楚君逸的视线随着手机而落下,冷冽了几分。

    “我进来是想跟你说一声,下周邱家举办的慈善晚宴,我给你讨了一张请柬过来……”

    阮云卿裹着披肩站起来,瞅着他着重说道:“你可知道这是若彤那孩子亲手给我的,叫我一定带你过来!你瞅瞅,你俩总共才见一次面她就这么注重你!这说明什么啊!!她……”

    楚君逸却只脸色冷冽地轻轻抓起了自己的手机,轻轻翻开看了两下,缓声问道:“妈,你刚刚都看了些什么?”

    阮云卿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怒火上涌,冷笑出声:“呵,我看了什么?你这手机里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有什么见不得人?!”

    “没有什么见不得人,”楚君逸淡淡道,声音缓慢一字一顿,“可我设了密码……”

    “你设的密码是我生日!!!”

    阮云卿怒火冲顶地说道,一提起这个她的怒火就减弱了一些,心里暖烘烘的,“所以你瞧,君逸,妈就算不窥探你的隐私,也知道你有多爱妈妈!你的手机,妈也就是随便看看,没乱动什么,你上回说你有女朋友,呵……这话,以后不要再乱说,否则叫若彤听见了像什么话?玩玩就是玩玩!别叫若彤觉得,以后订了婚,她就得跟你那些交往过的破烂垃圾货一个身价!!”

    听她说话的前半段,楚君逸心酸冷笑,的确,他是打从心底孝顺她爱她,因为知道自己六岁以前的那些年,她独自一个人顶着未婚先孕的名头养着他这个别人口中所谓的私生子有多不容易。

    他曾敬她爱她,到骨子里去。

    可如果能提前得知到楚家享受这番荣华富贵会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楚君逸其实宁愿考虑悲惨一生,而不是被摆到这个位置上来,跟不爱的人结婚生子,跟亲近的手足亲戚厮杀相残,只为一份独霸鳌头的家产。

    “妈,别的我不想问,”压下心头所有复杂的情绪滋味,楚君逸拿起手机,轻声问她,“我只想问你,删没删什么重要的东西?您知道我在说什么,她有没有找过我?”

    阮云卿冷笑:“你说那个沐染?”

    楚君逸眼皮重重地一跳!!

    心里一紧,危机感重重凝起,抓着床栏的手也狠狠用力,青筋微微暴起。

    他手机里存着的她的名字是——

    “沐染宝贝”。

    “她这么晚了打什么电话给你?!反正我没看见!!”阮云卿矢口否认,盯着他,冷笑两下软声道,“这姑娘倒是挺自重的,我看了点你俩的来往短信,这姑娘没讲什么恶心出格的话,挺懂事挺规矩,倒是你!!一个大男人满嘴情啊爱啊的,这么上赶子干什么!你楚家二少爷这金字招牌打出去哪个女人不是招手就来!犯得着这么认真!!你给我趁早甩了她,玩够了睡够了换个新鲜的也行,也让她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她看不惯,楚君逸那样惯着哄着一个小女人,像把她捧在手心都怕化了一样!!

    这让她一提起个太阳穴就突突地跳,危机感蹭蹭地冒!

    楚君逸将薄唇抿成一条线,并不在意她说的这些东西,关于在爱情里是他太过火热主动。

    “好,我只当她没有打过给我……”楚君逸收起手机,努力拂去心头的那些凝重的担忧,凝视着她,勉强浮起一抹苍白的冷笑,“妈,以后我的房间,不要再那么随便地进来……”

    “你若听话,我自然不必再多管你!”

    阮云卿冷着脸嘱咐他,“倒是若彤叫你参加慈善晚宴的事,你不许忘!”

    “嗯。”

    楚君逸并不看她,攥紧了手机,只当她说的是真的。

    阮云卿这才气鼓鼓地走出了他的房间,回想起刚刚那个叫“沐染宝贝”的电话整整打了三次,一次比一次持久地打着,直到被半分钟多的通话时长强制掐断,才没有再打。阮云卿不管是有什么急事,她不想要的不是她儿媳的女人,就最好连她儿子一步都不要靠近!

    *********

    静谧无声的桐苑,几座奢华的别墅连绵四起,坐落在这片大宅的主座位置,院里的水杉银杉在夜晚微凉的风下发出沙沙的响声,轻拂着这座奢华雅致的庄园。

    楚君扬的这一处房产,没有在楚家的账上出现过。

    实际上,他名下脱离了楚家的财产,还有太多。

    这里。只为一个人而建。

    低调豪华的商务车缓缓开进了这里,一年之中他本没有几次会开到这里并呆在这里过夜,只是晚上打给萧尧的时候,禁不住地就提了这个地方。

    萧尧想必也相当诧异,只是知趣得没有问出声。

    灼热的温度在怀里不安躁动着,楚君扬打开了车门,不舍得微凉的冷风吹散那股微烫的温度,抱起她,哄她乖一些,走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