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7 骗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1598字

    中途,是接了几个说公司里事情的电话,楚君扬应得心不在焉,淡淡说了几句,便挂了。

    萧尧一般从不进桐苑,此刻时间不早,里面住的人估计也很早睡了,看了车上留着的一些文件,还是主动下了车,尾随着松了进去,一路,什么都不乱看,不乱想,将文件放在了房间外面的客厅红漆木桌子上。

    关于紧急需要的放在了一堆,扯了便签条来,写好,放在一边。

    接着,很快退了出去,随手带上了这一栋宅子的房门。

    夜色,悄然无色,无声无息。

    只是,灯火一夜未灭。

    脱了西装外套,衬衫的领口一如既往全部系着,此刻他一颗一颗地解开,将那小东西抱过来,俯首,吻上她,到最深处。

    这样渴望了许久,有坚定而冷酷的心智支撑着,下手,就完全不客气。

    沐染醉酒醉的厉害,以前几乎完全都没有喝断片儿的时候,这一次却是完全不像了她自己,换做清醒的时候,不要说撒娇,叫她低头求他,都要靠强逼,现在……却……

    秀气的眉一拧,艳若花瓣的两片唇咬住,她小声说:“不……”

    楚君扬健硕挺拔的身躯一震。

    动作停了。

    的确,她沐染向来自尊自爱,不卑不亢,明明一张平静甜美的小脸,却偏生那样百折不挠。

    她——也惹过他生气。

    所以就因为如此,每次她哪怕一丝一毫的主动与乖巧,都能惹得他身心都动摇……这也就是为什么,今晚她主动替他挡酒的时候,他才那样心思翻涌;她醉倒在他怀里时,他才无论如何都不放她。

    楚君扬冷峻的脸垂下,凝视着怀里蜷缩成一团的小女人,耐着性子问:“怎么了……”

    沐染却闭了嘴,不再说话,低下头去很长时间。

    时间长到楚君扬完全失去了耐心。

    “怎么了?嗯?”低头,到肩膀的位置,咬她,他再次用黯哑的嗓音柔声问道。

    小东西在他怀里乖乖蜷缩着,秀眉紧蹙着,好半晌才轻声开口,总算是说出了好多次她都不曾敢说出的实话,声音极度沙哑的:“我害怕……”

    这一声,却简直叫楚君扬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彻底崩溃……

    楚君扬当然知道。如果不是怕,沐染不会那样乖巧懂事,在别人面前敢爱敢恨,敢争取敢反抗的一个人,哪怕在他面前受了委屈受了欺负都会和血吞,用崇敬但畏惧的眼神看着他。

    指腹她清透纯净的小脸上轻轻地摩挲,移动……楚君扬俯首下去,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话,是威胁也是保证……

    这夜,才真正开始……

    ********

    一整场爱,她被吃的连渣都不剩。

    整个桐苑别墅的灯也一整晚都没有再熄过。

    楚君扬很疯狂,整整三四个小时过后,依旧精力旺盛,怀里的人儿像是被大雨彻底淋透了的小小飞蛾,伏在他怀里,再也飞不出去半步。

    反反复复。各种位置。直至凌晨。

    直到体力的耗尽扯得肌肉都在疼,却有着说不出的舒畅。

    去洗了个澡,也带她一起。

    她锁骨下方有一枚小小的朱砂痣,红色的,可爱得像是烙印在上面一样。

    “……”水声哗啦哗啦冲刷着,楚君扬冷眸眯起,看着那枚朱砂痣,吻上去。

    至于明天……

    晚些再来。

    ***************

    清晨的辉光一丝一缕地透过窗帘照射了进来,拂着床上原本深眠的人儿,沐染小嘴有些泛红,肿胀,浑身也乏力到根本使不上半点劲,从深深的睡眠中被唤醒时,她睁眼,觉得阳光有一点刺目。

    “……”第一眼看到的是腕上的红,从衬衫袖子里透出来,像是被人抓过的痕迹一样。

    再仔细看,像是……吻痕……她连手指都是红红的,被人狠狠嘬过一般酥,麻不适。

    沐染小脸一白,想起身,却骤然低吟一声,觉得头痛欲裂,强烈的醉酒余劲涌上来,让她晃了几晃,头疼得好难受好难受……

    门外。

    李饶却是一大早就及时赶来了,天气冷了些,她系了一条丝巾,早早跑到这里大关着门的桐苑来,这里连个守门的保安都没有,她手里拿着的卡,变成了摆设。

    “骗子……”李饶握着卡,眼睛又红了一圈。

    她根本没办法进去,为什么骗她说可以进去接人??

    床上,那小小的人儿坐起来,浑身的酸痛和虚脱无力叫她脑子里腾起一股很危险的警戒感,这感觉,就像那一天,她被人夺去纯洁之后,那身体的感觉一样,甚至,比那一天更要酸痛虚脱!乏力到她想撑起身体下床都费了很大劲!

    更令人恐惧的是,这衬衫,不是她的。

    “……”沐染小脸顿时苍白,低头看到这是一件料子奢华的男式衬衫,正盖到自己臀部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