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8 他对她的方式(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2488字

    这是怎么回事?

    强忍着头晕目眩,醉酒的副作用还在让沐染的后脑隐隐作痛,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从对面的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惨白惨白的小脸,小手紧紧地抓住衣架的把手,好好地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隐约能记起来的,只有坐公司的车去帝豪酒店。

    Maria叫她坐在楚君扬旁边……

    万城老总请的客人全是一些经常拼在应酬酒桌上的大男人,他们递酒过来,她就不能不喝……

    想着想着,沐染终于能小脸惨白地想的起来,昨晚,是自己喝醉了。

    可醉了的后遗症就在于,她能想到这之前发生事情的零碎片段,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醉的……醉了以后,又发生了什么……

    自己,是怎么到这个地方来的。

    “……”垂眸一看,自己柔若无骨的小手还握着这高贵红檀木的衣架,沐染赶紧退开,眼眶整整红了一圈,看出了这衣架奢华的材质,再看了一眼,这个大到让她觉得自己无比渺小如被困住的碟一般的房间,用绣着雕花图案的丝带随意束起来的厚重窗帘外面,是一片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到过的恢弘庄园。

    找不到自己衣服、感觉到单薄衬衫之下空无一物的沐染,比任何的时候都要慌张,快走几步,踉踉跄跄地去找自己的衣服,在陌生衣服的束缚下她觉得小脸如同被火焰一般灼烧着,害怕,难堪……

    哪怕这衣服料子再好,再干净,也不是她的。

    更何况,她此刻浑身的疲软酸痛,一走一晕眩的醉酒症状,还有领口隐约露出来的——衬衫滑落到肩膀处才显露出来的大片大片像是被蹂躏过后的红痕,叫沐染脑子嗡嗡作响。

    青涩的经验却叫沐染根本不敢断定,这到底,是怎么造成的!!

    是她昨天醉酒的时候摔了,碰了,还是有人对她做过什么?!再或者,深度醉酒之后醒来,头剧痛的后遗症之外,身体各处被酒精灼烧之后都会有这种酸痛的情况发生!!她有对酒精过敏吗?沐染全都不知道!!

    “……”

    只是找遍了整个房间,都找不到她的衣服了!!

    沐染很急,一时急得水眸都红了一整圈,在房间跑了几圈,小手无助地紧紧扳着绒皮沙发的沙发背,水雾在眼底缓缓升腾起来,她小脸一阵滚烫一阵冰凉,强迫自己镇定,却怎么都镇定不下来。

    “当当当”,门口,却突兀地传来了敲门声。

    这叫沐染盯着房门,出了一背的冷汗。

    纤长卷翘的睫毛被打湿,沐染看了一眼这四周,房间像是坐落在一个恢弘的大庄园里面,此刻不开门的话她大概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哪,怎么出去,所以此刻,她只能过去开门。

    光着脚,纤细娇小的身子挪到了门边,小手握住门把。

    心一横,在那当当当的敲门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沐染打开了门的一条缝,看向了外面。

    一个高挑的女子,脸色冷冽素净,裹着一些衣服站在外面。

    沐染一时愣怔,也因为头隐隐作痛,一回忆事情就痛得更厉害,没能想起她是谁。

    “醒了?”

    Maria几乎是昨夜一夜没睡,熬得很憔悴,精明干练的模样却没有褪去,只是有一样——来得匆忙,她没有化类似平时的浓妆,纯素颜出镜。

    沐染蹙眉,这才认出她是谁,开口想说话,哪知道一开口就是嘶哑到极致的嗓音:“Maria姐……”

    这怎么回事?

    到底是青涩稚嫩的年轻小女人,这破锣般的嗓音听上去都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意味,听得Maria这个女人都心神微微荡漾,再看她一眼,纤细莹润的一双腿在地上站着,大大的衬衫裹着她本来娇小,此刻显得更加单薄削瘦的身体,的确是有勾引男人的本事。

    “你昨晚喝的有些多了,是楚总带你来的这个地方,不过我提醒你,”Maria说话向来单刀直入,冷眸盯着她,把衣服递过去,道,“这个地方是禁地不能多呆,我进来的时间楚总只给了五分钟,五分钟后我还敢呆在这里的话被乱棍打出去都有可能,给——”

    见那小女人蹙眉,小手紧紧扒着门的样子,Maira脸色更冷:“你不要衣服?”

    沐染惨白着一张小脸这才回神。

    楚君扬。

    原来昨晚带她到这里的人是楚君扬。

    或许是醉的太深了,沐染竟隐约回忆起一些片段,是这个男人冷冷低头吻住她的唇,将她抱起来抵在墙上死死研磨的情形,回忆一闪而过,一股激烈的酥麻猛地窜上了她的脊背,直窜到了剧痛的脑子里!

    沐染不接,只是眼眶红了,问:“我昨晚的衣服呢?”

    “又不是我带你来这儿的,我怎么知道?”Maria利落地答道,神情冷冽,“你要不要?”

    不要就只能继续穿着这件衬衫,沐染小脸一阵灼烧,心脏砰砰跳得都疼了起来,小脸扭过去又转回来,拿过了她手里的衣服。

    “我得走了,再多呆下去会超过时间。”Maria抬手看看表,冷冷的说完,就要转身走。

    “那我呢?”沐染禁不住开口问。

    “我没接到要带你走的命令,随意你吧,不够你昨晚的那个同事加朋友,倒是在门外等了你很久了!”

    ……

    Maria迎着有些刺眼的阳光出了门,一出去就看到李饶手里拿着一张卡,在门口带着焦急的神情晃悠,看她出来,忙舒展了眉心跑了过来。

    “染染呢?他们说过叫我早上来接人,你见到沐染了吧!!”李饶说话不由自主地很冲。

    Maria正开着车,踩了刹车冷冷看向她,说了一句话又重新开走了车子:“在里面,你可以进去找了。”

    “你……”李饶忙让开路,让这辆宾利开走了,看了一眼里面,忙一路疯跑了进去。

    这边,沐染在房间里换好了衣服。

    之所以放心地换,是因为衣服都还有吊牌,都是新的,沐染直到穿上才发现从里到外,从内衣到裙子全部都是她的尺码,端端好的合适,她去洗了个脸,漱了口,洗漱台镜子前面的梳子也是带包装的新的,她犹豫着,用了一下洗干净才放了回去。

    不知是谁挑的裙子,带领子的无袖小黑裙,衬着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海藻般自然散落到腰间的长发,穿着舒服,又清纯与妖娆同在,她一丁点妆都没化,只是用水润了一下脸,便唇红齿白,娇艳欲滴。

    沐染不愿意多想,这些穿在身上的东西,包括这里的一切,都叫她很不自在!

    李饶大声叫喊着她的名字,淌着汗疯跑进来时,就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沐染丢下了那件白色的衬衫,双手握住门把推开了往回走,脚下一双舒适的平底鞋,让她减弱了几分妖娆,更添清纯,这一推开门,就撞上了楼下突兀地闯进了这一大栋别墅里来的李饶!

    “染染!”

    李饶大喊着叫了她一声,跑了上去。

    两个女孩在蜿蜒而下的楼梯上相遇,在这偌大无人的别墅里,气氛幽谧得叫人发憷。

    “你没事吧!昨晚你喝得醉醺醺的,你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事吗?!我叫你都叫不醒,那个男人抱着你不肯放你!我根本就带不走你!!”

    李饶急得眼眶都红了一圈,抓着她的手说道。

    “还有一点头疼,酒劲应该还没散。我昨晚怎么啦?”沐染蹙眉咬唇,轻声问出了口,却不敢听她下面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