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9 不愿意相信(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2542字

    “楚先生。”

    到底是在职场上摸爬滚打几年的人,李饶尚且能稳住心神,跟这样强势且心思莫测的男人周旋,眼神冷厉,说出的话还是难掩她愤怒的情绪。

    “我们沐副经理有事,暂时不在,您有什么事情找她,可以跟我说!”到底是以后还要瞧着楚氏的脸色,接着他们生意的,李饶不敢得罪,也只能尽量维持表面的平和!

    楚君扬粗糙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手机,没有那个耐心跟她多说半句,冷眸寒冽的一眼扫过自己面前笔记本上股市大盘的蜿蜒复杂的曲线,薄唇吐出的两个带着命令的字眼更显阴气寒重。

    “给她。”

    “——!”

    李饶险些被这强大的气场给震慑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明显得感觉到喉咙受阻,憋得脸都通红!

    她攥紧了手机又放松,看了一眼旁边睡得昏昏沉沉的小女人,咬唇说:“她睡着了!很累!方案的事情我们改日再登门拜访,找您们详谈,楚总,现在就算了吧!”

    李饶痛恨自己的懦弱,对待这样位高权重的人,她清醒后也完全丧失了昨晚喝了点酒才壮起的胆量,哪怕再痛恨,现在也只能捧着哄着他!

    她当时是怎么想的?!觉得这样的大人物能垂青一下沐染是她的运气,是上帝给她的恩惠!!她怎么就没想到,这样的人如果对沐染认真了,那会是多么严重的后果?!

    不,不对!

    就怕这样的人不是认真,而是只盯上了玩玩,之后会毫不留情地将玩过的女人甩掉!如果沐染是那种贪慕虚荣,或者利用这样的攀附关系获利、不觉有亏的女人,那也就罢了!可是沐染有男朋友,李饶并不确定,她为了钱权地位和家人,能陪这样的人玩得起这样的豪门游戏!!

    稍有不慎,付出点儿真心,可是会被毁得连渣都不剩的!!

    “她以后的确是还会再登门拜访,现在……”楚君扬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我话不说第三遍。”

    昨夜,她也的确是比平日里乖,但却依旧懂得在受不住的时候反抗,昨夜他覆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是一句黯哑轻柔的,不要怕……会叫你舒服……

    舒服透顶……

    那话里的冷寒,虽然淡然沉稳却听的人浑身发颤的口吻,将李饶逼到了绝境。

    红着眼,再看一眼那个熟睡中的人儿,李饶没办法。

    靠过去,轻轻将她推醒:“染染……染染,醒一醒……电话……”

    沐染睡得并不安稳,沉沉的梦里还盗着虚汗,醒了,美丽如蝶翼般的睫毛轻轻睁开,看了一眼自己正在通话中的手机,上面显示的号码自己不认识。

    看一眼李饶,明显在问她这个人是谁?

    李饶不敢说话,只咬着唇,用大大的嘴型告诉了她三个字——“楚君扬”。

    一下子,浑身盗出的汗瞬间冰冷起来,贴在她身上,叫她无比清醒。

    “……”沐染坐正了,小脸一片苍白,一时间只觉得那手机是洪水猛兽,她连呼吸都不敢轻易吐露,顿了顿,很慢很慢地拿了过来。

    “楚先生。”缓缓坐直了身子,沐染虽极力缓和着,声音却还是沙哑的。

    一听到她的声音,透过听筒沙哑小声地传来,楚君扬心里的冷寒顿时消减了不少,冷眸也终于从复杂的股市大盘上移了下来,手指一下下轻扣着紫檀木的桌子,薄唇淡淡抿着,斟酌着要跟她说的话。

    “很困?”低沉醇厚的嗓音,温柔了几倍,缓声问道。

    沐染喉咙发紧,心脏也狠狠地揪紧着,说:“一点点。”

    “回去好好补眠,班可以不上,楚氏的单子你今天不用跟,明天再过来谈具体方案。”

    听起来像是在谈工作的事,沐染昏昏沉沉的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下意识地松了那么一点点:“……嗯……”

    思锐那边她没有请假,这一句,沐染理所当然不会听楚君扬的,她一定,得去上班。

    按请假算的话,一天假就扣300的底工资,她扣不起。

    但楚君扬,她又不敢忤逆。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楚君扬的面撒谎,或者说,是说一套做一套,在真的与他正面接触之前,沐染还天真地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后果到底有多严重。

    “身子好些了?”楚君扬却只当她是乖巧,心不由地因为她那一声轻柔的“嗯”更加柔软了几分,薄唇轻轻贴着听筒,黯哑的嗓音温柔问道。

    这一句,却叫沐染活生生打了个颤,很明显,像是被冷空气突然刺到一般。

    攥紧在身侧的小手都出了汗,沐染只觉得,好像连楚君逸都没曾这样跟她说过话,以往她生病的时候,楚君逸驱车赶来,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到病好,说出的话都没这一句来得暧昧。

    李饶见她拿着手机,一句话不说,脸色白白地在细细地抖,不禁蹙眉,抓住她的小手,极小声地问:“怎么了?”

    沐染脑子里此刻有千帆经过,谁也不知她到底想了些什么,情绪有几番变化,等稳住情绪之后,她才说:“……还好。只是下次有这样的饭局,我不行,替楚总挡不了多少酒。我叫我们组比较能喝的那一个去陪您。”

    因为忍着什么情绪,她声音轻飘飘的,像是在耳边呵气一般。

    楚君扬听着,冷眉轻轻蹙了起来,轻轻敲着桌面的手指也停下了节奏,仔细回味她这句话。

    要么,是她笨,真的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要么,是她太聪明,哪怕因为酒醉的太深太厉害不敢猜测是什么事,但却知晓利害地,要从此离他远远的。

    楚君扬觉得,是后者。

    “嗯,”他低沉的嗓音也一下子冷了好几分,甚至冷笑了一下,缓声道,“好……我等下次。”

    最后那几个字说得极缓,以至于他切断了电话好几秒钟后,沐染都从那几个看似冷漠又看似威胁的字眼里挣脱不出来,脸色白白的,片刻后才从耳边拿下了手机。

    “怎么样,他说了什么?!威胁你是不是!!”虽然李饶听着都只是工作上的对话,但看沐染的情绪和脸色明显不对!她也一时激动起来,“沐染你怎么不问问,酒后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事!要你醒酒,怎么不送你回家!带你去酒店给你一个人开房!!带你去桐苑——这什么意思!!你看你身上,皮肤全是红的!!难道还说是你酒精过敏不成?!!”

    李饶的激动,却换来沐染的更加僵硬。

    许久,她眼皮才动了动,苍白的小脸转过来,努力浮起一抹灿烂温暖的笑意,说:“我现在好累啊……等我睡一下,醒了,如果记得起什么事我一定去给自己找回公道,要我去医院检查我都去,你别激动了,不要怕他。你看,至少我现在还毫发无伤地坐在这儿啊,东西没丢人也没伤,单子也没跑,先庆幸一下这个吧!”

    听她这么说,李饶激动得砰砰跳动的心脏,倒是也平静下来了一些。

    对。

    沐染说得很对。

    之前她们思锐公司也接过一个单子,设计B组的前任经理就是那个单子的受害者。那天她们去陪客,被几个土豪暴发户下了药,第二天在酒店里醒来,下身三级伤,不知被多少人玩过还伤及了子宫。最重要的,单子都黄了。

    那个女经理一开始胆小怕事不敢报警,后在家人朋友督促下报了警,到法院状告对方,最后却因为对方权势滔天买通律师法官,彻底败诉!!浑身是伤不说,丢了工作饭碗,丢了名誉名节,险些跳楼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