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2 我跟你。(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2480字

    萧尧一身淡然地站在那儿,看着她。

    他与沐染见过几次,相处算是融洽温存,只是平日里他浑身散发出的气息,强势的气场到底是受了某个人的感染,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几分他的味道。再加上这是在楚氏门口,萧尧的身份是什么,沐染心里很清楚。

    苍白的小脸上,一丝死灰般的光芒从清澈的水眸里闪过,沐染与他对视。

    “沐副经理你认识?”余小沫小脸一冷,强颜欢笑着浮起一抹弧度,手指绕着头发不满地说道,“就这么小气,都不肯介绍一下?”

    萧尧却仍旧只淡淡看着沐染,一眼都没有往余小沫那里瞧,一会,嘴角勉强轻轻勾了一抹弧度,用低低的,与往日一般和善却更低沉的嗓音对她说:“沐小姐。上车吧。”

    余小沫顿时激动起来,艳丽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是楚氏特意派来接我们过去的车啊?!别的公司没有是不是?是Maria姐特意慰劳我们才这么安排的吧?!!”

    这待遇简直太特殊了!!哈!!

    相较余小沫的激动兴奋,那小小的身影却一动不动。

    微凉的风拂起了她的发丝,吹出几分凌乱的凄美,小东西的眼神许久才艰难地从萧尧脸上移开,面无血色地看了一眼他身后,那辆熟悉的低调奢华的商务车。

    旁边的几辆车里,也果然已经没了座位,拼命地挤了挤,也就只挤出了一个人的座位来。

    余小沫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杭瑞去接蓝工程师去了,如果没这个沐染在这边不要脸地杵着,那可就更好了!

    却不曾想,萧尧的脸突然一偏,淡然的目光看向了余小沫,浅笑一下轻淡淡地说:“余小姐还是上旁边那辆车吧,等下到寰宇跟几大公司会合,也顺便带着你们的工程师勘测一下现场的尺寸,对接下来的二审三审会有帮助。”

    什、什么?!

    余小沫差点尖声问出来这到底是为什么,但猛地,突然想明白之后锋利尖锐的眼神一下子转向了沐染!再看那辆她这辈子身价都抵不上的豪华商务车!!呵呵……懂了……她几乎是立马就懂了!

    “好,好……”余小沫被拂了面子,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得很难看,拎了包走向旁边的车子,见所有人都看着她,心下恼火,到了车边又扭头回来,妖娆地抬起头看着沐染,大声道,“沐副经理可要记得吃药!否则,清宫可是很疼的!”

    这一句话,瞬间在各大公司之间炸起了轩然大波,有几个认识萧尧的,本来还在揣测发生了什么事,这下被余小沫短短的几句话撩拨得仿佛全懂了!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这一句,既是挑明了她沐染借身上位的事实,又挑明了楚君扬对她这等不自量力小虾米的处理态度!

    呵呵……清宫,可不就代表着这样的小女人只能被楚总用来玩玩,当真?怎么可能!!

    一时间,本来在初审会议上对沐染表现出好感的几个男同事,眼里都流露出了相当可惜的神色!那个清纯美丽、又乖巧懂事的女设计师,原来……也竟是这样不堪的女孩儿!!

    萧尧脸色一冷,冷眸扫向了那个余小沫。

    很想替她说句什么话,但,最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毕竟楚君扬想对她做的事,远比这些人想象的,要多得多。

    薄唇淡淡紧抿,一会之后萧尧才说:“……走吧。”

    沐染并不想上去。

    刚刚,遇到萧尧的震撼让她病情一下子更重了些,发烧的灼热温度叫她整个额头都烫得快没了意识,她想要离开这辆车,跑去自己同事的那辆车上,哪怕余小沫再怎么诋毁她,别的同事再怎么看她,无所谓。

    但是现在,沐染错开脚步,晃了一下身子想跟上,那些车却都已经准备开走了,她如果在楚氏门口这样跟楚君扬的人撕破脸,不知……会是多严重的后果。

    小手,紧紧地攥住了包带,沐染此刻只想离开,她哪里都不去。

    前面几辆车,终于开走了。

    萧尧有些悲悯地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同情,但还是走上去,想说什么。

    “我不去。”那小女人却擅自开了口,转过身来,毫无血色的小脸上浮现的红很不正常,她说,“中午寰宇那边,有我们的工程师和助理去勘察,我没有必要去,所以我不去。”

    萧尧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我不舒服。我想回家一趟。”这样强硬的拒绝,是沐染的底线,她最后能想到的办法。

    擦身而过的瞬间,萧尧却低声说:“不在于你到底去哪儿——”

    一句话,唤住了她的脚步。

    萧尧接着补完了下面的话:“楚先生的意思是,随便你要去哪儿,等一下,你要在那辆车上出现。”

    *********

    这就是楚君扬。

    对,就是他。

    从来,说一不二,断人后路,毫不留情。

    沐染曾经想过要不管这些,但尽管脑子昏昏沉沉,还是想得到此刻思锐的初审资料还在Maria的档案袋里放着,她不知在原地站了几秒,风将她的发丝吹得彻底凌乱,一阵阵发冷,小东西抖了几下,觉得自己快要病死了,妥协,上车。

    小小的身子,轻柔地在后座上舒展开来。

    等得太久,很饿,但是身体的难受超越了饥饿,沐染靠着座位睡着了。

    梦里,她如同被困在火山口,热出了一身的汗。

    楚君扬在楼上忙别的事情,整整半个多小时后才结束。

    上车时,很满意地看到那小东西已经在了,还在原来的那个位置上轻柔靠着,蜷缩得像一只疲惫柔软的小猫,腕上被他紧紧握过的痕迹还在。

    事情没处理完,上车之后,又打了好几个电话。

    楚君扬冷冷解开几颗扣子,跟楚君逸那边纠缠着,到底要不要狠狠罚一下二叔楚傲然的十,君逸的意思就是父亲的意思,楚君扬不想遵从,只道这一次,他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公司里的长期蛀虫,这件事,没得商量。

    冷冷挂了电话,难抒的郁结憋在心里,叫楚君扬冷冷靠在座位上,转头看了好一会她的小脸,那股憋闷才慢慢疏散。

    她不醒。

    那滚烫的额头上沁出的汗惹了楚君扬的注意,他双臂撑开在双膝之上,伸手轻轻探了探她的额头,一片滚烫。

    这小东西,病了。

    “楚总,去哪儿?”特助萧尧没有听到后面有动静,这才敢插空开口问道。

    楚君扬的手指轻轻滑落到这小东西的下巴上,摩挲了几下,幽邃的冷眸里尽是那一晚跟她做到激烈处时她难耐又痛苦的美艳神情,黯哑的嗓音沉声道:“……寰宇。她还没吃东西。”

    萧尧点了点头,朝着寰宇的方向开了去。

    那一晚,他累到她了。

    小东西初经人事,本承受不了那么强烈的情裕,他做了太多,不加克制,她才会一下子病来山倒,纤长卷翘的睫毛之下,那因缺乏安好的睡眠而泛起的青色眼圈,叫楚君扬看得微微心疼。屏息,健硕的长臂抱起了她,看了一会,接着俯首,贴到她柔软的樱唇上,连绵地浅浅亲吻,深入。

    真的有一点点笨。

    她以为,她逃得掉?

    “……”梦里被禁锢的味道,挣扎不动的恐惧感,一点点唤醒了沐染,她嘤咛一声,楚楚可怜地睁开了眼眸。

    眼前,男人清隽沉郁的眉眼,带着强势霸道的气场,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