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2 我跟你。(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2873字

    沐染被这突如其来的画面震撼到,猛地清醒!柔若无骨的小手抬起,颤抖着抵到了他健硕宽阔的肩膀之间,用尽了力气,猛地狠狠推开了他!!

    自己的身体,也因为强力的反推,而撞在了车后座厚实的真皮座椅上!!

    楚君扬稍微感觉到了一点她的力道,因她生病他不愿再强迫,环在她腰上的臂膀松了一下,她这才能推开了他,那力道没能撼动他半点,却叫她自己后退撞上了座椅!

    眼前,沐染急促喘息着,因为太过震惊,水眸里闪过一片晶莹剔透光芒的画面,很是好看,她带着惊讶的初醒状态,看得楚君扬愈发心痒。

    “……”平稳行走着的商务车里,沐染小手撑住身后,坐了起来,小巧的身子紧紧贴着身后的座椅靠背,颤声叫出了几个字,“楚先生……”

    嗯。

    又是这样的一声。

    楚君扬这一次没有再跟她计较这个,只是缓缓坐直了身子,双肘枕在双膝上,宛若要跟她谈判一般,冷峻的眼眸里波光霸气而淡然,强势的气场如低气压一般缓缓笼罩着整个车厢。

    冷冷勾了一下唇角,又淡漠地缓缓散开。

    “去寰宇。吃点东西。你饿了。”低沉的嗓音,带着不由分说的味道,灌入了她耳中。

    沐染娇嫩的背紧贴着后座,浑身因为紧张而沁出一层层的薄汗,小手攥紧又松开,说:“……我想回家。”

    “楚先生,今天的事就算做是我不懂事,可如果您在这个案子里有那样的需要,我们思锐,会派出比我更合适的人来跟……”

    沐染今天,的确是被他彻底吓到了,可以说,是一瞬间就吓破了胆。她死都不曾想到高贵冷傲如楚君扬,会对她做出这样张狂放肆的举动,他长指冷冷扣着她的发丝,对她说出那几个字的时候,沐染就已经吓得崩溃。

    更不要提,他接下来……那样的动作!!!

    而这样的事,她们思锐却是有人肯做的。

    沐染曾想到,设计A组的聂晶晶曾经在会议上就公开光明正大地表示过,别的案子她不保证,但是楚氏的案子她绝对可以以身相博,话一说出来,没人敢觉得她又半分轻贱!但这样的底线,却不在她沐染的容忍范围内!!

    轻轻揉着手腕上的伤,揉一下疼一下,更叫沐染清醒,能壮着胆子跟他说完下面的话:“如果是这样,您告诉我,我们明天——不,今天下午,就可以换人。”

    静谧的车厢里,却只剩下她一个人说这些话的声音。

    前面的萧尧没有做声,更可怕的是,一向脾气难测怒火难捉摸的楚君扬,更没有做声。

    沐染娇小的身体因为这可怕的静谧,轻轻颤抖起来。

    “你倒是能忍……”半晌后,楚君扬冷笑着缓声说道,半张棱角分明的俊脸隐匿在幽邃的暗处,字字如割喉的刀,切割着她单薄的肌肤,嗓音低沉危险,“这样,都能忍。那如若别的男人这样对你,你也,忍得下去?”

    低沉冷冽的嗓音,生生割裂了沐染脆弱的心脏!!

    小脸涌上来一阵阵的苍白,沐染被他羞辱得脸部灼烧滚烫,却生生的一丝血色都不见。她能这样忍下去,不是因为经历多了所以轻贱自己觉得没什么,而是遇到他这样强势的人她才无从抵抗!!而轻薄她,又迫得她连叫都不敢叫出声,不敢退后更不敢报复的始作俑者,却正是他这样权势滔天强势霸道的男人!!

    她眼眶整整红了一圈,却咬碎了牙一个字都不肯多说的样子,叫楚君扬懂了她。

    “沐染你给我记住,如果敢有第二个男人对你做刚刚在办公室那种事,我不光会毁了他,我还会毁了你。”

    沐染浑身一颤!!微凉的空气叫她轻轻缩着肩,紧贴在椅背上,丝毫不明白,他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清幽的气氛中,楚君扬半点都不想再隐瞒自己到底做过什么,也受够了她的否认和逃避,长指的指背轻轻敲了几下座椅面前的桌挡板,他的薄唇轻启,低沉醇厚的嗓音吐出黯哑性感的音调:“不是想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我跟你。我们,做了。”

    一道无声的晴天霹雳,被他亲手推到沐染的头顶上空,轰然间无声地炸开了。

    那一晚掩藏的记忆,意识深深醉倒,昏沉深处,男人掠夺尽了她的呼吸,霸占到她最深处狠狠索要的记忆,模糊又汹涌地涌上来,灌满她的脑海……

    小东西呆呆地坐在那里,小脸惨白地捏着自己的手腕,听他清幽低沉的嗓音缓声道出那一晚足以叫她崩溃的事实……

    “至于次数让我想想……七八次?”楚君扬眯起幽冷的眸,凝视着她的小脸,缓声一字一顿道,“或者,更多。”

    他没有数。

    听到这里,低着头的沐染终于浑身禁不住地轻轻颤抖起来,高烧本就叫她的身体状态差到了极点,这样大的打击,简直是敲碎了她心底最后的玻璃防线,碎了一地,她几乎……是有些颓然地完全放松,呆呆地靠在了真皮座椅之上。

    沐染曾经以为自己如果逃避,如果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那么一切都来得及的。她中午的时候还在若无其事地跟楚君逸打电话,她原本……就只是家庭条件差一些配不上他而已的……而现在……

    “……”温热的眼泪涌上来,一点点充满她的眼眶,心酸急剧上涌。

    沐染想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总是遇到这种事情,两个多月以前,在酒店被陌生人强暴;为了在Y市继续生存下去,她忍下委屈只当做那是意外;一个月前碰到路德招,她不可以清醒之下被人逼迫着拿身体去换未来,所以当场拒绝……没想到会惹得路德招死死咬住拖入深渊,当时如果不是楚君扬救她,她还不知会怎样;可是现在……现在……

    这样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这样权势滔天让她只能仰望他的一个男人,现在做这些,和那两个人又有什么区别?

    靠着座椅的娇小身躯坐了起来,沐染小脸苍白如纸,浑身剧烈地轻颤着,眼眶红了一圈,却是意识极其清醒地开口问他:“——所以,这就是楚先生想要的?”

    楚君扬眼皮重重地一跳!!

    她知道车子前面的隔音板没放下来,所以现在说的话,包括刚刚的话,萧尧一字一句都能听到,沐染已经狼狈至此,根本无暇管那么多了。

    “我的身体。想要。所以就一直让我接管楚氏事务,所以也就这么轻易地要了,是吗?”沐染轻轻歪头,小脸冷如死灰,轻声问出了这句话。

    这话,听着像自暴自弃。

    却是一个无助的女孩子最轻贱自己的控诉。

    她无力反抗,无力挣扎,甚至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事情发生了,她也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这个男人偏偏撕开给她看,叫她看清楚自己有多不堪!!她的退路有多渺茫!!

    “停车。”

    根本不待楚君扬回答,沐染就偏过惨白的小脸,冷声对着前座的萧尧说道。

    萧尧是远远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声的,脚下轻轻一颤,踩了一下刹车,方向也慌乱地动了动,车速却依旧很高没有半点要停下的迹象。

    毕竟,不是楚君扬命令他停车……

    “停车!!!”沐染急了,她都已经到了这等地步,连最珍贵的东西也失去了,这个男人如果看不过她如此激烈反应而不是顺从的样子,碾死她和思锐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为什么不做!!

    她的这一声嘶喊,叫萧尧听得心颤,几乎是一下子便轻轻踩了刹车,车速很快地减下来,靠在了路边的位置。
车子停下来后,沐染几乎是奋力地转过身去,还不待车子停稳就要用力扒开车门,她要走,要逃离这个地方!否则,她连哭都要对着这个男人!!

    “锁上。”

    冷淡的一句命令,在楚君扬看懂了这个小女人的心理历程之后,寒声缓缓地溢出薄唇,他冷声说道。

    萧尧几乎是一瞬间就关了中控锁,所以哪怕沐染再用力地去扳车门把手,沉重的车门都纹丝不动,此刻,她就是困在车里被跌跌撞撞的磕碰摔得浑身是伤的蝶,楚君扬不放,她何以离开?

    沐染紧紧扳着把手,狠狠用力了好几次,被高温灼烧的眩晕感弄得脱力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放弃,她根本打不开门,出不去!

    滚烫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刻倾洒下来,无声地淌满了整个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