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3 强势的胁迫(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2536字

    沐染丝毫没有想到,在她被迫知道了这样的真相,绝了所有的后路,几乎要破罐子破摔之后,这个男人,依旧那样强势霸道地将她困在这里。

    他到底想做什么?

    苍白的小脸之上浮起近乎绝望的酡红,沐染不信邪,颤抖的手攥紧了车门把手,继续拼命地想要拧开门,下车……她再也不要呆在这个地方……

    滚烫的泪水滑落到下巴上时已经是冰凉,刺着她早就被撕裂开来的心,觉得每一秒都是痛苦不堪的煎熬!!

    那柔弱却倔强的样子,落入了楚君扬眼中,她娇小的身形本就削瘦,此刻海藻般的长发凌乱得散落在肩上,皮肤白皙过甚,竟看得楚君扬微微心疼。

    健硕挺拔的身躯端坐在那里,冷眸里绽出幽邃凝重的寒芒来,盯着她的背影,涔冷的薄唇里竟吐出愈发残忍无情的句子来:“……真的想清楚了?没什么可在乎的?”

    那小东西伏在车门上,剧烈颤抖的身体如筛糠一般,又被他一句话逼到了绝路。

    不在乎吗?

    下了这辆车,破罐子破摔,她的前途,思锐的前途,楚氏的单子,她就可以统统不管不要了?她简直忘记了楚君扬手里是握着她的什么东西,那简直是她的生命脉络。她的家庭,还有她所有的亲人都赖以生存的这份工作……

    她有胆子放弃吗?有资格因为一时的羞愤怨恨,统统不要这些吗?

    几臂之远的地方,那娇小的身子蜷缩佝偻起来,像是痛苦到了极致,蜷在门上一动都不敢再动的模样!

    小手指上苍白的五指张开,贴着车门想抓住什么东西,却颤抖得连蜷都蜷不起来!!

    没有啜泣声,这个小女人哭起来像是根本没有声音,只有大颗大颗的眼泪,一颗颗地掉。

    楚君扬残酷的心理防线总算是松了一些,冷眸紧紧地凝着她,修长的手指指背抬起,淡淡轻敲了几下桌子挡板,黯哑低沉的嗓音缓声道:“……过来。”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沐染整个神智都已经被逼到崩溃,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她连被欺负之后逃跑的权利都没有!能做的事,完全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控和命令之下!可他到底要她做什么,她不知道……

    削瘦的肩膀瘫软下来,娇小的身子狼狈颓然地从车门处滑落下来,她低着头,发丝凌乱,剧烈颤抖着转过身来,连头不敢抬。

    狼狈得,像个鬼一样。

    楚君扬凝视着那番场景,心里宛若有一根小小的尖锐的刺,准确地刺入心脏一般。

    驰骋商场多年,心脏早已千锤百炼,再大的波澜都能稳如泰山宠辱不惊,这一番场景却是在他的经验之外,那副样子,看得他心里微微不舒服。

    很是憋闷。

    前面的萧尧脊背僵直,依旧将车子往寰宇的方向开着,刚刚,为了车上的人有更多的时间相处,他心思混乱地绕了一些路,此刻再过去大概又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楚君扬没有再任由那小女人瘫软在门边,而是将狼狈的她轻轻抱了起来,纳入怀中。

    他一丝一毫的碰触都让沐染颤抖不已,这样亲昵的环抱姿势更是叫她愈发崩溃,削瘦娇小的身影伏在他怀里,根本连僵直的骨骼都软不下来,第一次在清醒之下被他这样充满占有欲地抱着,脑子里像是有一根紧绷的弦!绷到了极致在提醒着她,都是真的!!那些时候在车上,他的特殊对待,他黯哑低沉又带着一丝温柔嗓音,他的逼问……都不是没有来由!!

    幽邃如黑曜石般的冷眸,近在咫尺。

    “快到了么?”低沉清幽的嗓音是冲着前座的萧尧说的。

    萧尧看了一眼导航上的时间,淡淡地恭敬回答:“还有半个小时。”

    嗯。

    伏在他怀里的沐染,小脸已经全然褪去了血色,苍白如纸,此刻终于轻颤着问出了一句:“……你到底想做什么?”

    她的身体他已经得到了,哪怕此刻真的碾死她和思锐她都无力反抗,可不放她走,他到底还想要做些什么?

    这算是这许久以前,她第一次跟他说话不带敬语,不叫楚总,楚先生,也不是“您”,而是……“你”。

    一丝异样的舒服在左胸腔里蔓延开来,楚君扬涔冷的薄唇淡淡抿着,半晌后轻轻贴着她较之上车前更烫的额头,沉声道:“你发烧了,睡一会。”

    等会到了地方,他自然会带她去。

    这样的亲昵,他温热的气息流窜在她的脸和发丝之间,沐染受不了……

    哭过的眼睛很涩,一下子又流出恐惧的泪水来,小小的身子僵硬地伏在他怀里,一动都不敢动,更不要提放松下来入睡……他强势的气场刺激着她大脑里那根清醒的神经,超高温度的灼烧也让她难受得头痛欲裂……根本不可能……睡……

    意识到她这样被自己抱着根本没有着力点,楚君扬冷冷低头,将她蜷紧的小手拉过来放到胸口,见她身体更加僵硬,心下微冷,长指轻轻扣紧她的后脑,冷冷俯首下去,薄唇贴近了她毫无血色的柔软樱唇,寒声低低道:“要么睡,要么做——选一个。”

    那裹挟着寒气的嗓音炸开在耳边,刺激得沐染一个激灵,险些崩溃。

    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强势到这种地步,恨不得连她的情绪和小动作都要一一掌控,沐染一时吓得眼泪再次涌出,颤抖更加剧烈,却是再不敢像之前一样僵着全身,努力让自己放松,闭上眼睛,伏在了他怀中。

    这样的高压政策,换做是个正常人都承受不了,更何况,她一个生病的小女人。

    萧尧一直在前面听着后座上的动静,心里也很沉重很闷,就算不回头看,也能感受到她丝毫不敢发出声音的眼泪,是怎样一滴滴掉在那个男人的衬衫上。

    终于,高烧的折磨加上身心的巨大疲惫,叫怀里的小东西片刻之后终于沉沉昏睡了过去。

    车里,这才恢复了宁静。

    楚君扬没有再对她做什么,只是好好地搂着她,看着她睡觉,她这样的乖巧听话从未有过,只是这短短的三十分钟,就叫楚君扬抱着她,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

    寰宇酒店。

    等半个多小时后,各家公司都已经吃的差不多,大厅里一片混乱,各家工程师都在勘测着空中花园的概念尺寸,蓝征宇也到了,正跟杭瑞两个人在勘察细节。

    下车时,楚君扬没有吻她,而是柔声叫醒,手覆在她腰上轻轻地揉。

    初醒的小女人,像是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

    梦醒,现实却更加可怕。

    几个人,一前一后进去寰宇酒店大厅的时候,几乎整个现场都倏然安静下来,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震惊地呆呆看着那门口的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楚氏集团里对思锐那个女工程师和总裁楚君扬的风言风语的确很多,但,都是口说无凭,鲜少有人真的见到过什么。

    这一次,可是真的。

    萧尧停车锁车走在最后,而前面,楚君扬走在最前,中间那个纤细娇小的身影,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不敢靠的太近,也不敢离得太远,不知是哭过还是怎么样,脸色很差很不好。

    寰宇的总经理跑了出来,诚惶诚恐地上前,怎么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勘测宴席能请得动大BOSS前来,谄媚奉承之间,才惊觉了总裁身后有人。

    楚君扬处理了一上午公事也很累,没有寒暄半句,只寒声点了一个大厅外环的包厢,叫了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