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3 强势的胁迫(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3936字

    包厢的门,就那样敞开着。

    几个大设计公司的人都眼睁睁地看着里面落座的三个人,不咸不淡甚至关系看似十分紧张地吃着饭。中途的时候,甚至莫名其妙有个医生模样的人拎着急救箱进去了一会,然后又莫名其妙的离开了。

    余小沫瞪着眼看着那个包厢的门缝半天,气得脸都白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旁边另一个公司的女经理把工具一丢,恼火又泄气地说:“呵,这还测什么?长着眼睛的都看得出来这单子最后是谁家的!还测什么测?!楚氏也能走这种路子早说啊,我们公司多得是胸大臀翘人美嘴甜的!!叫我个技术股过来做什么!当睁眼瞎啊!!”

    一旁的一个小助理捡起了卷尺,张了张嘴小声说:“可是思锐的那个副经理……胸不大臀也不翘啊……”

    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才直接攀上了楚总这层关系!

    她们这些人就连讨好Maria都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碰了多少次壁,送钱送房子送首饰,送男人都想出来了!却没想到!大头却在这儿等着!!

    女经理瞪了那个助理一样,冷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踩着满地的零碎走了。

    包厢里——

    萧尧本不想坐,抬手看了看表说还有事,等他们吃完,倒还是可以过来接他们。

    可楚君扬一定要他坐下。

    萧尧无奈,半晌之后还是不敢忤逆他的命令,坐下来,尴尬的气氛不知是因为他的存在加重了许多还是减轻了许多。

    楚君扬冷冷翻着菜单,这么做却是因为,知道如果叫她一个人坐下跟自己吃顿饭,想必她会紧张死。

    有萧尧在,那小东西才会轻松一点。

    中途时,一个戴着眼镜的医生模样的年轻男人进来,金丝眼镜之下也是一张清隽俊逸的脸,看着好像跟楚君扬很熟的模样,进来之后,看着很尴尬地坐着吃饭的三个人,一丝光芒从镜片后面的眸子里闪过,看向楚君扬:“是给谁看病?”

    楚君扬翻着菜单,强势冷冽的气场散开,指了指旁边的小女人,道:“看看。”

    戴眼镜的年轻男人微微气结——这死男人,又不说是什么病情,就叫他上去看,当他是神医么?

    但好歹当医生的眼睛都是很毒的,走到沐染面前,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和脸颊上不自然的酡红,直接伸手,拂开她的刘海轻轻把手掌覆在了她的额头上。

    楚君扬脸色依旧如冰山般冷酷,眼睛并没有看他俩一眼,只是看似不在意地寒声问道:“很严重?”

    戴眼镜的年轻医生连温度计都没用,蹙眉看了一眼沐染快晕过去的小脸,说:“38度以上。挺严重了。”

    手腕弯下腰,看着她柔声说:“给我看看舌苔。”

    沐染浑身一阵冷一阵热,很难受,哑声道:“我只是头痛。没有别的。”

    “我知道,”戴眼镜的年轻医生柔声对她说,“但我得知道是什么引起的。发炎,还是受凉。”

    “都有。”楚君扬不客气地冷声打断这个人的轻柔言语,“啪!”得一声合上菜单,“你看就是,少问那么多。”

    这个霸道的男人!!

    许绍彦眼镜片下眸子里流转着潋滟的波光,柔情看了沐染一眼,只好起身,挽起了袖口,道:“行,那就先打一剂退烧针,药物降温再说,免得脑袋先烧坏了……不过小姐——”

    许绍彦又弯下腰来,解释,“退烧针一般都是肌肉注射,不用静脉穿刺,也就是说要选择你身上肉多一点的地方,你看看……是要上臂,还是臀部?”

    ——你这么瘦,想必上臂也没肉还是臀部吧?

    最后的这一句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饭桌上的某位雄狮就发了怒,抄起了面前的菜单横摔了过去!正中许绍彦的胳膊!!

    “砰——!”“嘶——”许绍彦马上捂着胳膊倒吸了一口凉气,疼的差点没喘上气来,怨念的一眼狠狠瞪向了楚君扬!!这个死男人,疯了!!大白天的把他从他许家人满为患的诊所里给揪出来,到这个破地方!给一个女人看病!!他都还没问他到底是何居心!这诡异的男人,简直吃了炮仗了他今天!!!

    城门失火,险些殃及池鱼。

    昏昏沉沉的沐染没有留意,被这巨大的动静吓得浑身颤了一下!紧张地看着许绍彦!刚刚楚君扬把沉重的菜单扔过去的力道不小,虽说看似只是玩笑,但许绍彦到底是因为自己的多嘴而吃了苦头的!

    许绍彦强忍着才没骂出那句“你有病吧?!”,呲牙咧嘴地扭了扭自己的胳膊,冷冷盯着楚君扬,没好气地说:“那你说怎么办!楚大总裁!!叫我来看病,我不能问也不能打针,我说两句话她就好了是吧!!”

    他许大医生的脾气也是出了名的坏!能请到他过来,也至少给点好脸色看吧!!

    楚君扬的冷怒好歹消了一些,冷眸看着沐染,道:“他有医生执照,给他打。”

    就这样,在这里,打针么?

    沐染虽然知道自己下午还要上班,根本没有去医院的时间和经精力,但在这里……让他请来的医生给她打针,她也是真的懵了,这个男人,到底是想做什么……

    但他提出的命令,她依旧不敢违抗。

    许绍彦的技术到底是纯熟的,但一边吸着药剂一边忍不住低咒出声,他堂堂一个内外科兼修的国外留学的医学博士,人生都混到自己开声名远扬的诊所的地步了,居然还得给一个小女孩亲自拔药打针……这等小护士才去做的破事,叫他堂堂许大医师来做!!

    包厢里,楚君扬亲自圈住座椅上侧身坐着的沐染,露出上臂来给他打针。

    一针下去她轻轻蹙眉,许绍彦也不管,兀自打完了拔出来,脸色冷冷得跟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可以了,饭菜吃清淡点儿,晚上再烧起来了还叫我!”许绍彦说完,将针头扒下来,连同一次性手套一起丢进旁边的垃圾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这下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千百年都稳如泰山的大冰山,这几个月算是开了荤腥了,从没见过他正儿八经跟谁谈过什么恋爱,甚至连女人都没有,可这一来,就是个这么上心的,在他们那个圈子里,这也算是大新闻了!

    “我走了,下回,还是这种病的话你自己给她治!”挎上药箱,许绍彦一字一顿得跟他说道,言下之意,下回如果做得太疯没照顾好人家姑娘的话,他可就不管了!

    单纯如沐染,自然听不出他们之间的这些明言暗语,只是觉得,楚君扬轻轻扣着她肩膀的手,停留得太久了,她削瘦的身子不由轻轻颤抖起来。

    楚君扬少见地没感受到她的紧张,大掌轻轻抚了一下她头发,沉声道:“我叫了粥。喝一点。”

    哪怕是尽量放低放柔的嗓音,听起来也是不可抗拒的命令口吻。

    一顿饭吃下来,沐染完全不知道自己饱没饱,退烧针大概要两个小时起作用,昏昏沉沉之间,她脑子里满满回荡的都是在车上时楚君扬的那一句“我跟你。我们,做了”……“至于多少次让我想想……七八次?”……

    精神上饱受折磨,沐染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已经被破坏得天翻地覆。

    ……

    另一边。

    余小沫和蓝征宇、杭瑞勘测完了地形,蓝征宇就是那个很老实本分的男工程师,有点宅。等着沐染出来想跟她讨论一些设计图上的偏差,乖乖地坐在那儿等,余小沫冷笑着嘲讽他:“你有病吧?你以为她沐副经理下午还会跟我们一起回公司上班?人家现在是楚总的座上宾,还能跟我们一样?你迟早找个B组的别的设计师跟你研究设计图,不然累着了她,还怎么有精力在床上应付楚总那么健壮的男人啊?”

    杭瑞听不下去,小男生脸红得厉害:“你不要讲了,沐姐不是那样的人!”

    “她是不是那样的人要你说啊!你喜欢她你就等着啊,说不定楚总吃完扔了之后你还能捡起来啃点儿渣!!”

    正吵着,萧尧从那边走了过来,稳健缓慢的步子打断了几个人的对话。

    余小沫见两人都安静了,顿时感觉不好,一转身,果然瞧见那个很帅的特助脸色淡漠地站在自己身后,一下子,似乎所有人都噤声,不敢说话了。

    萧尧抬手看了看表。

    “下午你们先回去。”低沉的嗓音缓声传达着楚君扬的命令,萧尧凝视着眼前的三个人,“至于沐染,下午忙完,她自己会联系你们的。”

    ……

    整个下午过得昏昏沉沉。

    沐染神经紧绷,没有想过吃饭之后楚君扬还会带她回楚氏大楼。

    在顶层总裁办的办公室里,楚君扬在内心深处隐藏着的冷酷与怒火都一丁点都没发出来,只是让她在他的专属休息室里休息了两个小时。

    那个小小的,开在偌大楚氏顶层的私人休息室,色调暗沉而温馨,也有着这个男人独有的冷酷肃整,沐染无法抗拒,一句“不”都不敢说,在楚君扬的轻哄之下躺在床上慢慢睡着,他给她拉上了毯子。

    第一回,没真的对她做什么,留她安安稳稳地睡了两个小时。

    下午起来,精神果然已经好了很多,意识变得更加清醒,楚君扬依旧陷入了每日的忙碌之中,冷声嘱咐萧尧,送她回了公司。

    **********

    沐染第一次请假。

    自两年前毕业后就立刻进入思锐实习后,这算是沐染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请假。这两年多几百个日日夜夜,无论生病或者姨妈痛到何等地步,沐染都咬着牙坚持着,没有一天病假事假记录,每一次加班不论给不给钱,都会放下手里的事马上过来。

    她请假,总监寇莉想了想,还是批了。

    沐染从总监办公室里出来,一转身,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响起,她置若罔闻,一身纤细,小脸苍白如纸,走出公司大厅。

    “你等一下!!”

    身后,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来。

    沐染停下脚步,转过身,却看到一个妖娆的身影朝自己走过来,越靠近越觉得明艳动人,光彩夺目,聂晶晶仔细端详着她的小脸,将恨意和妒忌都深深隐藏,问道:“你这是要走?身子不适啊?楚总看起来挺猛的,我看过有一期采访他的杂志,有个记者偷拍到过他在马场换衣服的照片,胸肌腹肌完整,还有性感的人鱼线,他平时的运动量也很吓人……那跟这样的男人做起来是不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件事,似乎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一件不是拿来嘲笑就是拿来嫉恨的事,可它却是沐染心里最疼的那一块疤,鲜血淋漓地被一次次撕开,淌着血,还被人摸来摸去,她只要一想象那个画面脑子就像要炸开一样!甚至有种怕到忍不住想去死的感觉!

    而这些人!!都是怎么觉得的?!!!

    聂晶晶妩媚一笑,掸了掸指甲:“聪明!!”

    说完,凑近她,一张明艳动人的脸盯着她,眼神不尖锐犀利,却直挖到人心里去:“沐染……是你占了便宜……现在这幅被强,奸了无处诉苦的表情给谁看?……你要是真不愿意,滚蛋啊……你不想做的事,有的是人想做……你何必一边楚楚可怜扮贞洁烈女,一边又耍贱地占着茅坑不给别人让路……你要、不、要、脸?”

    聂晶晶一双艳丽逼人的美眸死死看到她心里去:“听明白了吗?你不愿我愿意啊……真那么委屈的话,敢不敢让开这个坑给我占?别说上龙床了,跪舔我都愿意……我不介意自己在这样的男人面前犯一点贱……而你呢?你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