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5 逼他用残酷的手段(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7本章字数:2567字

    而另一边——

    李饶借着酒劲,壮着胆子小声问了她今天楚君扬到底都对她做了什么,沐染小脸上甜美璀璨的笑容,一下子散去了,娇躯轻不可见地剧颤了一下,冰凉的小手还握着吃到一半的烤串,整个娇小的人在微冷的风中僵坐着。

    最凄惨的悲痛都浸在了这小小的沉默中。

    李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狠狠咽下一大口险些把舌头烫掉皮的肉,眼眶一热,狂摆着手朝她要手机,一定要叫她把手机拿来!拿来!

    沐染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拿给她。

    通讯录里的名字的确是删了,但好歹通讯记录还在,李饶准确地找到那天早上楚君扬打的那一个,咬着一串烤肉笑中含泪地凑过去,含糊不清地说:“你看着!”

    把右上角的键点开,选择将号码拉入黑名单!确定!!

    “啪”得一下把她的小手机合上,李饶咬着烤串含糊不清地大声说:“就该这样甩给聂晶晶去让她应付自己想应付的事!!从此无事一身轻!黑了他!干杯!!”

    这样豪气又泄恨的举动,换做清醒时的沐染必然不敢,但此刻是李饶大胆做了,她又在浅浅的醉意中,被酒精缓慢灼烧着仅剩的神智,一时之间也感觉到了几分痛快。努力拂去心口的恐惧害怕,小手握住手机,拿起啤酒罐子来,迎上了李饶碰过来的酒杯!

    醉意熏熏的两个女孩子,一顿烤串吃到了很晚。

    沐染始终都没有讲楚君扬在车里对她说那番话的事,更只字不提那天晚上被他带回桐苑是被迫经历了怎样的激情,她只能用酒精一遍遍麻醉和安慰自己说,过去了,都已经过去了,结束了没事了,她现在无比安全。

    但是,就还有那么一件叫她心酸的事。

    “饶饶。”

    喝到最后一罐啤酒的时候,沐染的杯子碰上她的杯子,夜空之下,她小脸红得很可爱,水眸晶亮地看着她,像是清澈的一汪泉水又像是浮起了泪光,嗓音哑哑的,像是千载难逢,一个吐露心声的机会,她忍不住了,要说给她最好的朋友听。

    “今晚谢谢你来陪我,我是真的很开心的,如果有不开心,那就只是因为一件事。”

    沐染小声说着,水眸里的亮光愈发惹人心疼。

    “我男朋友,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她浅笑起来,娇憨可人,“可我现在,好配不上他啊……”

    尖锐的酸涩疯狂的涌了上来,心头狠狠一痛,沐染用力地“砰”得撞了一下李饶的那罐啤酒,接着仰头,“咕咚咕咚”把自己的那灌灌了下去。

    李饶顿了一下,也抬头猛灌,滚烫的眼泪掉进酒里。

    就这样,就这样!!

    反抗不了的事情爱来就来!!来过了就赶紧滚!别再让她李饶撞见什么破事再发生在沐染身上!否则定会告得他们倾家荡产!名誉扫地!!

    ********

    清晨醒时,头又剧痛。

    吹冷风让好不容易降下去的高烧反反复复折磨了她一下,沐染并不在意,最重要的是心理上再没有那么害怕恐惧,一醒来,脚下一绊,险些被什么东西绊倒,再仔细一看,是半夜从床上摔倒地下去睡的李饶。

    沐染苍白的小脸上浮起一抹甜美的笑,下去抱住她摇醒,赶她去床上睡,自己洗漱做早餐去了。

    思锐公司。周五,结算日。

    聂晶晶一大早就出去了,妆容穿着果然再不似之前的那般浓妆艳抹的华丽模样,淡淡的小烟熏勾勒着妩媚妖娆的眼角,韩国的清纯一字平眉,露肩的白色流苏裙既清纯又不失性感,稍微一个凝眉犹豫的模样都透着无穷的感染力诱惑力,聂晶晶当然仔细研究过,如果楚君扬爱的就是这样的沐染,那比沐染还要懂得进退,有无穷勾人手段的她,当然可以一击即中!!勾得人直接兽性大发!!

    将唇膏和补妆工具丢进包里,聂晶晶嘲讽不屑地扫了沐染和李饶一眼,扭着身子出门去了,身后的一大干团队看着煞是兴师动众。

    小助理推门进来,端着几杯咖啡,很是不满:“瞧瞧聂经理的那个样子,像被招去的鸡!就连古代君王召幸的妃子都比她端庄收敛那么一点!!”

    李饶不说话,只咬唇,敏感的一眼看向了沐染。

    沐染却小脸微微苍白,有一点咳嗽,是发烧受凉的后遗症,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轻轻走到了复印机面前去等打印出来的资料,她不愿意听,甚至恨不得躲得远远的,连见都不要见,李饶知道。

    “要是聂晶晶真的拿下这一单,那她以后可就是A组名副其实的经理了,’副’字肯定要拿掉!指不定以后总监升职都能轮到她顶替呢!!”

    “你脑子有病吗?聂晶晶要真能攀上楚氏,还瞧得上思锐这件小得能挤死人的破公司!!”

    “是哦……哎有可能当上少奶奶吗?”

    “你说呢?”私下经过的两个职员中,比较年长的那个冷冷瞥了年幼的一眼,讽刺尽在不言中。

    “也是……不过就算跟楚总一段时间也够荣华富贵了,到时候怀个龙种,到国外偷生个私生子,这辈子还愁什么?!”

    整个公司的风言风语里,沐染安静得像是躲在最远角落里开放的小花,除了努力工作,她什么都不愿意想,整个脑子都嗡嗡地,将那些人的嗓音都屏蔽开来。

    中午时收到的楚君逸的短信。

    “宝贝。周六临时有事没有时间,周日晚上九点见。”

    楚君扬这边,原本约的是周六,想开车带沐染去距离Y市比较偏远的地方,不管世外桃源还是荒山野岭,总之他想要出去,远远地避开阮云卿的胁迫和那些逼上眉梢的事,可没有想到昨晚家里险些发生暴动,一片混乱,整个周末怕是都出不去。

    昨晚,楚君扬从外面回来时已经是十点。

    家里,二叔楚傲然在,正一边跟大哥楚傲天喝茶,一边狠狠数落抱怨着楚君扬在公司里横行霸道的一切。

    以往这样的场面不是没有,楚傲天每每都压着火把事情安抚下去,毕竟楚家庞大的枝节里不只是有他楚傲天这一脉,老二老三,包括楚君逸的四姑姑楚泽媛那边都是几个比较大的权势脉络,掌控着董事会的几个命脉,稍有不慎便动荡不堪。

    偏偏,楚君扬昨晚的心情,很差。

    想上楼,却被老爷子叫住到楼下,喝茶,顺便听二叔楚傲然的训斥。楚傲然那个傲气啊,听掌舵人这么讲,气焰更加嚣张,上来就泼了楚君扬一身的茶水,斥责着他多管闲事,将私自挪用公款的事情昭告整个公司并逼迫限期还清!他看不惯大哥的这个儿子许久了,或许公司换了楚君逸那个傀儡还好操纵一点能从中揩油水获利,可如果这个楚君扬继位的话,他这个老二包括老三老四,以后可就没半点活路了!!

    楚君扬满身被泼的茶水,冷眸一抬之间,却全是惊悚骇人的风暴,阴森得像是地狱里的君王。

    楚傲然的手腕生生被掰断了一只,被当众!当着长辈晚辈所有人的面,强按在沙发上,冷声警告他月底之前如果账上还那么不好看,那么法院的传票会贴遍整个公司,还有他在市中心所有的房产。

    楚傲天简直要活活被气出心脏病来!!

    当晚,楚傲天的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就乱哄哄地吵嚷着闯进楚宅来,要求查账!!楚君扬并不曾想要这么快地收拾这群人,可既然已经逼到了这个份上,他那一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嗜血模样!也丝毫无惧这几个人!!

    于是,楚家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