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7 到渭坪老街。现在。(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7本章字数:1364字

    “你难道在Y市就不认识什么人?稍微家境好一点的,有钱的,同学,朋友,你去借借啊,哪能看着小朔就这样被开除军籍?!”

    沐染听着母亲的啜泣埋怨,将酸涩活活往肚子里吞,把所有的话都和着眼泪一起咽下去。早在大学的时候所有同学都知道她的家境,能借的,她哪一个没借过?母亲从不体谅她是毕业后怎样兼职打工通宵做方案一点点把债还清!更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朋友同学,一个都没有再敢跟她继续来往的了!!

    死死咬唇,将卡上最后一笔整数的钱划过去,事情才总算是有了眉目。

    沐朔最后打电话来,蔫搭搭地跟沐染保证着再不打架,再不惹事,语气里,却还有深深的怨恨,怨恨沐染怎么不听听他为什么要打架?!那个军官的儿子怎么嚣张跋扈乱致使人的!!!

    沐染软软的说着话,手腕都一片苍白,累得瘫了,没有一丝力气再跟他轻声说话。

    长途客车进了Y市,手机才通了,一通就七七八八地震动起来,半分钟都没有停下……沐染纤长卷翘的睫毛轻轻抬起,摸出手机来看,一看,百分之八十都涌进来的是公司的电话,总监寇莉的有,饶饶的居多……君逸也有两个。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沐染咬唇,想拨回去先问问李饶,却不想屏幕亮了一下,就灭了,从昨天起到现在耗电太久,已经关机了。

    沐染又困又累,在车上睡了几个小时,精神稍微好了那么一点,心头却愈发憋闷不堪,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

    小手,在冰凉的车窗上轻轻划着……

    初秋的雾气,腾起在傍晚时分,她削瘦白嫩的小手指,画出一颗心的模样……

    接着,又一颗心包裹着她……

    划到最后一笔,快要连接住的时候,手指骤然停了,小手颤抖着,没有再画下去。

    ——她是在想君逸吗?

    她这样不堪的人生啊……配得起谁?谁又能那么慈悲地给她依靠?她又能不知羞耻地去依靠谁?

    凉凉的车窗,刺着她的肌肤,总算是把快要涌出来的滚烫的眼泪逼回去了。

    ……

    下车,夜幕降临。

    沐染白裙之外只裹了一件黄色的基础款开衫,唯有海藻般的长发瀑布般散落下来,裹着她的背才保存了一点温度,她临走时只跨了一个单肩链条小包,此刻也是一样,只是,脚步微微落魄……

    毕业两年,她不算特别好的大学学历出身,其实比很多其他同学都混得好,都优秀,出息……只是被这样的家境拖累着,她至今都住在这样一个不足三十平的老公寓楼里,夏无空调冬无暖气,一人潦潦。

    到了上面充上电,打算过一会再打电话进去,却不曾想,立马就有电话进来。

    沐染脚步一顿,走过去弯腰去看。

    一个陌生的号码。

    心神俱疲,一时也心无防备,接起来,嗓音微哑:“喂您好,思锐设计,我是沐染……”

    “沐小姐。”

    萧尧倚着车门,单手轻轻推开车顶,扫了一眼紧闭着的车窗玻璃,知道这辆车的隔音效果有多好,怕她听不出自己的声音,补了一句:“……萧尧。”

    沐染手一颤,几乎不敢相信,小脸苍白地拿开手机,看了看,又壮起了几万分的胆子,把手机重新轻轻覆到耳边,嗓音艰涩:“萧特助……你好。”

    “接完公司电话了吗?”萧尧告诉过自己要公事公办,不留感情,嗓音之间却还是带了几分黯哑低柔,在这腾起薄雾的Y市初秋夜晚,显得怜爱悲悯。

    沐染轻轻摇头,片刻察觉他看不见,说:“没有。”

    萧尧抿唇,顿了顿,仿佛知道了什么事,道:“是么?那我等你……一会见。”

    最后那几个字,很低,低到她几乎要听不清。

    见??

    沐染心脏的跳动狂乱得超出了她自己的想象,她不明白,她已经把所有有关楚氏的业务交给聂晶晶去处理了,萧尧却说,他们会再见,他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