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8 他的命令(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7本章字数:2533字

    半个小时后,沐染走下了公寓。

    一步,一个微微踉跄,犹豫,步伐却止不住,走出去的时候正值整个Y市夜景最繁华的时候,华灯初上拥堵暂缓,所有的人都在工作生活中疯狂地忙碌着,没人注意到夜空下这个颤抖着茫然不知所往的女孩。

    连她自己握着手机的小手都剧烈颤抖着,不知该怎么办,不知要不要走。

    “……”夜幕之下,沐染小手紧紧攥着裙摆,思绪发颤僵硬了想了一遍夜里的巴士在哪个方向,步伐微微踉跄地朝那里走去。

    萧尧电话的再次打来,如割破空气的锋利刀刃,残忍地割破了她好不容易才求得的平静——这种哪怕卑贱到尘埃里,在现实的艰险面前心酸艰苦承受的平静,是她选择的,她要的,在思锐没有接触到楚氏这样的人之前,她一如既往的状态。

    所以听到萧尧那两个字的时候,她,怕。

    小东西前所未有的恐惧,宛若手里握着的是剧毒蛇蝎,想放开,想装作……就装作没听到一般。

    可是,不能。

    她还是听了。

    萧尧的话似乎总是那样简洁,锋利,短促,一字一句就能简单地将人逼到悬崖边上。

    沐染听不懂……他说等一下见面是什么意思。

    她不要……见面。

    平日里没有私交的人,以萧尧这样礼貌君子的性格,绝对不会贸然地单独叫她出来做什么,而他身后代表和隐匿着的那个人,沐染不敢想。

    脑子浑浑噩噩地,沐染接完电话之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软下来,小手紧紧扣着桌沿颤抖着,娇小的身子已经抵在了沙发背和小巧的圆桌之间。

    手,脚,毫无力气。

    膝盖抵着亮亮的桌角腿,好一会才恢复平静,告诉自己,没有事。

    沐染……说不定……没事的。

    小脸上吓人的苍白只褪去了一瞬,沐染随即便想起那些蜂拥而进自己手机里的未接来电,那些看似迫在眉睫的事实,只是她自己不想要也不敢去面对而已。关于楚氏的一切项目进度,包括详细方案和提成机会她都给了聂晶晶,而这几日以来她管辖之下的那些业务都在艰难却平稳地进行中没有出半点事……

    她要……管吗?

    整个人已经足够累,够疲惫不堪,小东西颤抖起身,想走。

    离开手机的那一瞬间,整个身子和脚步都僵住,沐染她逃得过这一晚,却逃不过明日上班的时候,照样会知道一切……而沐染只是觉得,很累,不是身体精力被挖空耗尽的那种累,而是精神极度紧绷恐惧,把她逼到绝境的那种累。

    她终是忍不住,打了电话给李饶。

    彼时的李饶正在思锐的周末紧急加班会议上,在众人吵得天翻地覆快要打起来的时候,看到了屏幕上沐染的来电,李饶一时间笑了,眼泪却又涌出来,她知道她家里发生的事情,此刻思锐的人却找她找疯了,台子上,正怒吼着劝架的总监寇莉隐约注意到了李饶这边的动静。

    李饶接起电话,笑着说:“染染你离这摊子破事远一点,不要管,不关你的事……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听见吗?走远点不要管……”

    总监寇莉在台上大怒,拍着桌子红着眼睛嘶喊着命令李饶,要叫沐染过来开会。

    衣冠不整的聂晶晶,从周五回到公司就发疯到现在,扑过去狠狠抢过了李饶的电话,阴森森地笑着,捂着听筒说:“沐染你给我过来……我要弄死你……我要弄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婊子!!!荡妇!!你他.妈的给我过来我要杀了你……”

    一片,混乱。

    沐染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挂断电话的,里面有人嘶喊争吵,打架斗殴,没有一个跟她好好说话,可她还是听出了那个足以震惊她的消息,思锐——被正式废标,剔除出楚氏竞选,从此,与楚氏业务有半点沾边的所有项目,思锐都碰不得。

    整个Y市的龙头企业将思锐拒之门外,庞大的项目群占据整个市场的百分之八十,哪怕思锐还有那百分之二十的项目可以做!他楚氏敢不要的人,其他的谁敢要!!

    那个人,足够冷绝,足够狠。

    思锐,是灭顶之灾。

    怪不得李饶要跟她说,不要管,这种事情,她要怎么管?是她的错吗!!是聂晶晶那个贱人!是她自己太过主动去勾搭楚氏总裁!才会被人将这种肮脏龌龊的交易曝光于天下!!撕碎了思锐的脸面再狠狠地将它碾碎在脚下!永世不得超生的!!!

    沐染挂了电话之后,浑身都在轻微地颤抖。

    整个脑子也是被今天的事情整个整懵了,沉重的打击一个接着一个,而最后的这一个,最为恐惧。

    李饶该是跟那边的人打起来了,她最为护着她,因为知道内情!知道在这些破事中她沐染承受了多少!所以哪怕跟这些人撕破脸,哪怕她失业不做了!也要叫她离这些事情远一些!!

    李饶的苦心,沐染懂。

    因为最好的朋友之间心意相通,从那一晚喝酒之后,沐染就知道她李饶的用心!从此以后!如果再敢有这些龌龊不公的事情找上她,染染,要么再也不管,要么就跟它拼了!!

    现在李饶,就是在为了她,拼了。

    时针慢慢地指向八点半。小东西蜷缩在沙发旁边的柜子前,握着手机的手已经冰凉。没有人再打她的电话过来,想也知道是饶饶在阻挡,一个聂晶晶搞不定的事,休想要叫沐染再上。

    她都懂。

    她自己亦知道,如果不想要再陷入那种不堪的境地,她是真的不应该管,而现在的时间……很晚了……她依稀记得,是跟君逸约好了去做什么……

    她也知道……自己是该做什么……

    去天澜码头的车,很少,她家门口就只有那么两趟,错过了之后夜里九点半即不再发车……小东西颤抖着拿起了钥匙……

    脑子还是在嗡嗡作响,留着李饶在那里应付那些人,她不放心,却知道如果自己此刻撞上去,绝对又要被逼迫被推上风口浪尖,李饶叫她躲,不要管,她都懂……如果不想浪费她的好心,那就……躲开……

    她现在……不该回头……要往前走……要赶上最末的那一班车……

    可走到马路边上,沐染红了一圈的美眸,一直在微怔地看着去往公司那边的公车,一辆辆空车载人的出租车疾驰而过……

    车水马龙的马路上,萧尧在等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那个身影就如约一般出现在了渭坪老街的巷子门口,她模样有些苍白,有些焦急,想要打电话给某个人,却打了几次都没有通。手机里的声音提示沐染说对方关机,那么到底是场合不对所以没开机,还是他手机没电了?

    沐染脑子混乱地疯狂想着,身子冰凉又微微发抖……

    萧尧抿唇,几秒钟后还是轻轻掏出手机,拨打了她的电话……

    屏幕上猛然跳出的那个陌生的号码,吓了沐染一跳!一开始她没有分辨出那一串陌生数字到底是什么,接着,水眸轻轻扫了一下,看到末尾处那个十几分钟前打过的记录,立即明白了,对方是谁!!

    他在……这附近吗?

    “……萧特助。”

    小东西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稀薄如融化在空气里一般,紧张得想要化身为夜幕之下渺小的一粒粟,求任何人都不要注意到她的存在。

    手,脚,僵硬如冰。

    “左边。”

    萧尧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提醒了她方位,“沐小姐。左边。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