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4 到手的人,却疼不得(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7本章字数:2685字

    看着她的样子,巨大的震撼,也在楚君扬心头如山洪爆发一般轰隆隆响成一片。

    他这片安静了不止十年的桐苑,第一回有女孩子进来,哪怕她是被胁迫不甘愿,他亦视若珍宝。这里的一片砖一片瓦都如带着记忆的脉络雕刻在他楚君扬心上,哪里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在这里呆上一整晚?更不要说安静地栖息,与他水乳交融,一整晚。

    他的确很是享受看这娇柔的小东西呆在这里的样子,所以当年老的妇人跟他说她要吃饭的时候,楚君扬心里触动很大,不要说是这小小的要求,沐染如若能从那样激烈悲痛极度恐惧和灭顶的高烧里缓过来,要什么,他给。

    可是以她那样的性格,那偏偏也是他最看重最怜爱的性格,叫沐染注定从那种尊严的践踏和破碎的羞耻心中……缓不过来。

    那时,沐染呆呆愣愣的,全身血液流失一般毫无力气地躺了半晌,找不到丝毫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心底最薄弱的那一片防御被彻底击碎!后,可能是高烧太强悍,烧得她难受到脑子剧痛闷痛难受到死,她这才昏昏沉沉地爬了起来,从心底腾起的那一丝渺茫的感觉叫做……挣扎……

    她要对这眼前不能反抗的一切挣扎反抗,哪怕是死掉……丧失生命……哪怕她疼到全身筋骨碎裂断掉……她都不要痛苦成这样……

    可是,对楚君扬那种天生的畏惧还在,这样的男人,在曾经的相处中哪怕缄默着不说半句话,那强势威严的王者气场却都给人无比压抑的胁迫感,不敢违抗!!更一个字都不敢对他违抗多说!更何况,昨晚,是他挺拔健硕的身躯那样压下来,冷眸清清楚楚地带着一丝疼爱和势在必得的冷酷看她,身体力行地探遍她身体的每一处,凶猛放肆地碾压折磨,折磨到她崩溃……他放肆起来叫沐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昨晚就一直在那样激烈的激情中升空落地,辗转起伏。

    此刻,他就这样眉眼冷峻凝重地走过来,叫沐染那些不堪的记忆再次被唤起!她恨,也怕!

    被鲜血打湿的手剧烈颤抖着攥紧成拳头,一双极力瞪大的沾染着猩红血色的眼睛盯着他,噙在眼眶里剧烈闪烁着不掉落!!沐染在那一刻极度想死……看,这是不是这个男人想要的!!

    她焚心蚀骨般的恨与怕,楚君扬都看在眼里。

    “别过来……”第一次,沐染也可以那样威胁他,嗓音极度沙哑哽咽,却用尖锐含恨的美眸盯着他,哪怕是惧怕到了极点!!握着瓷片的小手都剧烈发颤!!下一瞬那压抑着的平静嗓音就变成了失控的嘶喊,“……别过来!!!!”

    走得够近,近到楚君扬自己黑色的皮鞋都沾染上了地面上她淌落的鲜血,高烧之下流这样多的血看得人惊心动魄,楚君扬想要威胁几句的念头,也在眸光扫到那些血的时候戛然而止。

    没有任何人可以命令得了他。

    可是这一刻这小东西已经在了崩溃的边缘,他也第一次,那样强忍着允许有人折下他的骄傲,凝重的冷眸盯着她,缓下了脚步。

    顿了顿,健硕挺拔的身躯,站住脚步,如天神一般,俯首而下,优雅地蹲在了她面前。

    “想死?”

    涔冷的薄唇原本死死紧绷着,略显苍白一个字都说不出,此刻却眸光扫了一眼别处缓声沉重得问了出来。嗓音很低,从未有过的低,也像是强忍着那股心疼强忍到了极致。

    沐染的脑子还依旧被高烧弄得昏昏沉沉,这初秋冰凉的地板刺着她肌肤的每一寸,她亦知道那衬衫之下自己不着一物,却偏偏在这几个人的凝重注视之下,真的是,连半点活着的尊严和羞耻心都没有了……

    “……”一阵强烈的眩晕又袭来,想必是失血过多引起的。

    原来死掉是这种滋味,沐染努力撑起所有的精神,脆弱恍惚的美眸抬起看着眼前的男人,嘴唇苍白干裂,几次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嘴吧的一张一合之间,终于有滚烫的眼泪从眼睛里越凝越重地掉落了下来,那样的心痛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和控制,她有多想逃离,多想捡起自己被踩到碎掉的尊严……她没有办法……用说话……来形容……

    “死在我这里就甘心了?沐染,就当你现在死了,我这里的见证人都不是瞎子,除了让警察把你从这里拖出来到Y市找个荒山埋掉,再通知你父母兄弟来买坟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价值?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影响的了我楚君扬半分,嗯?”

    有没有那样的影响,楚君扬自己心里清楚,但此刻却明显看到沐染被震撼了一下,娇小的身子微动,提到她的父母,兄弟,是她心底最脆弱不堪的一部分,她不是没想到过,她在意。而让沐染体验到更多的是楚君扬话里她自己的渺小,她是真的渺小不堪,哪怕是她惨烈的死亡都撼动不了眼前这强势的男人半分!可是她自己的命,她珍惜!无比珍惜!因为这个世界上如果连她都不她,就再也没有人能替沐染去爱她自己……

    “我是想要你。你的身体……更是喜欢,”楚君扬不由侧首,凝重的冷眸之间似是怀念回味了一下,继续扭过头来冷冷看她,嗓音黯哑低沉,“说起来这么好好尝一次就放过你,让你香消玉殒,也是,可惜。”

    沐染苍白的小脸不由自主地浮起羞耻般的滚烫来,不自然的红浮起来,死死盯着他!这个男人眼眸之间毫无掩饰地透露出来的裕望,一如他昨晚一整夜凝视着的眼神,不加半点遮掩与怜悯,透过这烈火般的眼神便仿佛已经要透了她一般!!!

    “所以沐染……”楚君扬下颚微微扬起态度却依旧淡然冷漠,冷眸里的寒芒顺着自己话缓缓凝重了一些,拂去了那一丝调侃的情绪变得认真,缓声道:“……你有这一次机会。跟我提你的条件。”

    “你要,什么?”

    ——要怎么,才肯放弃去死,嗯?

    这或许,是楚君扬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次的仁慈,因她这一番伤了她自己也叫他震撼难忍的举动,叫他觉得自己真的强逼够了,不想再看到沐染因这样被逼迫的感觉而过激而伤到她自己……他不愿那样,让她觉得在他身边连死都不由己。

    这样巨大的转折,却叫正拿着瓷片要跟这个男人以死相搏的沐染,感到无比的震撼!!

    沐染从未想过,会有朝一日,这样的寻死强逼会有用!!会换来这个男人的一丝妥协!!!她沐染是真的想死吗?她才23岁,她的人生就算再艰涩苦难也还有那么长那么长!她是真的想死吗!!这样的话,无疑唤起了沐染埋藏在心底深处那强烈的求生意识……沐染纤弱的脊背紧紧地抵靠着墙壁,一双泛红的水眸镶嵌在苍白如纸的小脸上,戒备地凝视着他,晶莹剔透的眸光剧烈颤抖闪烁着!!!

    “你是说……”

    “你最好快一点提……”涔冷寒冽的字句,不客气地寒声缓缓打断她,楚君扬凝视着这血淋淋的小东西,薄唇艰涩轻启,无情的话缓声吐出,“我不喜欢,和死人谈条件……”

    “放过我……”

    沐染苍白干裂的樱唇里,艰涩却无比坚定地慢慢吐出这几个字。

    “楚先生……”这是她最后一次这样以敬语的方式叫他,是壮起了所有的勇气和求生的意愿,哪怕被践踏羞辱到这种份上,这种程度,她都以渺小微茫的存在供奉着他的高高在上,将自己最后一次低到尘埃里,噙泪的嫣红水眸凝视着他,哑声道,“你放过我……从此以后……我不要……再有半点交集……”

    最后那几个字,她说话之间齿缝都无法合拢,是对这几个字的极端惧怕,极端痛恨,也是极端的乞求……“别的,我什么都不要……”

    只除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