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4 到手的人,却疼不得(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7本章字数:2263字

    许绍彦将扛着的药箱丢下,跑过去拿开纱布看了看,触目惊心,但好歹没伤到底下的静脉,否则早已喷血如注,但割得够狠,这小东西能下得了手,是真不想活的。

    “别怕啊,”许绍彦浅笑着跟她说过,“我医术高超,一会就没事……”

    此刻,楚君扬也顾不得她到底穿了些什么,只拿了薄薄的毯子把她轻轻裹住,让许绍彦给她进行短暂的止血和缝合手术,麻醉剂不起作用之前那娇小苍白的人儿疼的浑身瑟瑟发抖,却一声都不吭,许绍彦一边推针一边看她一眼哑声道:“闭上眼,别想那么多让你的脑子少耗费点儿血,反正是死不了,我确定死不了,现再别想了日子还长……”

    听了这番话,沐染眼睛才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闭上,那里面折射出的璀璨的光芒和绝望痛楚的神情,叫许绍彦看得真真切切的。

    短暂的手术进行了半个多小时。

    血袋挂上,调整了流速,至于剩下的血就只能她醒了之后包扎好一点再处理。

    楚君扬眸色微微泛着几缕猩红,在一旁坐着冷冷得看,直到看见她好好地昏厥过去昏睡在床上,这回许绍彦半句废话都没有再多说,多说也无益,只把手套摘下药箱合上,淡漠地问:“什么时候送去我那儿?我的床位一晚上十万,楚总要不要付?”

    楚君扬此刻左胸腔里的那把火仿佛还没有烧尽,火辣辣地还在疼,冷冷起身走过去,看了她一眼,捞起她纤细的手臂,看了一眼在她胳膊肘心的地方输入进去的输血针头,枕头有些粗,刺进她胳膊里,看着有点恐怖。

    “送她去医院。”

    一道寒冽的命令缓声而下,倒是震得房间里的几个人神经突突地跳了跳,倚靠着窗户的萧尧直起身体,还不大明白楚君扬的意思。

    “通知她再思锐的那个朋友过去照顾她,现在。”

    这一下,萧尧算是听清楚了,他一向做事从不问楚君扬为什么,这一次也全是靠自己猜测,答应过沐染的事情,既然退让了就一定会做到,这小东西醒过来会想要安逸安全一点,养伤的时候他还不想吓到她,要她安稳一会才行。

    否则,会更吓得她不敢靠近他。

    哪怕,此刻楚君扬不舍得。

    到手的人,不能抱在怀里细细疼着宠着,也是件煎熬的事,所以哪怕多看一眼,只一眼就会忍不住留下她,叫她在这桐苑里好好呆着,夜里与她做爱缠绵,只一天,都不能。

    所以,放开。

    楚君扬也是怕自己会后悔,冷冷松开之后,便再也不看,挺拔的身躯起身冷冷地离开了房间,到书房,一身寒气地审阅公文,这Y市的秋,来得愈发早了些,虽说银杉水杉本身不会变色凋零,属于常绿植物,这也是他在这里栽种这些的本意,但秋意还是透过温度湿度一点点透过来,昨夜该是降温有风,与她火热一夜却竟半点都没感觉到。

    萧尧得了命令,很快到外面打了电话。

    电话里,那个女孩子情绪激动,几番追着问他怎么会在医院,连思锐的标到底恢复没有都一个字不问,萧尧觉得楚君扬的眼光很对,沐染这个朋友跟其他人不一样,那个女生会对她好。

    萧尧只哑声缓缓说了一句:“……让她好好的。别再做傻事了。”

    ***********

    李饶一路打的从家里到医院的时候,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要炸毛了,跟出租车司机都差点吵起来,最后扔了一张五十大钞就跑下了出租车,一路狂奔到住院部五楼,挨个病房地找,找不到,跑去问值班的护士,好不容易打听到了私人病房的房间号和位置,一转身又要狂奔,“砰——!!”得一声撞到一个人的身上险些摔倒,退开来才发现这个人眼熟,来不及想了,心里念着那个号码牌,狂奔着跑去了拐角处往里的私人病房区。

    万城的老总过来这里看病人,被这女孩子撞了一下也抬眸看她,很是熟悉,依旧是风风火火的烈性样子,拿眼睛瞪了他一眼,又跑走了。

    禁不住往后瞅了瞅,那一抹亮眼的红色逐渐在视野里消失,撞得胸口酥酥的。

    等到了门口,李饶却不敢进去。

    脸色,苍白。

    手,颤颤巍巍地握住了门把,却不知这是重病者区还是什么,那个萧特助会打电话给她,叫她过来看沐染很是稀奇,第一反应李饶知道思锐大概是因为沐染的缘故再次被废标的,就算知道这一点她在思锐的内部批斗大会上也死都不会承认;第二李饶知道,沐染这一整天都没有来公司上班,她简直像是失踪了一样,家里没人,电话打不通,在这偌大的Y市如果不见了那简直就像是石沉大海。

    李饶不是没带东西的,既然是在医院,既然是去看病人,她来的时候买了一束花和一篮水果,还带了足够的现金和银行卡,但不敢进去,就是因为不知道,到底里面的人出了什么事。

    这一天,她和楚君扬在一起吗?

    如果不是,怎么会是萧尧送她来的医院?

    她怎么会受伤的?

    难道会是像曾经她们谈起无数次的那个女设计师一样,被人弄得千疮百孔不堪入目地丢到了医院来??她们那个时候说起过楚君扬是君子,不会以那样残暴侮辱的手段对待女人,可如果不是真的呢?如果现在她李饶推门走进去,主治的医生也告诉她,沐染因为被**过度,子宫受损,或者得了这辈子不能生育的残障和怪病呢?

    那还不如这个人生了病,或者出了车祸,至少这样的伤都见得光,能被人带着花带着水果过来光明正大地看和安慰!!

    可如果是那样呢!!!!

    李饶怕。

    怕得在病房门口眼睛就湿了,酸涩的一片,眼泪硬憋着都险些掉下来。

    还是,她不好?是她硬生生地把沐染手机里楚君扬的号码拉成了黑名单,这个男人会因此而迁怒她吗??会折磨她吗?沐染那样倔强,宁肯卑贱退让都不肯认输的性格,会惹恼他吗??她究竟被怎么样了?

    李饶在心里想遍了所有的想法,痛得眼泪都掉下来,小手覆上了门把,深吸了一口气忍住心口的割裂感,开门,看。

    偌大的病床,大得有点比普通病房甚至VIP病房的床都大,却也因为太大,那倚靠在中间安静得输液的女孩子才显得那样削瘦渺小,小脸苍白但干净,发丝微微凌乱但还是那么漂亮,看着没有半点不同……李饶迈进了病房一步,盯着她,眼睛里这才闪过了那一抹近乎刺眼的白。

    很刺眼。

    在她小巧的脖子一侧,紧紧包着的,白色纱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