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5 意外的会面(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8本章字数:3285字

    主治医生不敢多问一句似的点头,看她一眼,赶紧叫人拿着卡去刷当日的住院费了,这个病人的来头他不清楚,但是送她过来的那些人来头是主治医生提都不敢提的。如果说病人送进来要最贵的病房最好的药,那稀松平常,可这一位却寒声嘱咐过一切都随意普通,找她们能负担得起的东西给,医院这边不用给最贵最好,但要绝对服从。主治医生这才从中严重体会到了几分从未有过的重视,半点都不敢忤逆马虎。

    回了病房,李饶的情绪还没有散去,心疼地看了床上的人一眼,却听到了陌生的手机铃声,手机在她口袋里并不是她自己的铃声,扫了一眼,才发现好像是沐染的。

    她整整拨了一天的沐染的电话都没通,此刻,她小巧的HTC旧款手机就放在另一边的床头,所有的东西都在,手机充电的时间不久才一两个小时,只有35%的电量,李饶小跑过去拿来看,情绪缓了半天,才认得屏幕上此刻闪烁起来的那个人的名字是谁。

    曾有那么一瞬,李饶怕,怕是楚君扬。

    心里的恨与怒都到了极点,如果这个男人此刻敢再打电话过来,刺激现在在病床上的沐染,李饶或许会发疯,会跟他拼命。

    但是,不是。

    “……”李饶小脸苍白,此刻已经接近黄昏,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黑透,房间里光线昏暗不清,那荧荧亮起来的光芒在她脸上打着光线,才无比地叫她恐惧害怕。

    一股心酸涌上来,李饶想要接,可是,死都不敢。

    上面显示的那个名字,是亲昵的一个字,“逸”。

    沐染口中每一次提起来,口吻眼神都温柔了好几分,言语里带着一丝羞涩和温暖的那个男人。

    她要接吗?当然要,他是染染的男朋友。可是要现在接吗?在沐染这样被人肆虐糟蹋,自杀未遂地裹着纱布躺在病床上的时候?

    “……”李饶死死咬唇,快要咬出血来,将手机攥紧了死死扣在胸口,滚烫的眼泪又是一片。

    等电话打了整整第三个的时候,李饶激烈翻涌的情绪才被迫稳定下来,很清楚地想通了。如果楚君扬真的不打算放过沐染,那么此刻哪怕她自杀未遂,依照他强势霸气的性格也会将她纳入羽翼之下照料温存。可是沐染此刻在这里,在她李饶身边,这就证明了沐染的确以命相搏跟楚君扬博到了什么东西,什么东西不知道,但起码自由。

    还有,就是——让沐染舍得拿出命来跟这个男人拼的原因和理由里,这个叫“逸”的男人,绝对占了很重很重的分量。

    李饶知道,如果沐染醒着,一定会求她不要把她自杀的真正原因告诉他,李饶懂,没有哪个女孩敢这样,她爱他,她哪怕从此分手逃走,也不想叫对方看到她如此不堪的一面。

    打定了主意,李饶轻轻接起了电话,覆在耳边:“喂?”

    而电话的另一头,已经在楚宅里呆了一整天,被劝慰被刁难,想借口去公司帮一下请假的大哥的忙都被冷冷阻挠的楚君逸,狂打了一整天的电话终于有了回音,一开始是关机,关机……永远关机,终于在这样的一刻,通了,却依旧像昨晚那样,没有人接,没有人接……

    楚君逸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在沙漠之中跋涉的旅人,永远看不到沙漠的希望和尽头,连报警他都想到过了可是鉴于失踪事件的短暂和他们毫不明确的关系根本无法报案,这一刻,他只能徒劳无功似的一遍又一遍打着,却突然地在某一瞬,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喂?”

    狂烈的激动过后,楚君逸才反应过来,这个声音,不是沐染,也不像沐染……

    “喂……你是……”低哑的嗓音像是被折磨了太久才发出的,楚君逸甚至不敢问,对方到底是谁,沐染在哪。

    李饶将眼底的温热憋回去,两只手紧紧握着手机,问:“你是叫……什么逸吗?你是染染的男朋友?”

    “我是。”

    苍白的指骨,缓缓攥紧着手机快要将手机攥得碎裂掉,楚君逸知道自己从未在她的朋友同事同学面前承认过他的身份,甚至听对方的言语连他的全名都不曾知道,但这一刻,他顾不得,也无所谓。他要见到沐染。

    李饶听了这句话心底一松,眼底又是一热,轻声说:“那你过来一趟吧,沐染……出了点事……她在蓝山附属中医院,一区405私人病房……她,不太好。”

    **********

    这个世上最让人觉得恐怖害怕的事情,便是在你四处找寻一个人找寻无果,觉得就快要失去她的时候,有人告诉她,她还在,只是,她不太好。

    不太好。是个什么意思?

    楚君逸想问,但在那一刻嗓子却好像哽住了,问出口,他人都还没有见到,不能就在电话听别人说她怎么了,万一那个结果真的不够好,他不知自己还有没有力气像现在这样一路狂奔过去见她。

    所以,不要说。

    “……我现在去找她。”

    这是李饶在他切断电话之前,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李饶还在想这个男朋友或许不像沐染口中说得那样温柔热情,她甚至觉得他有些沉默寡语,但,任何担心的问句,找寻,都抵不上这个男人最后说的那句,我现在去找她。

    李饶眼睛湿了,放下手机,拉过一个凳子来,在床边坐着等他。

    楚君逸一路将车开得像飞的一样,第一回连交通规则都不再遵守,他不知这一路过来自己违章行驶了多少次,只是觉得导航之上显示的蓝山附属中医院的地址不够近,他开得不够快……而在此之前,楚君逸在脑海中无数次地构架她到底出了什么样的事,怎么会在医院?发烧,感冒吗?他的沐染从来不会那样娇气,连急性阑尾炎都是疼到快要昏厥才知道她自己根本忍不过去,被他送到医院去;车祸和疾病吗?那为什么现在才联系他?情况怎么样了?

    什么样的事,会叫她的朋友亲口跟他说,她不太好?

    楚君逸压下心底所有焚烧一般让他左胸口剧痛的情绪,掏出电话来打出来,半晌后接通,他苍白如纸的薄唇轻启:“我让你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周末她回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电话那端的人有些慌乱,极端的忙碌中抽出一天之前楚家二少让他调查的结果,道:“沐小姐家里是出了一点事,为了她弟弟的事情,在Z市跟南京那边打通关系,几乎耗光了所有积蓄。”

    “几乎是多少?”他嗓音低沉地哑声问道。

    对方算了算,道:“沐小姐账户上现在,连四位数都不到。”

    楚君逸一直都曾知道沐染为家里付出的这些事,也就是因为这些,明明她可以混的比Y市的那些看似光鲜的同龄女生都要好,却过得比谁都寒酸,她甚至亦因为这样的身世背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他一直都知道的,她母亲的病需要长期治疗服药,再加上偶尔的意外,才会应接不暇。Z市一向是有些重男轻女的小城,楚君逸知道,所以上回,他才会那么郑重地跟她说,他养她。

    哪怕她不愿。她觉得也许他楚君逸换个人就会比现在好得多。

    楚君逸丢下了手机,一路狂飙到了医院。

    在进去之前,楚君逸曾经想到过,既然对方是自称她的朋友兼同事,那么能认出他的可能性是有的,那这样下去或许,就瞒不住了。

    可是楚君逸的脚步没有因此而滞留半分,只会更快。

    无论前面是多糟糕险恶的处境,无所谓了,因为没有哪一种处境,会比他昨晚一整夜寻不到她,来得更加恐怖糟糕,他楚君逸看似坐拥整个楚家半壁江山,将来会掌舵整个家族的财富与企业,可他真正想要的,就那么多,就那么一个沐染而已。

    405病房近在眼前。

    李饶坐在里面,听到门有动静的时候也是心里一紧,想了想自己该站起来,跟这个没见过面但是听过无数次的男人打个招呼,毕竟他们在意和关心的是同一个人……

    “……”楚君逸打开了门,第一眼,泛着猩红的眸子扫向病床,眼前那个小人儿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的景象震撼地映入他的眼帘,一时间心被震痛得没了知觉,深深地看了一眼,才勉强把目光收回,看向她的朋友。

    李饶第一眼,也觉得熟悉。

    曾经她跟沐染说过,她之所以连楚君扬的车牌号都认识,都是因为有一个做娱记的大学同学,很无下限地追踪过有关楚氏的所有新闻,眼前的男人身姿挺拔俊朗,耀眼程度不输于楚君扬,且,让李饶觉得熟悉无比!!一时懵了才没想到他是谁。

    不,不对。

    李饶想起来了。

    哪怕那位楚氏的二少露面的机会极少,那长得如此好看的那一张脸是叫人忘不了的,李饶脸色一下子“唰!”得变得苍白,第一直觉里,她是觉得自己等错了人,该来的没有来,来的却是楚君扬的弟弟,她丝毫不知道楚氏的这些兄弟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亲疏关系,但是,楚君扬自己不来,却派了别人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男人还想对沐染做什么?

    一时间,李饶眼睛里透出的猩红的杀气很是明显,浑身的戒备都竖了起来,站起身,个子不高的身躯挡在了沐染的病床前,手,恨到探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去抓那把自己为了防止沐染碰了会伤到她的水果刀……她恨透了楚君扬那个男人,此刻这个人也休想再对沐染做半点过分的事……

    否则……

    攥紧了水果刀的手都在发颤,李饶索性拿出来刀来,颤声道:“你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