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 爱意难舍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8本章字数:2990字

    柔美的小脸,凌乱的发丝因为特意梳理过而乖巧顺滑地散落在她的肩上身上,略微带一些自然卷的发丝席卷包裹着她娇小削瘦的身子。

    沐染唇色有一点点苍白,血色还不是很充足,樱唇的形状却依旧很漂亮很饱满,看上去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柔柔得让人想把这美丽的小东西疼到骨头血肉里去……沐染那么体贴温柔善解人意,那么沙哑却平静淡然,要暖到他心里去的幽幽嗓音,叫楚君逸觉得她一如自己记忆中那般纯美可人,且与他始终亲密相爱。

    可是……她说,什么?

    偌大的病房是略略有些空旷,但她的人近在眼前,听得再不真切也是真的听入耳中去了,楚君逸的一张俊脸一时僵住,清隽的眸半晌才会动,眸光流转在她温柔纯美的小脸之上,甚至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她用那么温柔的语调叫他的名字,然后说,君逸,我们分手吧。

    楚君逸温暖的手,极其缓慢地,从她微凉小手的攥紧下,缓缓而坚定地抽了出来,另一只手依旧撑在她的床侧像是要将她护在羽翼之下一般的姿势,凝视着她,看着她也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微微变色的小脸。

    那小脸之上倏然变冷变得害怕变得动容的情绪,叫他看的无比心疼。

    那她呢?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不心疼?

    “……怎么了呢?”极力压抑下心头悲痛的心情,楚君逸脸上伪装起来的温厚魅惑的笑容很是有温柔的感染力,沙哑的嗓音很低,凝视进她的眼眸深处柔声问她,“怎么突然……要跟我说这种话?”

    男人手指温暖的抽走,让沐染那一刻心底生生感觉到了一丝撕痛,像是有什么骨肉相连的东西从她身体里被撕下来一样,疼的有些说不出话,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眶却渐次因为这心里的痛而热起来。

    清醒的太突兀,那些堆积而来的情绪如山崩一样得涌上她的心头来得太快,沐染并没有准备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该应对的楚君逸的反应是什么,可是此刻他用如此隐忍而温柔的语调问她,这样过分的话,他却连半点冷冽和僵硬都没有,只问她是怎样想到这句话的,分手这两个字,对相爱的两个人来说,不伤吗?她是……怎么想到的?

    苍白的小嘴中吐出几分虚弱的气息,沐染澄澈透明的水眸依旧凝视着他,神情间有几分飘渺呆愣,小手空空地落在那里,哑声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的时间,都是因为感觉,我觉得,你很好……但是君逸,我们都已经进入社会了,都知道有时候两个人要结合在一起往前走,不是有了感觉就可以的。我们……来自不同的家庭出身,走的路不一样,我跟你,不一样,现在,以后,我们会越来越不一样……”

    她会愈发被那个家庭拖入到无休无止的黑暗漩涡中去,她的未来母亲丝毫没有考虑过,她沐染该在这个竞争如此激烈的Y市如何生存下去,母亲不管,现在沐朔就只是在军队闹事而已,就已经将她们母女逼到了这番境地,将来沐朔要留在军队抑或出来令打拼事业,要花费些什么?将来他要在一个城市安定,买房买车娶妻生子,那时候的沐染又该如何?

    而这些,这些哪怕沐染都没有考虑得太清楚过,哪怕楚君逸不介意她的那一份收入全部要纳上她的家庭,赔上她的心痛和精力,可是现在的沐染,也已经配不上他楚君逸了。第一次在帝豪酒店的时候,沐染可以只当自己是倒霉遇上了那样的事,不是她的错,只是命运对她残忍不公,可是接下来的一切……接下来的……沐染没有办法再装作不介意,再装作自己很纯洁很干净地跟他约会接吻,听他的甜言蜜语,听他说她如何珍贵要养她要给她承诺……

    那些时刻,沐染就是想想都会觉得自己……根本不值得……

    在楚君扬将她带回桐苑,她拼死挣扎之下却还是清晰无比地被他要透的时候,那一下一下冲击的力道撞碎了沐染的灵魂的时候,她就再也……配不上她了……

    从此以后,他是天之骄子,要迎着微曦的晨光愈发明亮闪耀;

    而她,是半个身子已经沦陷在黑暗淤泥里的人,从此只会被拖得愈发深深沦陷,浑身肮脏,暗无天日……

    此刻,她如此温柔待他,如此温柔而平静地劝慰他,就是因为,看到了她的这些以后。

    可是,那么可悲的。

    她沐染还是不够坚强不够勇敢,不够诚实不够值得被他爱,她依旧不敢对他说出自己身上发生那些肮脏的事实,那些她自己听了都会崩溃到恨不得再杀自己一次的事,所以就只能找这些偏旁的理由,隐晦地提醒他,告诉他。可是沐染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最真的实话……

    沐染越说,脸色越苍白,依旧像抓过他的手轻柔劝慰着他,楚君逸却越听情绪越激动,脸上的血色苍白地褪去,再一次,将自己的手从她的掌心里抽出来,看她再一次受伤的眼神,嘴里说出的话却依旧那样平静如温柔的循循善诱一般,不停止,反而更加残忍……

    脾气好的像楚君逸这样的人,也禁不住要崩溃了。

    “你指的不一样,是哪里不一样?”发颤的嗓音,轻声却坚定地打断了她,楚君逸双眸泛起了几丝可怕的猩红,吸了一大口气压下情绪之后回过头来缓声问她。

    “沐染,哪里不一样?我是小资家庭,你来自邻省一个偏远的县城;我家里的亲人个个不用我操心,他们却要吸干你的血吃掉你的肉;我在外企工作业绩显赫前途无量,而你的小设计公司因为失去一次业务而正在面临破产。是这些吗?你说的不一样,是这些吗?”

    极力压抑着心头的创痛,眼神悲怆到恨不得要将她生吞活剥,楚君逸嗓音极度发颤着说:“你就这么在意门当户对?觉得该这样?那沐染,你要遇到我做什么?!人如果都应该这样,那要感情做什么,相遇做什么!你要早明白这些坚信这些,当初你在餐厅打工而我天天来吃饭的时候就该意识到这些!你当时怎么不想,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沦陷!接受我的追求!!!!”

    撕裂般的剧痛,伴随着他嘶吼出的这几句话,在沐染的心里强烈地蔓延开来……剧烈的颤抖从她削瘦娇小的身子背后传出,沐染从未想过,这样的如果在她自己心里酝酿就已经足够苦,可从楚君逸嘴里说出来却是那么伤,而他伤的不是她的自尊,而是他自己的心!!

    他的伤心,心痛,她那么真切地看在眼里,心脏疼的快要炸裂开……

    楚君逸激动地在病房里走动着,浑身颤抖战栗不止,反过身来深深凝视着她,猩红的眸子快要滴出血来,俯下身扳过她的肩膀:“他们重要还是我重要?他们对你好还是我对你好?沐染,你没有是非辨别能力吗?连最原始的细胞生物都知道趋利避害,都能分辨哪边比较暖哪边比较冷!你不懂是吗!!你真以为我不想问你为什么要自杀,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银行卡里连一千块都翻不出来,你真以为你现在躺在病床上是死是活他们都知道是吗!!沐染,你为了这些人自杀,就为了这些,你把我推开!!!”

    沐染被剧烈摇晃着,伤口撕裂般地疼痛,而楚君逸明明知道她刚刚醒来伤口还未愈合不该这样,却心痛到根本忍不住,他恨,恨眼前的这个女人,到骨子里!!!他心疼她的蠢和傻,却亦也被她那些冷血无情的话伤得满身是血淋淋的洞!!

    沐染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了……她知道他是误会了,哪怕她此刻自杀未遂之后躺在病床上,他都以为她是迫于家庭的压力,一时想不开才会想要索性结束自己的生命。哪怕,无数次地从家里回来之后她是真的都恍恍惚惚有过这样的想法,但那都只是一时的懦弱,等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之后便又会强迫自己振作起来继续过下去……

    可是楚君逸……楚君逸……

    他这番悲痛的嘶喊,骂醒了她藏在心底深处的愚蠢,那股如同滚烫的伴随着火山爆发而涌出的岩浆一样的深情,一涌而出,强烈地震撼到了她!!!

    “为什么不叫我帮你?为什么连我不在意你的家庭背景,不在意将来要为你付出多少,这样都不行?沐染,你告诉我,你对我就只是那么简单的一句感觉吗?就只是感觉?你的确是连一句爱我都从来没说过,那我现在问你,你爱我吗?”

    宝贝,你爱我吗?

    怀里的人儿,已经哭到声音如同撕裂一般,泣不成声。

    你爱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