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0 起死回生(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8本章字数:2641字

    沐染握着那份启用函也晕晕乎乎的,小脸微白,水眸透着几分忐忑不安说:“我还是不大明白,这么多人,有资历比我更高,看起来更好的,怎么是我?”

    中介所的那年轻的男子正喝着茶,闻言抬头看着这可人的小女孩笑了笑,下巴抬了抬望向门口,沐染一愣,回头望去,一抹颀长挺拔的身影正握着一把车钥匙推开玻璃门进来,清隽的眸扫过前面那女孩子的身影,浅笑,深眸里满是温柔的缱绻爱恋。

    那人掀了掀纸页道:“有钱人招个家政都恨不得要博士学历,挺扯的,所以那还不是看着谁顺眼就给谁了?嘘……别出声,我认识你男朋友,走个后门而已。”

    门口,楚君逸没有走过来,寒风之下他穿着单薄的西装衬衫,冻得手骨也有些泛红,在原地等她。

    沐染从未遇到过这等事,衡量之下,脑子一热,回想起李饶跟自己说过的那段话,纯美清透的小脸泛起酡红来,说了声“谢谢”,便拿过了启用函朝后面走去。

    遥遥几尺远的距离,她走得轻盈,不快,却叫楚君逸看得心下悸动不已。

    也顾不得有人了,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按住她柔软的后颈便吻下去,在她唇上浅浅痴缠……

    冷天里彼此的气息呵在脸上还是凉凉的,沐染脸红,想推搡他又舍不得,小手抵在他的胸膛之间,被他偷尝了滋味,他还得寸进尺地缠绵着不肯离开。

    “人好多……都在看我们了,快走。”小手被迫圈着他的腰,沐染努力贴紧他的胸膛,颤声跟他说道。

    楚君逸抿起一抹浅笑,搂着她的腰,打开了中介公司的门。

    走后门这件事,总算也给他做了一回,他的小女孩肯接受,也在他的意料之外,他不是不惊喜的,一时间心里不知有多暖,上了车,没舍得离开副驾驶,禁不住又搂着她缠吻起来。沐染对这种事情本不陌生,他每次的热情来得又毫不突兀,所以没怎么被吓到,只是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以后,多多少少会有些难以投入。

    好不容易被他的热吻融化,在他的大掌落在她的腰上,失控地轻轻揉着她纤弱的腰肢,指腹碰到她的肌肤时,沐染一个激灵,醒了,小脸绽开一抹突兀可怕的苍白,不知脑子里是想起了什么,表情很恐惧,楚君逸感觉到了她的不对,细细地凝视着她,以温柔的眼神做着安抚,手从她衣物之间撤回来,热热的长指勾起她的下巴,又细细地深吻了两下。

    燥热,在彼此之间萦绕着,楚君逸深邃的眸眷恋地看了她一眼,才轻吻一下她的樱唇帮她把安全带系好。

    “你刚刚的表情好像有点怕我,怎么,是我太久没这样,不熟悉了?”楚君逸不打算把两人之间的情欲掩盖成多么不可触碰的事情,说出来,才代表他想要都想得光明正大。

    沐染不语,浑身的燥热都还没有散去,她轻轻侧过身半躺着,两只小手都覆上楚君逸紧握着她的那只左手,握紧他一根手指轻轻攥着,很累了想休息的样子,表情很是乖巧安稳,是好像自打他认识她以来就没有过的轻微的依赖。

    这一点点依赖,看得楚君逸眼睛都红了,爱与欲一起涌上来,本来都启动了的车子,熄火,扯开了安全带又覆过来,吻她的眼睛。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看着我会叫我多有成就感?好像我这辈子生下来就不为了干别的,努力了这么久才总算换来你对我半点依赖……”低哑的嗓音氤氲在空气里,楚君逸声线有一点点发颤,吻得深刻而小心翼翼。

    沐染也有点脸红,她按照李饶说过的话去做了,有时不那么坚强,安安心心地接受别人对她的好,才会叫两人贴得更近。

    “嗯?你是在说我以前太倔了,不好相处?”小女孩抬起眼,问他。

    “不,”楚君逸笑出声来,抚着她的脸,不自主地轻吻了一下又一下,“我的染染最初就是这点最吸引我,可我也是等到现在才知道,能被你依赖那么一下,我会多幸福多有成就感……”

    有多觉得……他们相爱,爱到了骨髓里面……

    沐染仰躺下来才抵得过他汹涌而来的爱意,这样安心地依赖着他的同时心里也有一点忐忑,她清澈的水眸将那一点点忐忑都埋在心里不让他看见,如果不想那么多的时候自己的确也是会觉得,这样很好很温暖,女孩子太缺乏安全感不是件很好的事,简单一点才能更好地被爱。

    叹息,她眼睛亮亮的,继续有点失落地说:“其实就是不好相处的意思吧?亏得我以为你以前多喜欢我那样,你背后一定数落过我好几回了……”

    楚君逸看着她的神情就知道小丫头在故意开玩笑,每次这样神采飞扬故意挑衅他的样子都让他喜爱到爆,清眸眯起,手故意往她脆弱的腰肢那里袭去,口吻依旧温柔又宠溺:“是啊,我就是不喜欢你那样,早知道我就早点做一匹大灰狼好好训乖你……”

    故意探过来的手,挠得她最怕痒的腰肢痒到爆,尖叫着笑闹挣扎起来。

    楚君逸不放过她,将她囚在座椅上,将她灿烂漂亮的音容笑貌全部纳入眼中心中,一直到她连声求饶,动作才停,覆下去,又猛地擒住了她的唇,吻得刚刚笑过闹过的她气息不匀。

    直到后面欲将车开出停车位的人在“滴滴”地按喇叭了,才惊醒彼此。

    楚君逸舌尖还留着她的馨香,也气息不匀地起身,降下车窗道歉,这才系上安全带将车开出去,后视镜里看到沐染在忍不住偷偷笑他,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重新抓住她凉凉的小手,把车开出去。

    “我们去吃什么?”

    “泰国菜,我有一个朋友介绍的说还不错,别动。”

    沐染脸红地轻轻坐起身子,提醒他:“你这样一直抓着我开车会不稳,来不及反应。”

    “跟你在一起我不会开到来不及反应那么快。”

    这样的一句,让彼此沉默好久,连沉默的时间都好像是在温存。

    沐染觉得自己应该可以逐渐遗忘,忘记那些曾经被强取豪夺的不好的事,有楚君逸在,她可以永远生活在他温暖的庇佑港湾里。

    轻轻握了一下他的手指,她又轻声问:“那个别墅的事情你知道吗?给了我启用函,却连那栋别墅的主人名字都没告诉我,你知不知道那个地方的来历?一个星期只扫两三次,那说明根本没人住是吗?”

    楚君逸的脸色变了变,接着缓声道:“嗯,我也只听朋友说是一栋旧宅,一个出嫁的豪门小姐祖上留下的私宅,没多大用,她也不会再回去了。”

    “为什么不回去?是因为她父母都去世了?”沐染想问清楚,但并不是因为害怕,一个死过人的宅子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楚君逸勉强浅笑了一下:“嗯。”

    其实,也不止是因为她的父母死了,还有,她自己本人,也已经死了。

    那宅子现在隶属楚家名下,没人去住也无人理会,是大哥一直都偶尔更换着去打扫的人,这样不动声色地安插一个人进去,久不理会那里的大哥想必也不会注意到更不会有半点意见,那样的工作,相比其他的要轻松太多,楚君逸现在唯一不愿的就是她太辛苦。

    吃完饭出来的时候,沐染又接到家里的电话。

    一时,僵住,那可人的女孩子一身纤细地站在门口,手上还搭着楚君逸的外套,男人一身挺拔地在柜台结账,女孩子握着手机,脸色微变地听着电话里的动静。

    “都十七八岁了,就想买个手机,也不算过分……你看看这个年纪的孩子,没有个手机到哪里都被人瞧不起……在部队里怎么了?部队里也是一样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