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内忧外患的处境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57本章字数:2055字

    君耀宸在书房办公,忙前忙后跑了大半天的宋悦心累得倒在沙发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这段时间她的睡眠质量也不高,梦特别多,早上醒来总是感觉精疲力竭,在君耀宸家软软的沙发上,难得的好眠。

    “宋悦心,给我倒水……宋悦心……”君耀宸喊了两声没人应,才端着水杯走出书房,看到宋悦心在沙发上熟睡,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立秋之后天气渐渐转凉,就这么睡容易感冒。

    君耀宸难得对宋悦心体贴一次,也是看在她尽心竭力帮他的份儿上,薄毯刚刚落在宋悦心的身上,她便睁开了眼睛,看到君耀宸近在咫尺的脸,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不管是梦还是现实,君耀宸总是这么帅气逼人,看一眼便会让人一生沉沦。

    见宋悦心傻傻的看着自己,君耀宸剑眉微蹙,收回手,站直转身,拿起杯子去厨房接水。

    “君总。”宋悦心半响才回过神,跟过去,满怀歉意的说:“对不起,我来接吧,你去休息。”

    “不用了。”

    有宋悦心在跟前就不会自己倒水的君耀宸拒绝了她的好意,接了水回书房。

    宋悦心看到沙发上的薄毯顿时笑眯了眼,喜滋滋的想,也许君耀宸已经开始对她有好感了,再接再厉,一定要攻下他的心。

    战斗力瞬间爆棚的宋悦心去浴室整理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然后洗把脸,化了淡妆,容光焕发的出现在君耀宸的面前。

    “君总,冰箱里的菜没有了,我去买菜。”

    “嗯!”

    宋悦心走到门口,猛然想起钱包还在办公室没带走,她折返君耀宸的面前,嗫嗫嚅嚅的说:“君总,我忘记带钱包了,能不能……”

    不等宋悦心把话说话,君耀宸已经摸出了自己的钱包放在书桌上:“拿去!”

    受某电视剧的影响,宋悦心又惊又喜,拿起钱包紧紧拽在手中:“谢谢君总。”

    君耀宸抬头,看到宋悦心的脸笑开了花,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高兴?

    正偷着乐的宋悦心发现君耀宸正看着自己,尴尬的收敛了笑容,抛下一句“君总我走了”便匆匆忙忙的逃离。

    开君耀宸的车去菜市场,宋悦心把车停在附近商业中心的地下停车库里,以免停路边被人划漆。

    车刚刚熄火,就有人过来敲窗户,宋悦心打开车门下去,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由笑变怒,狠狠的看着自己:“有事吗?”

    “你是谁?”女人不答反问,态度极为傲慢。

    如果这一刻还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宋悦心就该去检查智力了。

    她微笑着说:“我是君总的秘书。”

    女人恍然大悟,脸上又有了笑容:“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我最近才入职聚能集团。”宋悦心看着眼前漂亮妩媚的女人,想起君驰锐的抱怨,不知道眼前这位有没有欺负过她的宝贝儿子。

    女人又问:“耀宸呢,怎么你一个人?”

    “君总……有事。”宋悦心才不会傻到告诉她君耀宸生病了,让她有机会表现。

    “嗯,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我姓冷。”女人以为报了自己的名,对方就应该流露出崇敬甚至巴结的表情,可宋悦心让她失望了,不管她姓冷还是姓热,宋悦心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冷小姐,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宋悦心准备离开,冷嫣然镶满红色雕花指甲的手拦住了她的去路:“耀宸难道没有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冷嫣然下巴微扬,高傲的说:“当然是关于我的事。”

    “没有,君总一般只和我说工作,私事很少提起,特别是他藏在心中的人,他更是不会说。”所以三年前,她才会在陆晴羽的面前败得溃不成军。

    陆晴羽是君耀宸心头的痛,他不愿提起,而眼前这位,恐怕属于不屑提起的范畴。

    人果然不能太自以为是,看着冷嫣然那副傲娇的模样宋悦心就想笑,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在君耀宸心目中的分量。

    “是吗?”冷嫣然以为宋悦心说她是君耀宸藏在心里的人,眉开眼笑,更加傲娇。

    宋悦心忍住笑,又说:“君总的儿子很可爱,相信当他的妈妈是件不错的事。”

    听宋悦心提起孩子,冷嫣然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耀宸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肯定会好好对他。”

    现在有几个人愿意当后妈,特别是像冷嫣然这样的,一看就不是善茬,宋悦心很担心,如果君耀宸真的和她在一起,果果就要受罪了。

    怀揣着沉重的心事和冷嫣然告别,宋悦心买了菜回到君耀宸的家,果果已经在等她了。

    果果生下来便受苦受难,现在不容易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将儿子抱在怀中,宋悦心险些落泪。

    宋悦心精心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君耀宸却只能喝稀饭,看着儿子大快朵颐,他也忍不住想尝尝味道。

    “其他的不能吃,喝汤吧!”宋悦心盛了一碗南瓜汤,送到君耀宸的面前,温柔的说:“南瓜所含的果胶可以保护肠胃道黏膜,还能帮助消化,特意为你煮的。”

    君耀宸深深的看了宋悦心一眼,没吭声,端起南瓜汤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温馨的夜晚,终于有了一家人的感觉,可惜豆豆没在,不然就真的团圆了。

    离开君耀宸的家时间还不算太晚,宋悦心便去妈妈家看望豆豆。

    到门口,她便听到激烈的争吵,还有摔东西的声音,她心惊胆寒的敲门,很快豆豆哭着来开了门,看到宋悦心,哭得更加厉害,屋内的争吵也停了下来。

    安抚了儿子,宋悦心抱着豆豆进门,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看到满地狼藉也没太奇怪,当她看到自己的妈妈鼻青脸肿,蓬头垢面时,她忍住了逞口舌之快的冲动,一手抱儿子,一手拉妈妈,离开了那个男人的家。

    “妈,和他离婚吧,以后我养你!”宋悦心不愿再看着母亲强颜欢笑,维持表面的幸福,她早就想告诉自己的母亲,一个男人长期不回家一定在外面有了小三,工作忙绝对是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