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等了他一整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57本章字数:3014字

    宋悦心喜滋滋的去给君耀宸倒了水,然后拿起钱包,恭恭敬敬的送到他的手边:“君总,钱包还给你,谢谢。”

    君耀宸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将钱包又扔回茶几,然后起身走进书房,指着一堆他已经处理的文件对宋悦心说:“把这些送回公司。”

    “是。”宋悦心立刻开始动手整理。

    宋悦心提着一大袋子文件正准备出门,听到风声的齐敬煊欢天喜地的赶了过来,一手提着果篮,一手抱着花束,进门就吆喝:“小君君,我来看你了。”

    看到齐敬煊满脸堆笑,君耀宸唇角抽了抽:“看我生病很高兴吗?”

    “当然……不高兴,哈哈,小君君做胃肠镜的感觉怎么样,那酸爽……嘿嘿,毕生难忘吧?”齐敬煊暧昧的冲君耀宸眨眨眼,丝毫不管他的脸是绿还是红。

    宋悦心忍着笑,放下文件袋,接过齐敬煊手中的花束和果篮:“齐总,喝点什么?”

    “随便……”齐敬煊进门就发现宋悦心今天特别漂亮,这时才想起称赞:“小心心今天真漂亮,是不是知道我要过来,刻意打扮打扮让我眼前一亮。”

    “齐总不要开玩笑了。”宋悦心低头轻笑,不知道君耀宸有没有发现她今天刻意打扮过呢?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君耀宸眼中的宋悦心和齐敬煊正在眉目传情,郎有情,妾有意,女为悦己者容。

    “你过来就是为了调戏我的秘书?”君耀宸加重了“我的”两个字。

    “哈哈,当然不是,要调戏小心心我随时可以调戏,今天当然是专程过来看你,哎哟,别站着,快坐下,今时不同往日,坐着好,坐着好!”齐敬煊说完笑得合不拢嘴。

    君耀宸的脸色更难看了:“看过就走吧!”

    “哪有你这样的人,我刚来水还没喝一口就赶我走,我偏不走。”齐敬煊耍赖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敲起二郎腿。

    “随你!”君耀宸冷睨他一眼,进书房继续办公。

    宋悦心给齐敬煊倒了杯白水,便离开君耀宸的家去公司,齐敬煊屁颠屁颠的跟上去:“小心心,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

    听到齐敬煊的喊声,君耀宸竟莫名其妙的把手里的笔扔了出去,到浴室去洗了把冷水脸,才能专心致志的工作。

    一直忙到中午,肚子通过咕咕叫的方式提醒君耀宸时间不早了,该吃午饭了,可宋悦心还没出现,别说吃东西,就是水杯也是空的。

    他终于忍不住给宋悦心打去电话,结果她竟然和齐敬煊在吃午餐,已经把他抛在了脑后。

    “小君君,我正在吃你最喜欢的香辣蟹,麻辣鲜,今天的蟹肉特别香甜,太美味了。”齐敬煊知道是君耀宸的电话之后便开始落井下石:“不光香辣蟹好吃,白果鸡汤也特别香,当然,菜肴再美味,也比不上小心心秀色可餐,你吃饭了吗,没吃饭就过来一起吃,哦,对不起,我忘了你现在不方便出门,恐怕开车也成问题吧,等我们吃完了给你打包点饭菜回去……”

    君耀宸气得挂断了电话,很快宋悦心给他回拨过去。

    “什么事?”君耀宸声音冷冷的,轻轻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为了避免齐敬煊再胡言乱语惹君耀宸不高兴,宋悦心特意拿着手机到阳台外去打:“电炖锅里有南瓜稀饭,如果君总不嫌弃,就喝一碗吧!”

    君耀宸紧绷的脸稍有缓和:“下午把星光商业中心的企划书送过来。”

    “是。”宋悦心以为君耀宸生气了,没想到他心里想的是工作,根本不会因为她和齐敬煊乱了心神。

    宋悦心啊宋悦心,又孔雀了吧!

    回到座位面对吊儿郎当的齐敬煊,宋悦心叹了口气:“唉……”

    “叹气干什么,挨骂了?”不等宋悦心说话,齐敬煊安抚道:“单身老男人荷尔蒙分泌不正常,以骂人为乐,别理他。”

    如果真的挨骂也许宋悦心会高兴,至少说明她可以对君耀宸造成影响,他态度平淡,才是她的忧伤的原因。

    宋悦心摇摇头,忍不住问:“君总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还好吧。”齐敬煊故意板起脸:“你这么关心他我可要吃醋了!”

    宋悦心失笑,她想到自己和齐敬煊有吃有喝有说有笑,君耀宸一个人对着冷冷清清的大房子,冰锅冷灶,肯定格外凄凉,她拿纸巾擦擦嘴,站起身:“齐总,你慢慢吃,我要去给君总送文件了,再见。”

    “去吧,去吧,留得住你的人留不住你的心,也不知道阴阳怪气的小君君哪里好,就差没把你的魂勾去了。”齐敬煊对此大为不满。

    宋悦心认真的说:“君总是我的衣食父母,不看他的人,也要看他的钱,工资可不是白领的。”

    “你当我的女朋友,我的工资全部给你,怎么样?”齐敬煊挑挑眉,挤挤眼:“不光有工资还有分红,你每天给我一百块零花钱就行了!”

    “每天一百块会不会太多了?”宋悦心知道齐敬煊在开玩笑,也跟着他胡言乱语。

    “五十也行啊!”齐敬煊哭丧着脸:“最低五十,可不能再少了。”

    宋悦心立刻拍板:“好,成交,现在就把工资卡给我,晚上我就搬去你那里……”

    话音未落,她感觉手机震动了一下,拿起来一看,她顿时欲哭无泪,竟然忘记挂电话,她和齐敬煊的调侃说不定全被君耀宸听了去。

    哎呀,君耀宸会不会认为她私生活混乱?

    宋悦心好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抬头看到齐敬煊递卡给她,宋悦心急着往回退:“不要,不要,我走了,再不走君总真的要骂人了。”

    “说好了啊,今晚我去接你。”齐敬煊冲着宋悦心的背影喊,引来餐厅其他人的瞩目。

    宋悦心回头瞪他一眼,红着脸跑了。

    本以为是句玩笑话,齐敬煊却当了真,晚上真的去君耀宸家接宋悦心,惹得果果大为不满:“齐叔叔,你不许和我抢气球阿姨,气球阿姨要做我的妈妈!”

    齐敬煊也有降不住的人,对果果好言相劝:“小锐乖,快放手,宋阿姨要和齐叔叔回家。”

    “不行,我不放,气球阿姨今晚陪我睡,爸爸,帮我把齐叔叔推出去,关上门。”果果像八爪鱼一般抱着宋悦心的腿,齐敬煊则拉着宋悦心的手,两人互不相让,僵持不下,果果急了,只能搬救兵。

    “果果,听话,放手。”平时唯儿子命是从的君耀宸这一次竟然站在了齐敬煊的那一边,他俯身掰开儿子的手。

    齐敬煊趁势将宋悦心拉走。

    “气球阿姨,气球阿姨……不要走……哇哇……气球阿姨……”果果在君耀宸的怀中哭得声嘶力竭,两条小腿不停的蹬,两只小手胡乱挥舞。

    宋悦心已经被齐敬煊拉到了院子里,听到孩子的哭声,她实在于心不忍,推开齐敬煊的手,她头也不回的奔到果果的面前,将他紧紧抱在怀中,眼眶已经被泪染湿。

    “果果不哭,阿姨不走……不走……”君耀宸一松手,果果紧紧抱住宋悦心的脖子,哭得更加哀恸。

    齐敬煊站在门口,咬牙道:“小兔崽子,竟然跟爷抢女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齐总……”宋悦心抹干眼泪,回头对齐敬煊说:“你先走,不用等我了,今晚……我可能不回家。”

    齐敬煊看向君耀宸,戏谑道:“小君君,不会是你教小锐这样做的吧?”

    “没你那么无聊。”君耀宸冷睨齐敬煊一眼:“如果你实在太闲,我可以考虑把你调回申城,相信有很多事等着你做。”

    “嗤,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好好养身体,拜啦!”齐敬煊识趣的落荒而逃。

    送走呱噪的齐敬煊,房子里突然安静多了。

    宋悦心抱果果上楼洗澡,君耀宸回书房继续战斗,忙得天昏地暗他竟把宋悦心留宿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摸黑上楼,冲了澡也没开灯就钻进了被窝,他习惯性的靠拢果果,将他抱在怀中,可今晚怀中的人儿有些不同。

    原本昏昏欲睡的君耀宸突然清醒过来,连忙打开床头灯,看到身侧躺着的人是宋悦心,而宋悦心的那一边才是果果。

    雪白的薄被盖在宋悦心的腰间,她穿着他的白衬衫,衣领外翻,露出雪白的颈项和一点点粉色的蕾丝边,如瀑的黑发散在白色枕头上,妩媚妖娆。

    看到这一幕,君耀宸血脉喷张,全身发热。

    宋悦心双眼紧闭,不敢乱动,手心里全是汗。

    等了一晚上,终于等到他,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身动才会心动,宋悦心悲伤的想,如果君耀宸对她没一点点性趣,就不要奢望他会爱上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静谧的房间中,宋悦心只能听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君耀宸迟迟没有反应,她失望极了,不由得在心中感叹自己真是个失败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作践自己,活该被君耀宸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