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以后天天一起睡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57本章字数:3094字

    虽然宋悦心以为自己装睡装得很像,但颤动的睫毛和转动的眼珠出卖了她,君耀宸忍不住笑了:“装睡很辛苦吧?”

    终于听到君耀宸的声音,宋悦心如泄了气的皮球,睁开眼,抱着被子坐起来,耷拉着脑袋,没脸见人。

    “对不起,我忘了你今晚住这里,睡吧,我去隔壁房间。”君耀宸说着掀开被子下床,到门口站定,回过头对宋悦心说:“小锐晚上总是踢被子,麻烦你注意一下。”

    态度这么温和,宋悦心有些不习惯,呐呐的点头:“是!”

    直到君耀宸关上房门,宋悦心才抬起头,丢死人了,不知道君耀宸会怎么想,肯定在心里看不起她。

    唉……宋悦心叹了口气,给果果掖实被角,然后躺下,盯着天花板许久不能入眠。

    被子上满是君耀宸的味道,就像被他拥抱在怀中,宋悦心的骨头都酥了,情不自禁想起那个旖旎的夜晚,仿佛身临其境。

    耀宸……耀宸……这样的称呼只能在梦中一遍又一遍的呢喃。

    宋悦心抱紧果果,脸贴着孩子的脸,轻轻的说:“宝贝,妈妈爱你,你还有一个弟弟哦,他的名字叫豆豆,豆豆每天都在想爸爸,什么时候才能让你们兄弟俩见面呢,你和豆豆一起在妈妈肚子里待了九个月,你们一定心有灵犀,所以上次你感冒发烧,豆豆也感冒发烧了,妈妈不想看到你们生病,一定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长大。”

    命运比想象中更富有戏剧性。

    宋悦心还记得怀孕五个月时做四维彩超,医生告诉她其中一个孩子有先天性的疾病,如果生下来不一定能治好,但是如果不生下来,她两个孩子都保不住,宋悦心执着的选择了生下来,那是一段艰难的岁月,看着孩子受苦,她的眼泪几乎流干,最终孩子仍然在她的怀中停止了心跳,她绝望过,癫狂过,但现在,怀抱着热呼呼的果果,她相信命运之神待她不薄,若是果果没有回来,她必定会和君耀宸擦肩而过,不会再委曲求全。

    “妈妈……”果果似乎做了美梦,闭着眼睛“咯咯”直笑。

    “果果。”从未如现在这般坚定过,她愿意为了孩子天真的笑容付出一切,就像当初她祈求老天用她的命换果果的命一样。

    也不知道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多久,宋悦心口渴去楼下喝水,路过浴室看着里面亮着灯,以为是君耀宸洗澡忘了关,便推开虚掩的门,准备为节约能源做贡献。

    没想到,君耀宸竟然刚刚洗过澡,正在用毛巾擦头发。

    他的身材和三年前一样好,八块腹肌充满了力量,全身上下紧紧实实没有一块多余的赘肉,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看着就让人移不开眼睛。

    宋悦心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虽然对君耀宸的身体并不陌生,但两人发生关系之后她再没有看到过,原本心情就浮躁,此时更是排山倒海。

    “对不起,君总,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宋悦心不解,君耀宸挨着她睡那会儿不是刚刚洗过澡吗,怎么现在又洗澡?

    她哪里知道,君耀宸被她诱惑得有了生理反应,欲火中烧,才会半夜爬起来洗澡给身体降温。

    “没事。”君耀宸不紧不慢的穿上浴袍吩咐道:“去给我倒杯水上来。”

    “是!”宋悦心这才收回目光,转身下楼。

    该看不该看都看得一清二楚,她这下可是赚大发了。

    宋悦心端着两杯水上楼,浴室已经没有人,客房的门开着,有微弱的灯光射出,她深吸一口气,朝灯光的方向走去。

    “君总。”

    君耀宸躺在大床上闭目假寐,两条长腿露在浴袍外面,性感极了。

    心脏狂跳,呼吸紊乱,宋悦心若无其事的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君总,你的水,我去睡觉了,晚安。”

    “等一下。”君耀宸倏然睁开眼睛,宋悦心原地止步。

    “君总?”再不走,宋悦心很担心自己会如狼似虎的把君耀宸扑倒。

    君耀宸淡淡的说:“你穿我的衬衫并不适合,衣柜里应该有女士睡裙,你拿一件。”

    他的衬衫穿在宋悦心的身上就像超短裙,刚刚遮住臀部,这样的穿着让君耀宸不忍直视。

    “不用了,谢谢,反正是睡觉穿什么都无所谓。”若是穿别的女人的衣服,宋悦心宁愿穿君耀的衬衫,能把衣服留下,必定经常留宿,宋悦心越想心理越难受,说话的口气便有些冲。

    宋悦心说完便转身走了,如果她打开衣柜看一眼,就会知道她这气生得有些冤枉,衣柜里都是老年人的衣服,全部属于君耀宸的母亲殷雪华,而且很多都是全新的。

    回到主卧,宋悦心委屈得不得了,抱紧熟睡的果果喃喃低语:“宝贝,妈妈想给你们一个完整的家,可是你们的爸爸不喜欢妈妈,怎么办,果果,你告诉妈妈该怎么办……”

    宋悦心在君耀宸眼前这么一晃,使得他体内的热血再次沸腾起来,君耀宸心浮气躁的灌下整杯水,依然不能平息欲火,他严重怀疑宋悦心故意穿得那么暴露来折磨他,好几次他想冲到隔壁去把宋悦心抓过来惩罚她,但是想到自己的原则,他又强忍了下来。

    一晚上不可能洗三次澡,君耀宸只能做俯卧撑,宣泄过剩的精力,一直到累瘫,他才趴在床上喘粗气,欲火虽然熄灭,但宋悦心的身影却不能从脑海中赶走,越是不愿去想越是印象深刻。

    再折腾下去就天亮了,君耀宸拉被子盖着头,强迫自己入睡,实在睡不着,又不能喝酒将自己灌醉,他终于忍无可忍,换上衣服下楼,准备开车出去兜风。

    宋悦心听到他下楼的脚步声,快步跟去,在门口将君耀宸拦住:“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不要你管。”君耀宸推开宋悦心就去开门。

    “生病就在家躺着,不许出去!”宋悦心未曾多想,冲上去抓住君耀宸的手,阻止他开门。

    君耀宸微眯着眼,凝视宋悦心严肃的脸:“我只是雇你当我的私人秘书,可没有给你权利管我的私生活。”

    “君总,你身体健康是全公司上下最大的期望,就算你扣我的奖金我也要拦着你,你就当忠言逆耳吧,请你回房间休息!”宋悦心坚定不移,并未因为君耀宸锐利的目光而怯场。

    从前君耀宸最喜欢温柔体贴,撒娇卖萌的女人,但今天,看着宋悦心认真的脸,竟越看越顺眼,她确实漂亮,不戴眼镜更漂亮,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她,白皙的皮肤光洁如玉,几颗小小的黑痣不但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反而增添了几分可爱。

    呵,可爱这样的形容词似乎不适合强势的宋悦心,但这一刻,却格外的贴切。

    君耀宸慢慢收回手,斜靠在门上,淡笑道:“是不是应该为你的尽心尽力发奖金,说吧,想要多少?”

    “不是钱的问题。”宋悦心鼓起勇气说:“我是真心希望你身体健康。”

    “是吗?”君耀宸似笑非笑,受了齐敬煊影响,暧昧的问道:“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被君耀宸这么一问,宋悦心彻底愣住,她呆呆的表情已经回答了他的问题,君耀宸顿时心情大好,笑了起来。

    “笑什么?”宋悦心尴尬的看着君耀宸,他笑起来真好看,怎么看也看不够。

    笑容很快从君耀宸的脸上消失,他不带任何感情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当我的私人秘书吗?”

    不可能自己说自己工作能力强吧,宋悦心摇摇头:“不知道。”

    “因为我不希望私人感情影响工作,你够冷静,符合我的要求。”在宋悦心之前,君耀宸换了N个怀揣着飞上枝头变凤凰梦想的私人秘书,他也推开了N个想爬上他的床的私人秘书,唯有宋悦心,工作兢兢业业,工作之外恪守本分,没有做不切实际的梦。

    他一直以为她并不喜欢他,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宋悦心并不是不喜欢他,而是她懂得隐藏,更懂得公私分明。

    宋悦心晦涩的说:“谢谢君总的赏识,能为君总效力是我的荣耀。”

    “漂亮话就不用说了,去换衣服,作为我的私人秘书,你不应该穿成这样。”虽然君耀宸也有冲动,但是他不想因为一时的精虫上脑而破坏了两人良好的合作关系,再费心去寻找适合的私人秘书。

    “是!”宋悦心很难过,她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两个孩子。

    努力了,争取了,可是君耀宸对她没性趣,甚至很明确的告诉她不要想入非非。

    君耀宸满意的点头,然后转身上楼,在楼梯口,他听到果果在哭喊:“爸爸,我害怕,爸爸……你在哪里?”

    “果果!”君耀宸三步并两步奔到小家伙的身边,紧紧抱着他:“爸爸在这里,别害怕!”

    黑暗中,果果的眼睛闪亮如星辰,带着哭腔的声音问:“爸爸,我要妈妈,妈妈……”

    听到孩子喊自己,宋悦心的心快化了,动情的说:“妈妈在这里。”

    一手抱着妈妈,一手抱着爸爸,果果终于破涕为笑:“爸爸,妈妈,我要你们陪我睡,以后天天陪我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