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七七之数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36本章字数:2730字

     我叫陆宁一,是江东医科大学大二单身狗一只,这事儿原本我是不会讲的,但现在已经严重影响我的生活了,所以我决定整理一下把这事儿讲出来。

    小的时候,爸妈就告诉过我,我原本有个双胞胎兄弟或者姐妹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了,每次问他们他们也不说,时久间了我也就没当过一回事,直到我上了大学有一次生病了……

    说起来我也是未来的医生,对于生病应该比较看得开的,但是我这病有些诡异,因为是……便秘。

    便秘相信很多人都有过,但谁会一连便秘一个多月的吗?我就是了,更诡异的是,都一个多月了,但是却并不感觉到难受,每天还会自然的吃很多的东西,而肚皮只是微微长大一点点。

    其实开始一两天我就注意到了,不过也并不是太在意,而一个星期之后我就有些慌张了,担心肚子被撑裂什么的,甚至看新闻还有便秘久了的需要开刀治疗啥的,我想我他妈还是一处男呢总不能把小粉菊留给手术刀吧。

    于是就偷偷的问我的老师,说一个人要是便秘久了但是又不会感觉到难受,每天还能吃很多东西的话,这个人要怎么办?

    我的导师沉默了一会儿严肃的告诉我,要是真有这样的人一定要介绍给他认识认识,他想解剖看看他的人体结构是不是与众不同,说不定能找到一些造福社会的什么科研成果……

    导师这话吓得我直接打消了去就医的打算,反正我又不难受。

    每天吃吃喝喝打打游戏,虽然不拉翔但身体依旧健康如常,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时间,直到便秘了近五十天的那个晚上,我才突然感觉腹痛如绞,痛得在地上满地打滚,而当时宿舍里的几个家伙又全都跑出去约会了,全宿舍都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痛得几乎窒息,感觉肚子里像是有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在给我使劲儿捅似的,而且一股子想拉翔的冲动无比的强烈。

    我几乎是爬到厕所里的,短短几米的距离我几乎用了十分钟才到,那种无与伦比的疼痛简直令我终生难忘!

    刚爬到厕所里,痛感突然就加剧了,痛得我连叫都叫不出声来,我甚至以为我快要死了的时候,已经一个多月没出来的翔终于出来了,可是我连裤子都还没有脱呢,不过这种时候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大不了换条裤子,那种撕裂般的痛苦渐渐消失,我长出了口气爬了起来。

    刚站起来,一团带血的模糊肉团‘啪’的一声从我裤腿里掉了出来摔在地上,我吓了一大跳,这时候菊花也不怎么痛了,我就低头去看。

    因为进来的时候太痛了,厕所里的灯都没有开,借着外面的灯光,我看到掉在地砖上摔碎的肉团子里,一个红通通的人形生物正在蠕动着……

    “妈呀……”我差点就吓尿了,连退三步撞在了墙上才稳住了,指着地上的人形人物说不出话来,我,我,我他妈居然生了个孩子?这他妈怎么可能?我可是男的啊!

    当时真的是脑子像被雷劈了一样完全懵住了,看着那不停蠕动的人形生物,我感觉一阵生理跟心理上的双重恐慌。

    就在我恐慌得不得了的时候,半掩的厕所门无声息的开了,一阵诡异的阴风吹了进来,吹得我直打摆子,那红色的人形生物经风一吹,居然飞快的长了起来,在我一眨不眨的盯看之下,不到半分钟,不到巴掌大的人形肉团子居然长成了一个三四十厘米高的婴儿模样,而且白白嫩嫩,粉雕玉琢得如同瓷器打造而成的瓷娃娃一般,两只乌黑的眼睛像极了黑珍珠,会发光,能勾起人心中最深最暖的东西。

    “粑粑……”婴儿趴在满是血水的地上冲我伸手要抱抱,嘴里呀呀学语般的叫着,我已经惊愣得说不出话来了,完全无法接受小肉团子变成这么粉嫩婴儿的事实,而且还会说话!

    但看着这么可爱的婴儿在冰凉的地上爬,我还是做不出来的,毕境她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所以,虽然还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我还是上去把她抱了起来用毛巾给她擦干净身子,最后就用薄棉衣把她包住,她一直很高兴,脆生生的咯咯笑着,萌得我心都快化了。

    她是个女孩儿,还没长牙,我帮她擦身子的时候她就喜欢抓住我的手指头送进嘴里轻轻的咬,痒痒的,很舒服……等等,她这么诡异出现又迎风就长的婴儿,我真的适合跟她这么和平相处下去吗?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阵猫叫声,很尖锐,而且不止一只猫在叫,好像是学校周边的一群野猫都跑来了似的,正聚集在门外发出威胁似的尖吼叫声。

    玻璃窗上,好几只硕大的乌鸦扑腾着翅膀也怪叫着跑来凑热闹,它们跟猫的出现都很诡异,更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是,我们宿舍虽然只有我一个人在,但其他宿舍的人还是很多的啊,之前还不时听到有人走过,旁边宿舍还会有人把歌放得很大声,这时候怎么全都没有声音了啊?

    好像整他学校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乌鸦的扑腾怪叫与猫的尖锐嘶吼,连空气仿佛都冷下来了许多。

    突然,野猫们像是遭到了什么击打,痛叫着声音都变了,扑腾的乌鸦也遭了殃,有一只甚至被拍到玻璃窗上掉了下去,但是一直都没有人说话,氛围挺诡异的。

    过了片刻,我的宿舍门居然响起来了一阵很缓慢的敲门声,好像是敲门的人关节很僵硬似的。

    我下意识的就准备去开门,因为我以为是宿舍里的几人回来了,但刚一走,身后居然有人拉住了我的衣角,我还以为是女婴呢,回头一看,她正睡在我的床上咬手指吮得吧哒作响呢,离我有半米远,不是她啊。

    我疑惑的转身,又准备去开门时,身后又有人拉住了我,我猛的回头,还是没人,但是地板上却慢慢的出现了三个用血书写的字。

    别开门!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腿肚子不听使唤的使劲儿颤抖了起来,只见血字,不见其人,我他妈这是活见鬼了啊!

    鲜艳的血,诡异的氛围,漂亮但却来路不明的女婴,联想这一切,我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现在碰上了什么情况。

    而此时,敲门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比起前一次敲击的力度更重了,几乎是在砸门了,好像是在怨我怎么不开门。

    我眼睛都差点痉挛了,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三个血字小声颤抖的问:“你,你是谁?”

    没有回应,满屋子的寂静,只有女婴咬手指吧哒吧哒的声间。

    “碰碰碰!”巨烈的砸门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道冰冷难听的声音:“开,门!”

    这道声音很僵冷,根本就是一个人应该发出来的声音,我们宿舍门两边都是有窗户的,我把手机灯打开朝外一照,我的妈呀,宿舍外面站着的几个‘人’不是我们学校实验室昨天刚运来的几具准备医学解剖的尸体吗?

    我吓得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尸体还能走路?这他妈不就是行尸了?它们是怎么过来的?实验室距离这里那么远,中间还隔着热闹的食堂跟商店,它们就算是变成行尸跑过来了难道就没有引起学校的恐慌吗?为什么宿舍外面还一片寂静,除了那些猫跟乌鸦的叫声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这几具尸体昨天我们还去看过呢,没想到现在居然‘活’过来了,而且还有两具尸体无比的恶心,被解剖得肚皮里的肠子,肝肺什么的都在外面吊着了。

    别出去,它们会吃了你!

    地面上再一次出现了血字,不过不用说我也不会出去的,虽然我不知道这几具尸体是怎么‘活’过来的,但鬼知道我打开门会不会被它们像电影里那样生吃了啊。

    只是,外面的是行尸,那这个看不见的写血字的又是什么东西呢?还有在我床上一脸无辜吮着指头的女婴又是什么来头呢?